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一流大学任重道远 难度超改革开放初期企业


 发布时间:2020-11-24 04:48:43

全面开展理论研究、人才培养、艺术创作和交流演出,以促进中国声乐学派的发展,推动中国声乐艺术走向世界。当晚,金铁霖从人大校长陈雨露手中接过博士生导师聘书后,还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学生们交上的“演唱作业”。戴玉强、宋祖英也前来为恩师事业的新舞台捧场,二人分别演唱了难度颇高的《我的太阳》和《蝶恋花·答李淑一》。73岁的金铁霖表示,很高兴接受人民大学的聘任,人大是人文社会科学高等教育的一面旗帜,希望以此举不断丰富中国声乐学派的时代特色,培养造就更多的理论和实践人才,进一步增强中国声乐的国际影响力。在几十年的声乐教学实践中,金铁霖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创建性的教学理论,形成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和体系,获得了高层次声乐人才的高成才率。彭丽媛、宋祖英、李谷一、阎维文、张也、戴玉强、吕继宏、刘斌、刘辉、李丹阳等大批歌唱家均出自其门下。据了解,研究院定位为中国声乐艺术国家级研究中心,系统研究、整理、完善中国声乐艺术理论体系,面向全球传播中国声乐学派的理论著作、音像作品、演出资料等,同时面向全球招收硕士、博士生,培养高素质声乐艺术人才。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表示,人大将进一步发挥学校的学科综合优势和社会影响力,推动中国艺术学科的发展。(完)。

将以“外交官”的身份参加“联合国大会”,共商反恐等国际问题。“世界合作,敢梦有为·2014北京模拟联合国大会”9日在外交学院拉开帷幕。外交学院院长赵进军表示,早在1995年该校从耶鲁大学引入“模拟联合国”,从2002年至今,已举办十届“北京模拟联合国大会”。今年,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外国语学校等内地高校和高中以及香港模拟联合国协会、澳门大学等63所学校约350名学生代表参加活动。赵进军称,在这个时代,通力合作、同舟共济,才能应对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希望年轻学子通过活动可以培养多变外交的概念,提升对全球问题的认知;可以开拓视野、增长知识,更好地领会联合国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促进世界合作与发展的理念。

据介绍,本次大会下设三个英文委员会、一个中文委员会、一个危机互动内阁。三个英文委员会中,联合国裁军与国际安全委员会和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将分别讨论防止恐怖分子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高科技武器、国际粮食安全问题,联合国安全委员会则采取现场发布危机的模式,考验代表的临场应变能力。中文委员会——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的主题是国际金融秩序与千年发展目标。危机互动内阁将以拿破仑战争与反法同盟为主题,两方代表分别代表拿破仑内阁和反法同盟,以法语和英语作为各自的工作语言,重新演绎历史。

另外,本次大会还新增了一个主媒体中心,模拟全球各大媒体参与报道,期间将举行访谈、对话、新闻发布会等媒体活动。为了让代表们获得更加专业的指导,大会还邀请了前中国驻卡塔尔大使李建英、前驻黎巴嫩大使吴泽献等众多资深外交官担任评委。外交部部长助理钱洪山在开幕式上指出,“世界合作,敢梦有为”,这是对世界的期望,更是对青年的鞭策,希望世界各国人民能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据悉,“模拟联合国”是世界各国官方和民间团体旨在帮助青年人熟悉联合国的运作方式的活动,激发青年人对联合国工作的兴趣和对国际事务的责任感。

(完)。

写给留学生的一封信 新春将至,请不要忽略父母的牵挂 很快就是中国传统的新春佳节了。在你就读的城市里或许有一条唐人街,能感受到些许的节日气氛,但我相信在这段日子里,你们还是会格外想念在国内和父母、和亲朋好友团聚的温暖。当初你踏上出国留学之路时,一定满怀豪情壮志,不知你现在生活是否如意,学业是否顺利? 春节万家团圆,正是留学生父母最寂寞牵挂的时候。孩子在成长、飞翔,当父母的,是骄傲多,还是牵挂担心多,很难说清楚。我是上一代的老留学生,现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到国外留学了,自己也就多了一份做父母的真切感受,今天我就和各位说说父母的心里话。你了解你父母的理智与情感吗? 许多父母在对待子女出国留学这件事上,怀着极其矛盾的心理:理智上希望你去世界各国最好的大学学习,感情上其实就想让你天天守在身边;理智上期盼让你远走高飞,遍寻全人类思想、技术的精华,变成国际自由人,内心里却希望你的心永远像孩提时一样与父母贴在一起。这是一代代父母的心,不知这是否生命的轮回,要你独立要你成长,真守在身边又挑三拣四,说你胸无大志,稍一远离就失落孤独,牵挂从此也就变得无尽无头。他们会想,你要进入从未经历的教育体制,掌握陌生的学习方法,小时候也没看过文史哲原著,你能否适应? 他们会想,你能否适应他们的考试和团队合作项目,还要用你并不熟练的英文做自我展示?你要读那么多外文版的学术书,撰写与外国人同样水准的论文,你承担得起吗? 他们会想,在国外,白人在一起,黑人在一起,亚洲人在一起,外国人会不会用不同的眼光看你,你能不能交到西方的朋友,你会不会孤独?他们会担心你是否会被别的民族、种族的人歧视,担心你是否会因为交不到当地的朋友而感到抑郁难过或被边缘化,或是交到了错误的当地朋友而误入歧途,开始厌学、放纵甚至走入吸毒的深渊…… 他们会想,你刚到海外,面对一个多彩的世界,又是你恋爱的季节,你是会喜欢上白人还是黑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们真的会喜欢上你吗?会和你真情相爱,牵手走下去吗? 他们会想,你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运作体系,能不能应付得了?头疼脑热的你,知道怎么看病吗?到了医院能表述清楚病情吗?包括电话卡怎么买、水电气费用怎么缴费,你能从容应对吗?公寓里下水道堵了,你能找到管道工来帮你疏通吗?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你能应付自如吗? 你为什么遇到问题不愿意告诉父母? 为了你的成长、留学,父母可谓倾注了他们的一切。

但为什么很多时候,遇到问题你不愿意告诉他们? 可能是因为你长大了,你想自己面对很多问题。考试不如意、同学关系没处理好、情感上受伤害,为了显得成熟、懂事,都不告诉父母,想让他们觉得你已经能应付一切了。你认为他们不仅帮不上忙,还很烦,还做一些可笑的事,所以能躲开的就尽量多躲开,能沉默的就一定沉默。父母不是完人,也会处事不当。他们会让你们不舒服,甚至难以理解。在生活习惯上,他们老想跟你们腻在一起。从开学第一天就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要亲自送你到国外上学报到,其实你已经犹豫了,但鉴于没有长时间出国的经历,也可帮把手。可到了学校你发现,外国的大多数父母送完孩子就走了。而你的爸妈总担心你不会安排生活,帮着你去银行开户办卡,去添床被子,拉拉杂杂赖着不走,多丢脸哪,很多父母在逼着孩子开口来赶走自己。我认识的一位母亲送完孩子就干脆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旅馆住下了,与外婆相依为命住在那眺望孩子,两人无怨无悔地等着孩子一周一次的“召见”,就是想给他做顿饭,呆呆地看上他一会儿。你们从校园里搬出去自己租公寓生活后,有了自己的私生活,左推右挡不愿让他们来。父母的担心也就更多了。他们恨不得每晚都要跟你视频,让电脑的探头能照见你房间的每个角落,想看看你铺床了没有?房间里采光如何,温度是否合适?脏衣服多不多,头发多久没理了?房间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是男的还是女的?真是自欺欺人。

父母总是情愿将虚假的现象当做救命稻草,一边不信任,一边自我安慰。其实想想,孩子留学以后,母亲最不适应。当年饮食起居她对你倾注了太多,一下子,你除了钱,基本不需要她,联系也越来越少。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你有很多的话,现在父母再多的问题回答永远两个字“还行”。遇上敏感的问题,你更是用善意的谎言来搪塞,孩子和父母就像是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一个拼命想躲,一个全力追击。一个为摆脱追击沾沾自喜,一个用苦追中发现的蛛丝马迹聊以自慰。想想,在这样的无奈中,父母要承担多少考验! 在价值观上,他们跟西方观念相距太远,经常让人笑话。他们陪你出国,衣食住行,父母都想为你添置最好的。这不是因为他们很有钱,只是想让你多一份温暖少一份操心,他们更不想让你在异国他乡感到低人一等,遭遇别人不屑和鄙视。他们还想用现在的支持、关心甚至溺爱来弥补他们在你小时候留下的不足和缺憾。但他们并不知有的行为是不恰当的,是在害孩子。在西方的贵族学校,崇尚让孩子睡硬板床、穿没牌子的衣服、骑单车上下学,处处出手大方的暴发户为人所不齿。你即使浑身上下都是世界一线品牌,可你并不容易走进他们的派对,加入他们的兄弟会。父母希望你未来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摆脱父辈或者祖辈的贫困和尴尬,他们希望你学金融、精算师、管理,这些能去华尔街挣大钱的专业,他们望子成龙,希望你尽早出人头地。

如果你像西方同学那样,中间休学一两年申请去南美非洲干志愿者,父母会认为你不务正业,埋怨你忘记了出国留学的初衷,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浪费了他们的钱财。他们很难理解世界名校真正的办学宗旨,奥巴马也来自贫困家庭,大学毕业后去社区做义工,最后奋斗成为美国总统。这就是世界名牌大学所自豪的,他们培养的学生不是为了寻找一份简单的工作,而是去担当更重要的社会责任,成为世界领袖。正是因为上述原因,父母更在乎你优秀的成绩,其他一切都可以忽视。其实在欧美的教育中,大家都比较注重平衡发展。在课堂里,鼓励同学要有优秀的学术成绩,能读书,能思考,能创新。在课堂外,鼓励同学参与各种社会实践和交流活动,这是踏上社会之后,同学要接受的一份更加严峻的挑战。我的两次觉醒 父母和孩子的一切误解和冲突都是因为两代人的思维和两种文化的不同而产生的,双方的换位思考就成了沟通和理解的必要手段。和父母沟通这些事情,开始的时候可能不会特别容易。但是我们到国外求学的目的之一,就是把一些先进的、有启发的理念带回国内,去引发一些改变。而作为一名留学生的家长,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大家,对于大多数父母来说,他们心底里其实都知道孩子未必会沿着他们设计的道路去走,因为孩子们会变得比他们更优秀、更国际化和多元化。

父母们或许仍然会试图去操心,去唠叨,去说教,他们或许仍然会不满,会失落,会不安,但最终他们会带着欣喜和骄傲看着你们丰满了羽翼,去到他们梦想里都从未曾到达过的天空翱翔。我的孩子圣诞节刚刚回家来住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前,我太太时不时会向我抱怨说儿子不怎么爱听她叮嘱了,视频的时候学会敷衍了,交女朋友的细节也开始隐瞒甚至撒点小谎了。可是听到他要回来,立刻早早地去打听北京哪里可以买到最好的土鸡。儿子住了几天,随口说了句“家里还是挺好的”,我们就足足地兴奋了好几天。儿子是瘦了,但是却变得更加高大强壮,他不再亦步亦趋地依赖我们,却不时能说出一些独特的见解和思考。我们知道他最终会越走越远,拥有自己的生活,但我们会欣喜地关注他留学道路上的每一点成长和每一滴成就。这,就是父母的心,即使你以四海为家,父母总等在那里,等你。记得在40岁以前,我都觉得跟父母住在一起是匪夷所思的事。男人嘛,本来就应该更独立,加之我在澳洲留学、英国工作,多少接受了一些西方的价值观。虽然我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取得了一些成绩,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骄傲和自豪,但他们心里清楚,他们生病倒在床上的时候是指望不上我的。但是,只要是中国的男人,根深蒂固的中国文化还是会影响他们的,但是这种回归也需要一个觉悟的过程。

第一次回归,是自己生孩子,忙得一塌糊涂,才体会到当父母真不易,他们四五个孩子是怎么养大的。第二次回归,是自己孩子的独立。儿子去美国以后,我像所有的父母一样牵肠挂肚,想到自己将来身体垮了,不能指望儿子守候床前,是多么的凄凉,对父母的愧疚,对父母的理解和体谅也就自然而生了。现在,我每年都会将父母和岳父母轮番接来北京住。不论下班多累,都要在饭桌上问长问短,陪他们说说话,聊聊家常,我知道这就是他们不多的所求。我是50岁才明白的。可是,现在两代人的年龄差越来越大,“子欲养而亲不待”,等你50岁再想孝敬父母,他们是否还能给你机会呢?会不会留下终身的遗憾? 过年了,鞭炮齐鸣,反衬的是父母对万里之外游子们的牵挂。记住,请大家在视频里多陪父母说说话,谈谈心。你不用发誓陪伴他们终老,只要稍稍体会他们的用心,让他们感受到一份应有的理解和关注,就是对他们最大的爱了。(周成刚)。

世界 国际 中国

上一篇: 国家司法考试反对违纪作弊“亮剑”违纪人员

下一篇: 教育部首次组织编制发布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