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出优秀成绩 学校奖励195万给20个高三班分成


 发布时间:2020-12-01 17:34:04

图/CFP 每年高考放榜后,总会涌现出一大群“学霸”让人们羡慕妒忌恨。据媒体报道,深圳中学“最牛班级”,全班共有42名学生,4人被国外名牌大学录取,28人获国内名校保送资格,高考成绩升学的共10名同学,成绩均过了广东省一本线。牟平一中高三7班理科班创造了该校高考史上的奇迹:全班55名学生全部过了一本线,就连班里的倒数第一名都高出一本线近40分…… 中国家长总是非常苛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社会心态蓝皮书》数据显示,望子成龙成为中国人生活首要动力。“最牛班级”之所以每年受到追捧,正源于这种奇怪的大众心态。其结果,是因违背了教育规律,出现了不少“教育伤害”,厌学、代际矛盾和冲突、身心发展不够和谐、人格发展总有缺憾等。分数之外的发展,比如探索性、创造活力,以及独立生活能力等,弱化很多。过重的教育要求和压力还造成了心理创伤,某地心理机构对1000名儿童做过一次调查,其中25%的儿童存在明显的心理障碍,32%的儿童存在情绪不稳定、学习压力感过强等问题。而与此相对的是那个“在路边鼓掌的人”。台湾女作家刘继荣说,正在上中学的女儿成绩平平,最大的理想就是“当幼儿园老师”,这让刘继荣深感颜面无光。

请家教、报辅导班,女儿非但成绩没提高,身体先扛不住了,一说考试就失眠、厌食、冒虚汗。但是,因为女儿乐观幽默、乐于助人,全班同学选她当班长。女儿说:“当英雄路过的时候,总要有人坐在路边鼓掌。我不想成为英雄,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我想,孩子的和谐发展,要比“最牛班级”更有激励和导向意义。中科大原校长朱清时院士曾说:“一个国家、一个社会需要多种多样的人才,既要有一流的科学家、教授、政治家等,更要有高素质的工人、厨师、飞机驾驶员等高技能人才。”孩子能成为名校生当然好,遵循孩子的主观愿望、客观实际,成为平凡的自食其力者,也不错。□雷泓霈(教研工作者)。

“我对孩子的学习要求并不高,我不认为成绩好才是好孩子。可现实是,成绩不好的孩子在学校里面很吃亏。”昨天,在2013中国南京个性化教育新发展研讨会上,一位六年级的家长控诉自己孩子由于成绩不好,在学校遭受的不公待遇,这位家长最终通过参加高额补习班改变了窘况。真实的案例引发了与会教育专家的思考。江苏省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国家督学周德藩表示:当前由于应试的影响,教育改革步履维艰,校内、校外结合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应试洪流。如果学校教育不能满足学生的必要发展,校外机构作为补充就是可以理解的。教育如何为学生个性的充分发展,提供应有的服务,这是一个很现实的主题。成绩不好的孩子 “很吃亏” 许女士的孩子上小学六年级,“我认为我的孩子是好孩子,善良、有进取心”,缺点是成绩不好。

许女士一直认为,在成绩上给孩子过高的要求是不对的,很多时候是家长的虚荣心在作怪。学校里学生的构成是一座“金字塔”,塔尖上是精英,大多数孩子是塔身、塔基。她说:“孩子只要未来能独立生活,成为社会有用的人,哪怕是扫大街,我都觉得我的教育是成功的。”但,客观事实上“我孩子成绩不好,在现实的教育体制里面,成绩不好是很吃亏的”。许女士举例说,同样有四五个孩子在学校里面犯错,对学习好的孩子,老师就说“你回去吧”,错误被认为就是成绩不好的学生引起的。当孩子考试成绩与老师的要求有距离时,会有惩罚性的作业。默写字词,错4个以上,每个要抄8遍,错8个以上抄得更多,必须抄完才能回家。

孩子曾经被抄词弄得很痛苦,前前后后抄了100多遍。还有一次考试,老师认为至少应该考到80分。80分以下的孩子,被要求回家把试卷从头到尾手抄一遍,然后自己再重做一遍。惩罚性的作业把孩子弄得很辛苦,经常要做到晚上11-12点才能休息,第二天精神不好上课效率不高,形成恶性循环。作业出错 老师让家长负责 从孩子上小学一年级开始,许女士就感受到成绩给孩子、家长带来的双重压力。几乎所有老师都会每天告诉家长:今天学校上课的内容是什么,今天放学后的作业是什么,家长必须帮助学生完成什么。家长必须确保孩子的作业正确,如果出现了错误,老师会打电话找家长。凭什么家长要对孩子的作业正确率负责?许女士提出过质疑,老师的回答是:“你自己都不对你的孩子负责,那我怎么对你的孩子负责?” 为了当一位“负责的家长”,许女士硬着头皮,每天晚上给孩子复习当天学习的内容。

上班一天回来,她第一件事就是看孩子的作业,她要把孩子所有的课程都看一遍。发现孩子薄弱的地方,她自己给孩子讲。讲一遍、两遍,孩子仍然不理解,有时候对她说:“妈妈,你说的跟我们老师上课讲的不一样。” 到五年级,许女士感觉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谈到孩子的学习,就会引起不愉快。孩子的考试成绩出来以后,或者是老师打电话给她,说“你到学校来,我们跟你谈一谈”,每到这个时候,家里的气氛就很压抑。每月工资 全奉献给培训机构 辅导孩子时的失败无力感,让许女士感到必须想其他办法。“专业的事情得找专业的人来做”,在公办学校里面,老师的办法就是“回去以后所有家长自己解决”,逼得许女士只能寻求辅导机构。

小机构不放心,许女士选择了一家有上市公司背景的培训机构,学费很贵,她“每个月都在给培训机构打工”,收入全用来给孩子做“一对一”辅导。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责任转移,她认为:“既然我花了钱,机构就应该起到帮孩子提升成绩的效果。” 第一个学期培训下来,孩子的成绩并没有提高,但出现了一个变化,孩子的精神压力减轻了。聊天时孩子说:在学校,我是蹲在地上跟老师对话,而且不能反驳;在培训机构,我是站着,老师是蹲着的,老师说的观点我不认可时,可以反驳他,甚至不理他摇摇头就走了,在这里学习很愉快、很舒服。但成绩差,在学校还是抬不起头。后来许女士和培训机构反复商量,为孩子制定了个性化的辅导方案。

一开始孩子计算总是错,她甚至怀疑孩子智商有问题。后来辅导老师让孩子每天练6道口算题,不求量求质,每次争取全对。孩子很快正确率就提高了。孩子为何成了 流水线上的产品 “学习不好的孩子,在学校里心灵上不能得到自由的释放。”许女士控诉道:现在学校教育的方式,让“我们的孩子成了流水线上的产品”,老师只对孩子某一阶段的成绩负责,不去考虑孩子未来的发展。江苏省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国家督学周德藩一直认真聆听许女士的发言,他表示:人的全面发展分两个层次——必要发展和充分发展,前者主要由学校教育来保证,后者由民办机构来补充。但现实中,无论校内校外教育,都在为应试教育服务。

现在对“奥数”人人喊打,不是“奥数”本身的问题,作为个性特长发展的“奥数”是有益的,大家都来学习、考试、比赛,就变成了“应试”,成为“个性化教育”的反面。他认为,学校应该通过课程整合,“简化”学习内容,“先变少,才能变多”,才能给孩子的个性发展留出足够的空间。江苏中小学教师培训学会会长夏俊生认为:“个人希望突出自我的时候,已经进入了一个异化的怪圈。”教育最终目的是培养有生命、有个性的人,而不是统一规格的机器。对个人来讲,潜能发挥越充分,个人价值体现越充分;对社会来讲,人人充分发挥潜能,才能最大限度贡献社会。每个孩子身上都蕴藏着潜能,抛弃僵化的教育方法,每个孩子都能成为栋梁之材。

□金陵晚报记者 郝也。

襄阳 五中 成绩

上一篇: 4部教育法律修订征求意见 教师节拟改为9月28日

下一篇: 广州200学生玩快闪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