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怕出事大学不欢迎 体育设施开放遭遇尴尬


 发布时间:2021-01-18 22:50:26

日前,东莞市教育局出台了《东莞市公办中职学校专业设置调整方案》,全市11所直属公办中职学校专业进行大调整,从原有的47个专业增加到了56个专业,在校生也从原来的29282人增加到42200人,理工科在校生的比例提升至62.7%。部分学校专业设置不合理 一直以来,东莞中职学校重复开设专业的现象较为普遍。一组数据显示,全市开设会计专业的中职学校有22所,开设计算机类专业的有23所,开设汽车维修专业的有13所。东莞中职学校的文科专业在校生比例大于理工科专业,与东莞产业发展对理工类人才的需求不适应。根据东莞职业教育“十二五”发展规划,东莞将对市直属11所公办中职学校的专业进行大规模调整,从而建设一批与产业发展相适应的骨干专业,提升中职教育服务地方产业的能力。为此,东莞的11所公办中职学校的专业设置有“三条原则”,要科学、合理,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对专业点过多、重复开设的专业予以撤销或合并;专业设置要符合产业需求,进一步扩大工科类专业规模,适当缩减文科类专业规模,开发设立一批产业需要的新专业;专业设置要符合学校发展定位,现有专业与学校办学方向不符的要撤并,对符合学校发展规划、有市场需求的专业予以保留。

中职学校选定发展主干专业 此次专业大调整分为三步走,计划到2016年结束。其实,早在2013年年底,东莞已对开设专业(点)确定保留或撤并,在2013年下半年完成第一步调整。接下来,第二步是增设新专业及调整专业规模,计划到2015年完成;第三步是进行专业教师调整,计划到2016年完成。其中,在调整专业布局方面,中职学校将按错位发展原则,重新调整认定各中职学校的主干专业,对条件差、办学效益低的非骨干专业予以撤销,对会计、计算机等专业点过多、重复开设的专业予以撤销或合并。例如,在市商业学校、市纺织服装学校、市轻工业学校、市信息技术学校、市电子商贸学校、市汽车技术学校等增设一批产业需求的新专业。今后学前教育专业集中由市幼儿师范学校(市商业学校)举办,其他学校不再设立学前教育专业,已举办的逐步撤销。同时,在现有办学条件的基础上重新确定各中职学校的专业规模。对东莞支柱产业、特色产业和现代服务业需求大的骨干专业、特色专业、品牌专业要重点发展,要在现基础上扩大办学规模;对产业需求不大或现规模超过实际需求的专业要减少办学规模。要扩大理工科专业规模,调整后,理工科专业在校生规模要达到60%以上。专业由47个调整为56个 经过一番调整,11所公办中职学校开设的专业由原来的47个调整为56个,其中保留42个,撤并5个,新增12个;理工科专业由原来的26个调整为34个,增加了8个,文科专业由原来的21个调整为22个;专业点由原来的105个调整为98个,其中保留69个,撤销36个,新增29个。

随着专业的调整,11所公办中职学校在校生规模由原来的29282人增加到42200人,其中理工科专业在校生规模由原来的14596人调整为26450人,增加了11854人,占62.7%;文科专业在校生规模由原来的14686人调整为15750人,增加了1064人,占37.3%。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说,各所中职学校要按照规划新设专业的开办时间和停办专业的停办时间进行详细的规划。学校要对新设专业所需的实训场所、设施设备、师资和课程设置等做好规划,确保所设新专业顺利开办。(记者/吴少敏)。

一则“厦门大学女副教授公开信炮轰校长就餐特权”的消息近日在互联网上热传,这位名叫谢灵的女教师和厦大校长朱崇实8日都接受新浪网的采访,导致这一校内纠纷成为昨天互联网上最突出的公共事件之一。谢灵在受访中称自己是厦大校内的“民间纪委书记”,她这些年不断向校长举报各种问题,但校长“从不回应”。这封走红的公开信中描述,厦大教工食堂的自助餐菜一上来就被抢光,后来的人没的吃了,而校长一来时,好菜就会又摆出来。她说这封一年前的公开信她向校内其他人员群发了100封,现在突然火起来,是怎么回事她也不知道。朱崇实校长则在受访中否认了谢灵的指控,并对谢灵的人品进行了公开质疑。他说厦大的人如今都“怕”谢灵,对她“敬而远之”。舆论带着极其浓厚的兴趣观看这出校长对阵女教师的好戏,由于谢灵认为自己抨击的是“官本位”,互联网上同情她的人显然占了多数。这是单位内部矛盾端到社会上的又一典型事例。在此之前,“走廊医生”的类似冲突也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它们不是完全可比的,但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都触及了社会的隐痛,对应了人们对某一普遍现象的不满,因此被曝光的人或单位都遭到舆论的道德审判。

通常来说,单位内部纠纷拿到公众和社会中间来解决是不应被鼓励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如果多了,有可能伤害社会规则的基础,削弱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让不确定性变得无处不在。除非出现极端情况,单位内部矛盾最好还是通过内部机制解决。然而现实中的一个情况是,一些单位内部的群众路线并未得到真正落实,表达意见不畅、主要负责人脱离群众和滥用职权的情况的确存在。这类不满让公众同病相怜,他们因此对向社会揭单位家丑的人给予了支持。家丑外扬在互联网时代有奇效,比如谢灵长期向校长投诉得不到回复,现在这一回复互联网给她带来了。而且在与校长的隔空辩论中,她的道德优势十分明显。客观而言,每个大单位都是一个社会,问题多多,如果对照互联网上的理想标准,都能挑出不少毛病。谢灵这样的曝光者很受舆论场欢迎,但可能每个单位都不希望遇到。互联网上揭家丑的“英雄”在单位里的“群众基础”未必好,这增加了争论双方对错的多面性。“走廊医生”就是同时受到网友欢呼和医院同事联合抵制的一个例子,谢灵说不准会成为下一个。

社会支持揭露问题难道错了吗?当然不。但很多单位不希望自己的内部事情被舆论消费,不愿意出一个总把单位事情往外捅的人,这种想法能算不正常吗?显然也不。中国社会当前的一个纠结就是,我们的价值体系出现了紊乱,当几个道理相互冲突时,很难有一个核心的信念扛得住全局,统领共识。可以肯定的是,这起最新的争议将导致厦大和谢灵的“双输”。朱崇实校长的辩白几乎不可能达到他期望的效果,因为谢灵的指控符合当下公众对“大学”和“校长”的许多想象。作为代价,厦大同事今后很可能“更怕”谢灵,也将对她更加“敬而远之”。中国社会的单位内部秩序或许要经历一个“振荡期”,出路将通过各种代价的堆积逐渐铺就。有人认为,中国单位内部缺少公平的“第三方”裁决机制。那么它会出现吗,以及将如何出现?这些问题至少在今天都还无法回答。(单仁平)。

学校 单位 居民

上一篇: 大学生网上叫卖鳄鱼 网友大呼“惊呆了”(图)

下一篇: 甘肃拨11.72亿补足教育欠账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