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在武汉开启 鼓励大学生创业


 发布时间:2020-11-29 12:23:32

日本大学教授臼井哲也日前针对大学生上网课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的情况下,通过在线形式接受大学课程讲授,“无论如何想参加”和“比较想参加”的大学生比例合计为59.2%。图为东京戴口罩出行的民众。中新社记者 吕少威 摄 回答“比较不想参加”和“不想参加”的大学生合计达到21.0%。分析认为,这表明部分大学生对 质量和实施环境抱有不安。据报道,该调查于3至4日以大学生和研究生为对象,通过社交网站(SNS)扩散问卷的形式实施,1572人做出回答。调查向全体对象询问容易接受的网课形式,有71.5%的受访学生回答“在喜欢时收看视频的方式(按需)”,占比居首。

“双向直播授课”为15.3%,“仅收看的直播授课”为13.2%。此外,关于接受网课环境的调查中,表示拥有电脑或智能手机等某种设备的受访者占整体的99.7%。0.3%的人表示“没有任何设备”。关于家中的通信环境,有95.6%的人表示可以使用无线局域网,但也有0.5%的大学生完全不具备通信环境。在意见栏中,出现了对网课表示“期待”以及“不被过去的想法束缚很好”的意见,另一方面“质疑在家中能否集中精力”、“能否开展活跃讨论”等不安的声音占据大半。臼井表示:“大学生习惯于收看视频,因此若不把内容做得有趣他们不会来看。

必须想办法有效活用网上特有的工具。”。

确实有压力,但这也是动力。”在“无树时光”餐厅二楼,王旭明一边与记者搭讪,一边招呼来往的客人。近来,王旭明和他的“无树时光”餐厅成为外界瞩目的焦点。这家餐厅由王旭明与同届两名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发起,联合105名在校大学生众筹45万元,共同选址、设计、装修和管理。类似于“众筹”模式的创业之举,并不乏先例。记者注意到,全国范围内,曾经在2012—2013年众筹这一模式形成之时,各地涌现出一批咖啡馆,但至今仍在经营的寥寥无几。作为一家以在读大学生作为众筹创业主体的餐厅,“无树时光”能否打破开业即歇业这一“魔咒”,激发大学生创业热情,外人充满期待。创业初衷:只为降低风险 今年26岁的王旭明原求学于长沙理工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

去年9月毕业后,他与同专业的王晨辉、曾琦商议一起创业开设餐厅。“其实我们三个人便可把餐厅开起来,但众筹的模式吸引了我们。” 在此之前,王旭明在一家酒水公司做过销售主管,每月下来,除去五险一金等,能拿到5000元左右。“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王旭明说。王旭明的另两位搭档王晨辉和曾琦,在大学期间已“试水”创业。大三时,王晨辉与社会人士合伙,成立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曾琦则以勤工俭学的方式进行微创业。遗憾的是,他们的创业最终未获成功。王旭明分析,失败的大致原因相近,主要是资金不足,经验不够,人脉资源缺乏,创新能力薄弱,等等。事实上,这是大学生创业遭遇的通病。长沙理工大学大学生创业服务与指导中心主任杨晨说,她们曾对该校学生做过一次专项创业调查,一半以上的学生表示有创业想法,但都困惑于“三缺”:缺钱、缺人、缺经验。

对于刚走出校门不久的他们而言,王旭明希望找到一种投资风险相对较低,更能锻炼人的一种创业模式。在王旭明看来,众筹创业与普通创业不同,它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风险,可以抱团出击,优势互补,“众筹不但筹来了智慧,还筹来了人脉,又筹来了生意。” 为了使想法变成现实,王旭明同王晨辉和曾琦一起,不断地散发众筹宣传单,并在学校食堂的电子屏上打出广告。按照最初的设想,王旭明预期筹资60万,寻找200名大学生一起加入。“没有想到的是,只用了2个多月时间,便筹集了45万元资金。”王旭明说,考虑到股份分成及效益,他们最终确定了总股东人数为108名。“期盼108名股东也能拥有梁山好汉般的勇气。”王旭明告诉记者。创业之变:从依赖父母到独挡一面 “以前遇事,总想着依赖父母,但现在一些小问题都得亲力亲为,硬着头皮也要顶上去。

”说起创业的心路历程,曾琦颇有感慨。作为众筹餐厅的三位主要发起人,王旭明、王晨辉、曾琦既是核心决策层,又是冲在第一线的具体执行者。“从餐厅选址、谈判到装修,再到招聘、采购、宣传,每个人头发都白了不少。”王旭明苦笑着说。“最大的压力来自这些学弟学妹‘股东’们。”王旭明说,有一位大一的“股东”,将自己4年积攒下来的4000元压岁钱交给了餐厅。还有些学生“股东”把奖学金投了进来。王旭明说,这对他们而言,意味着必需成功,“我们不能灭了这些年轻学生股东们对创业的梦想。” 不过,出乎王旭明意料之外的是,尽管他们在众筹发动会上反复提醒投资具有风险,但这105名大学生股东均明确表示,投资并非单纯冲着盈利而来,更多是希望能积累经验,共同参与创业。

王旭明统计发现,这些股东中,42名是大一新生,占到总人数近4成,“说明一些大学新生创业意识非常超前”。尤值一提的是,王旭明赶上了“创业最好的时代”。在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政策上,政府出台了多种优惠举措,学校也给予了各种支持。如税费的减免、创业基地的提供、贴息无息贷款以及免费的就业指导培训,等等。此外,政府通过商事制度改革,降低了创业门槛,将公司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松绑”创业资金。同时,简化办事流程,对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实行“三证合一”。负责办理各类证照的曾琦深有体会,他说,他们的注册资金为60万元,全部为认缴。“各种证照手续也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部办齐”。“创业路上遇到的困难,母校长沙理工大学给予了大量帮助。

”王旭明说,目前,学校正在为他们协调一间办公用房。同时,学校还为他们联系学长和在校老师,免费为他们提供财务、管理、法律上的援助服务。记者在现场看到,“无树时光”餐厅300多平米,分为上下2层,一楼为卡座,二楼为包厢,可同时容纳118人就餐,整体风格时尚、简约。17日时值中午12点就餐高峰,记者在该餐厅内发现,上下两层均坐满了顾客,当然大多数为学生。关于未来:发起者充满信心 众筹模式最早源于国外,几年前“潜入”中国都市年轻人的生活。他们以一种时尚的方式传承梦想:在网上发帖,志同道合者共同出资,建一家书店、一家旅社或一家咖啡馆。记者注意到,近些年,以众筹模式起家的咖啡店层出不穷。然而,遍地的众筹之“花”开了又谢——店铺开张伊始,众投资人热血沸腾,但倒闭的消息接踵而至。

比如,由66名海归发起的北京“HerCoffee”、汕头“很多人的咖啡馆”,天津“许多人咖啡馆”等…… 而同在长沙的“很多人咖啡馆”,最近也被曝出转让的消息。2012年9月初,长沙首家拥有百余名股东、注册资本60万元的“很多人咖啡馆”正式营业。然而,开业两年多了,仍然未盈利。17日晚,中新网记者电话联系上长沙“很多人咖啡馆”后,一位负责人证实了转让的消息。但她婉拒了记者提出的详细了解其转让原因的采访要求。记者通过查询多篇公开报道总结发现,股东来自不同地域、定位不准确、意见不统一等,成为此类众筹式咖啡馆关门或转让的主因。面对前人的失败,王旭明表示,他们从一些众筹案例中汲取了经验教训,由此创造出符合他们实际情况的管理机制。

王旭明说,虽然“无树”由108个投资者共同建立,但事实上真正具备决策权的只有3个被大家推选出来的常务股东,以及由4名在校大学生组成的监事会,共同经营管理餐厅。股东人数众多,遇到问题怎么办?王旭明解释,在实际运营中,股东之间曾多次出现过意见分歧,大家一般会在股东群里进行讨论,分享各自的观点,直到达成共识。重大决策由常务股东和监事会商议决定。王旭明还说,为避免财务纠纷,股东们推选出4人共同管理财务,餐厅采用专门的点餐系统,同时安装了摄像头监控收银台,“收支、利润会以周为单位,在股东群中进行公示。” “众筹带来了一种创新的管理方式,使民主决策、彼此信任和财务公开,成为团队运营的基础。”王旭明告诉记者。“对比其他众筹模式,你们的优势在哪里?”面对这个被人多次问及的话题,王旭明说,他们与众不同的是,“一百零八将”既是股东也是消费者,每人都会带动身边的朋友消费,众人拾柴火焰高,同时,他们的股东人员构成相对简单。

而其他众筹模式,多以各阶层人员为主,有些股东只投钱,“一年看不到一次。” “就当前情形来看,我们充满了信心。”王旭明向中新网记者透露,“3月2日餐厅试营业以来,除去人力、水电和材料等成本,半个月已盈利万余元。” 获悉此消息后,长沙理工大学分管招生就业工作的副校长邹宏如用“点赞”和“支持”,表达了他的观点。邹宏如说,虽然我国高校开展创业教育已有10多年,大学生创业比例却一直在低比例上徘徊,仅占1%左右。通过吸纳众人资源的众筹模式,让大家一起参与创业实践,能够降低创业风险,增加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是一种有益探索。他同时希望,王旭明所在的“无树时光”餐厅,能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创新,进一步扩展,让更多学生增强创新创业实践经历。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认为,本案例中合伙人多是以同校校友为渊源,具有稳定情感基础是其优势。但是,此类组合模式风险比较大,最主要就是成员众多,资金监管、运营决策容易出现问题。因此,李健建议,相关重大问题应当谨慎进行,才能最大化的防范相关风险的发生。(完)。

创业 大赛 大学生

上一篇: 国家司法考试反对违纪作弊“亮剑”违纪人员

下一篇: 两小偷公交上行窃 女大学生忙提醒遭仇视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6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