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变专科”乱象与合作失范有关


 发布时间:2021-01-16 10:15:35

他们没有名校的“天时”“地利”和“人和” 他们在“名校崇拜”中默默舔伤,耕耘收获 非名校被冷落 这些天,当全社会的目光都聚焦在那些创造“状元”奇迹的名校时,有一个庞大的学校群体被冷落了———他们没有出类拔萃的高分生,也没有傲人的总体成绩。此时此刻,他们失落吗?他们自卑吗?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这个被冷落的群体,发现其实他们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脆弱,在功利的社会背景下,他们一样“活得很有尊严”。名校“状元”多,普高秀“独苗” 位于广州市水荫路旁的恒福中学,是一所区属省一级中学。昨日,记者走进这个安静的校园时,电子显示屏上正反复滚动着今年高考的“捷报”———4名学生上了第一批本科重点线。这样的成绩,对于名校来说,简直不在话下。但对恒福中学而言,却是“超368%”地完成指标:考前他们只是预测全校1人能上一本线。

今年全校第一名是文科589分,得主陈雯被老师和同学誉为“黑马”,但这个分数在名校却比比皆是。原以为面对差距这么大的成绩,恒福中学校长戴东祥心情会比较消沉,然而,当记者见到他时,才发现他是如此的淡定与自豪。今年恒福中学有249名学生参加高考,有4名学生过重本线,105人上本科B线,完成率达153%。“与华附、省实这些示范性高中相比,我们并不自卑,因为学生的起点不同,要求的标准不同,他们是精英教育,而我们是大众教育。”戴东祥说。不过,并不是所有普通中学老师的心态都像戴东祥这么好。在白云区某普通中学任教的丁老师坦言,每年放榜的时候,都会比较失落,“教得那么辛苦,却总不出成绩。” 生源“抢”名校,普高“抢”生源 “不能拿名校的标准来要求我们。华附、省实等名校每年的重本率、本科率要求很高,那是因为他们的起点高。

”戴东祥说,“在三年前中考时,华附的分数线是728分左右,而恒福中学的分数线则是590分,这中间差了一百多分,生源的差异显而易见。”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众多普通中学的校长和老师,都把成绩差归咎于生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说,在当前的应试教育下,生源就是第一生产力,名校和普通中学的“生产力”很悬殊。以恒福中学为例,该校地处越秀区和天河区的交界,是一块“飞地”,2005年广州行政区划调整后,恒福中学划归到越秀区,成为传统教育强区越秀区的普通一员,加上学校的地理位置交通不方便,区属高中亦不能面向全市招生,生源的质量受到很大影响。据介绍,恒福中学高中的生源,当中占1/3来自恒福中学初中部,其他都是越秀区的“二三流”学生。由此可见,相对于省市示范性高中面向全市招生,普通高中的招生受到了很大的束缚。

名校“很享受”,普高“很受伤” 记者采访得知,这些普通高中还面临人员流动的尴尬问题:好学生转学走了,差学生却转来了,好老师往名校跑了。一位普通中学的校长坦言,在他们学校成绩稍好的学生,有个别在高三之前,都会通过某些途径转入重点学校,或者出国留学了。也有一些跑来借读的,当然成绩是比他们学校还差的,因为好的才不会转来。而普通中学的一些老师也会有往名校高处爬的想法。因为毕竟在名校教书更有成就感,而且名校学生在学习习惯上会更好,基础也扎实,教起来会更轻松。白云区某中学杨老师告诉记者,白云区的很多普通学校,如65中、71中等,地理位置都比较偏僻,加上是城乡结合部,学生读书上进心不强。学校的硬件也大大跟不上名校,比如常常在夏天停水停电,教室也不像名校一样有安装空调,没有为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条件。

“硬件条件太差,连老师也都不愿意来。” “我们的处境更尴尬,更像‘小三’!”某中学分校区的李老师说,学校本部在荔湾区,分校在白云区,两边政府都不重视分校,感觉很没有归属感。“评奖的时候,本部的老师很担心分校会拖后腿,很看不起分校的老师和学生。” “相比较越秀等传统教育强区里的名校,历史沉淀下来已经有很好的硬件条件,财政上也比较宽裕,加上生源又好,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他们不出好成绩才怪。”海珠区某普通学校的梅老师抱怨道。招生不公平,普高难翻身 戴东祥表示,目前省市级示范性高中能够面向全市招生,而作为区直属的学校,更多只能招收本区的学生。“并不反感学校有重点和非重点的划分,但希望广州市的学校能够在公平的环境下进行招生”。“生源是由市场形成的,如果我们永远在省市示范性高中提前批之后招生,将永远不能翻身。

假如能让所有学校的招生面向全市公平招生,让家长自由选择,学校之间也就能实现公平竞争。否则,起点一样,不在同一起跑线上,任何成绩都没有可比性。”培英中学的丁老师认为,如果能放开招生,那么生源将趋向均衡,学校间的差距就不会拉得太大。不过,有中学老师指出,名校与普通学校分类培养不同水平的学生,这有一定的合理性,有利于教学。“就像大学有不同批次的学校一样,不可能不同层级的学生都能进同一所大学。” 据介绍,为了留住优质生源,白云区今年出台奖励中考优秀学生的政策,希望通过留住他们使教学成果有好转,并实现良性循环。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把优秀学生留下就能改变学校的愿望很难实现,因为名校的优越性有人为和历史因素,是几代人积淀下来的,很难追赶得上,唯有靠行政行为才能打破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壁垒。

(陈晓璇、李丹瑶) 对话普高“黑马” 知足所以常乐 名校也有低分 陈雯和潘佩,是恒福中学今年杀出来的两匹“黑马”———分别考了589分和587分。这样的成绩放在名校很普通,但对她俩来说却是惊喜。她们说,在恒福中学读书,虽然不是名校,但没太大压力,过得很开心,很舒服,“知足所以常乐”。羊城晚报:跟那些名校的高分生比,你们有什么感觉? 陈雯:我觉得,别总跟别人比成绩,我的成绩已经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已经很好了。潘佩:当华附、省实的那些高分考生“晒分数”的时候,我也打心眼里觉得他们真的很厉害。回过头来看自己,我的分数虽然不算高,但我觉得已经够了。羊城晚报:你们觉得在这里学习和在名校有什么差别? 陈雯:当初选校的时候,我也考虑过这两者的差别,去名校读书,最后我的成绩或许会比现在更好,但是压力也会更大。

不过,我也有一些在名校读书的朋友,今年高考成绩比我的还低。(记者 陈晓璇 实习生 李丹瑶)。

学校 学生 办学

上一篇: 18岁残疾女孩每天拄拐爬山锻炼 称对自己还不够狠

下一篇: 学生吸食“魔烟”场景吓煞家长 学生称“很酷”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8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