访西北政法大学校长:没有博士点 并不等于衰落


 发布时间:2020-10-21 21:48:04

今年是近几年湖南考生人数最少的年份。全省参考人数共37.2万,计划招生数达30.33万,录取率首次超过80%,再创历史新高。按理说有这么高的升学率,家长和师生应该感到高兴才对。然而,笔者在走访中发现,一些农村学校的师生和县、市学科教研员却不以为然,有的向笔者诉苦:“新课改不能只为城市孩子量身订做,高考改革必须统筹兼顾,应充分考虑农村教育的现状,而不能让农村孩子越落越远。” 笔者调查发现,无论从资金的投入、师资的配备、设备的配置等诸多方面,农村学校远不及城市学校。郴州城市学校每间教室里都安装了电视机、投影仪等设备,而不少山区学校教师仍沿用“一支粉笔一张嘴、一本教材讲到黑”的传统授课方式。课堂教学直观性差,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难以调动,教学质量的提高又从何谈起? 湘南中学物理教师欧阳旭对此深有感触说:“与城市相比,农村学校在推进新课改面临重重困难。一些学校没有语音室、多媒体教室,没有像样的音乐、美术教室,操场是简易的,体育器材短缺。如理化生实验室就是一个普通教室,难以开展‘走班’形式的选修课程。做实验时,学生只能看着老师做演示,实验室器材达不到新课改要求,没有条件人人做实验。” 郴州市教科院物理教研员李百炼认为,教材是新课改的主要载体,也是教师把握新课改内容的重要依据。

但新课改在湖南实施4年来,一些农村中小学因受经费、师资、环境等因素影响,“百科全书”式的教材使用让许多农村师生感到水土不服。就拿物理学科来说,不少农村中学缺乏实验设备,只能做演示性实验,探究性实验根本无法开展。而新课改所涉及的许多知识,需要学生自己上网查找。目前,许多农村中小学只有几十台计算机,且较陈旧,每个班级需排队使用,不能满足学生上网查资料的需求,严重制约了新课改的实施。郴州市苏仙区大奎上学校校长陈自力对笔者表示:“我在村小教书时,音、体、美器材很少。全校仅有一台脚踏风琴,上音乐课就是讲授一些基本的音乐常识,大多是教学生唱几首歌;美术课就是教学生一些简单的素描知识,没有石膏模型和专门的画具,难以培养学生的空间想象能力;体育课常常是做做操、打打球、跑跑步,土操场上课时天晴灰多,下雨时泥泞……” 除了硬件设施,师资力量差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目前,在郴州一些地处偏远、交通闭塞的村小,大多数实行包班制,教师几乎没有时间及精力相互交流,认真地搞新课程改革。一些农村学校往往成了城市的“培训基地”,稍有才华的教师都跑到城里去了,导致农村中青年教师青黄不接,学科配备严重失调,能胜任英语、计算机和音、体、美等学科教学的教师少,只能由一些非专业的教师顶替。

以英语课为例,为提高学生口语水平,有些城区学校不惜重金聘请外教,而在一些农村学校,不少英语教师经过两个月的暑假强化培训就匆忙上岗。就连这些教师也坦言,自己没有一桶水,又怎么给学生一杯水呢? 郴州市十一中语文老师张才行认为,虽然新课改倡导教材多样化,但在多样化的教材中很难看到适合农村教育的。目前,我国的课程设置忽视了城乡差别和地域差异,就是同一个课程方案,不同地区之间、城乡学校之间,课程实施的条件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对城市与农村、东中部与西部地区的学校,应在实施的进程及水准上提出不同的要求。如果不注意农村教育的现状,把教育发达地区学校取得的成功经验硬在全国推广,而没有在软硬件方面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城乡教育就难免会出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态势。(通讯员 张贵付)。

本报讯 (记者李雪林)“通识教育变成了一个时髦的概念,成为越来越多大学的时尚追求。”在昨天上海大学举行的“通识教育的现状与未来”国际研讨会上,教育研究专家指出,在大学纷纷推广通识教育的当下,必须正视通识教育所面临的困境,警惕通识教育庸俗化趋势。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甘阳指出,通识教育的雏形早在上世纪初就已出现,其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形式等体系经过美国诸多名校的实践与完善,出现了“耶鲁模式”、“哈佛经验”等范例。我国的通识教育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开始探索,突破日渐森严的专业壁垒,开出涉及多学科的经典课程,如今通识教育已经成为大学教育的全新理念。

“十年探索之后,现在通识教育越来越时髦,大学也纷纷开设通识教育课程,甚至中学、小学也在搞通识教育。”复旦大学熊思东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通识教育成为一个装饰品,装饰着学校,装饰着学科,也装饰着教授。当前通识教育课程“量多质差”受到与会学者的质疑。北京理工大学庞海芍教授研究发现,目前,各大学普遍开设了少则几十门、多则数百门的通识选修课,但是调查发现,“内容杂、结构乱、质量差、地位低”已经成为目前通识选修课的通病。而且占据大部分学分的通识教育必修课突出强调计算机、外语等工具技能掌握以及服务于专业学习的自然科学基础教育,学习内容和形式过于单一,“通识教育还没有成为我国大学的办学理念,只是作为专业教育的基础和纠正,使学生知识拓展、事业开阔,为将来专业学习打下基础。

”北京大学中文系陈跃红教授对通识课的开课队伍也提出了质疑,“与专业课程相比,很多通识课程由退休教授、新入行的讲师、课程不足的副教授等来担纲。” 通识教育究竟该往何处去?甘阳教授认为,除了重视创新,大学通识教育还应充分重视传承人类文明精华,让学生多读经典,一年级新生就应该开始经典学习;课程设置上,应尽量利用现有课程;在教学中也不应降低水平、低估学生的接受能力。陈跃红教授认为,通识教育决不仅仅等同于核心课程,而应该是贯穿于整个教育过程的知识深度理念,必须改进现行课程教学结构和革新教学方法以及内容,并建设一些新的深度课程模块来加以弥补。

学校 大学 西法大

上一篇: 2013中国机器人大赛将在安徽合肥开赛

下一篇: 中国拟对互联网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设相关专业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7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