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打假:呼唤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


 发布时间:2021-01-16 08:23:47

本报讯(通讯员杨成龙)一年一度的大考又临近了,但高三学生小李在火烧眉毛之际还打起了官司。因参加的辅导机构没有提高成绩,小李将一家教育机构告上法院,以夸大宣传误导为由,双倍索赔。记者昨日获悉,西城法院已受理此案。小李是一名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三学生,为了提高学习成绩,与一家教育机构签订了教育培训合同,接受该教育机构提供的全程课外辅导服务。小李在起诉书上说,教育机构承诺为其建立档案、设计专门的辅导方案、选派优秀的辅导教师。双方还约定,如小李或其监护人对教师授课不满意,教育机构接到通知后及时予以更换。

如小李有其他不满原因,可申请解除合同,教育机构将剩余部分学费全部退还。不过直至培训结束,小李的学习成绩并未提高。小李及其家长认为,教育机构夸大了培训效果,对其构成误导。小李要求教育机构双倍赔偿培训费12.4万元。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高校学风建设信息全方位公开并公布年度报告,项目申报、项目成果、论文著作等要及时网上公示,接受监督;政府部门还成立专门组织,负责调查处理学术不端异议投诉及其他重大学风问题。上海市教委近日建立了高等学校学风建设领导小组,并制定《上海高等学校学风建设实施细则》,用以加强本地高等学校学风建设。根据细则,上海各高校将建立学术道德宣传教育制度,把学术道德、学术规范作为新时期师生道德培训的重要内容,逐步构建优良学风形成的长效机制。各高校要成立学风建设领导小组和相应工作机构,定期检查院系学风建设工作,组织专家组对学术不端行为进行调查,公布和上报调查结果。今后,上海高校学风建设信息将全方位公开,高校网站要开设学风建设专栏发布实施情况,公布学风建设的年度报告。项目申报、项目成果、论文著作等要及时网上公示,接受校内外同行专家的监督,防止学术研究的重复化,项目申报的同质化,避免资源浪费。《细则》还规定,学术不端行为举报经查实为恶意或不负责任举报的,对举报人要进行严肃教育、警示,直至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对被举报人造成名誉损害的,高校应为其恢复名誉。学术不端行为调查期间,参与组织调查的人员有义务为举报人和被举报人保密,调查过程应严格保密。(记者姜泓冰)。

本报讯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执行总编徐枫在日前举行的第五届高校学报名刊主编论坛上表示,面对学术失范现象,学术期刊不能无所作为。徐枫说,学术不端行为,在学术期刊中表现为抄袭剽窃、一稿多投、虚假注释、不实参考文献、不当署名等等。这些行为在学术期刊中之所以存在,有社会以及作者个人的因素,也与学术期刊自身在当今海量的学术信息中难以甄别判定有关。对此,徐枫根据自身的经验指出,要应对学术不端,除了提高编辑自身的鉴别能力之外,还应从四个方面建立起预防措施,即采用专家双向匿名审稿制、签署“作者出版承诺书”、使用“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和推出以单篇论文为单位的“在线优先出版”模式。这四道防线尽可能地规范了程序,使治理学术不端行为预防在先,防微杜渐。徐枫同时也认为,遏制学术不端行为是一项长期的、综合的治理工程,非一刊之力所能及,也非上述四道防线所能穷尽。因此,就学术期刊来说,我们应合众人众刊之力,共同抵制学术不端行为。记者 计亚男。

伴随着新生报到的陆续结束,本周在京高校将陆续开始新学年教学。北大、清华、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新生入学第一课即邀请学者主讲学术道德,期望新生从一入学就能严谨治学,形成良好学风。近年来,各种学术腐败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各高校也纷纷采取措施加强学风建设。虽然以往高校在新生教育时也会涉及学风建设,但往往只停留在考试纪律等方面。今年很多高校将学术道德和学术规范列为“单列”教育内容。北大新生一入学,就将聆听到由北大学术道德委员会、教务部和研究生院一起策划的学术道德课。新生不仅将学习到基本学术规范,还将了解知识产权的相关法律法规。各院系还将根据本学科特点,通过分析典型案例,对新生进行学术规范教育。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的校领导还亲自登上讲台,为新生介绍学校学风建设情况。清华大学特地邀请了多位院士以及中科协学术道德方面的负责人为4000多名清华大学研究生新生讲授“科学道德与学风建设”。

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表示,社会不良风气的侵袭,绝不应该成为高校学人放弃操守的理由。防治学术不端行为,不仅要加强科学道德、学风和学术规范的宣传教育,更重要的是加强制度建设,发现问题能及时、坚决地予以处理。(记者刘昊)。

今日社评 本报特约评论员 改革院士制度尚无时间表,但路线图已经明确——“突出学术导向,减少不必要的干预,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学科布局、年龄结构、兼职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有了这个方向,我们便可多一些乐观期待。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昨天在京开幕,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改革院士制度的要求,主要就是要突出学术导向,减少不必要的干预,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学科布局、年龄结构、兼职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以更好发挥广大院士作用,维护院士群体的荣誉和尊严,激励科技工作者特别是青年才俊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相关报道见A4版) 院士是国家设立的科技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为终身荣誉。在大众看来,获得院士称号,不仅是学术荣誉的象征,还是对其道德人格的最高肯定。然而,近年来一些院士频频陷入舆论漩涡,不少人提起院士不再高山仰止,也谈不上庄重和敬重。究其原因,一些不够检点的院士污染了院士的整体形象,一些院士在名与利的过度追逐中出现了角色迷失,甚至本末倒置。为此,无论坊间还是业界乃至国家最高决策层都关心和推动院士制度改革,从两年前的院士大会到去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再到这次的院士大会,皆是如此。院士制度怎么改?舆论的纠结点与院士大会传递的信号已形成对接,即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退休退出制度。

既然院士称号是学术最高荣誉,评选院士首先应该考虑其学术水准,谁的水平高应该选谁,而不能只盯着高官和高管,更不能让一些沽名钓誉之徒窃取院士称号。换言之,院士评选或增选应该遵循“只重表现,不论身份”,无论是不是高管或高官,只要有能力,就应该被择优当选,但是没有能力,就是高官也不能当选。有一个众所周知的案例是,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为当选院士,组织30人帮其撰写专著,并金钱开道,最终仅以一票之差落选。如果张曙光当选院士,岂非院士之耻、中科院之耻? 张曙光未能得逞,并不等于院士评选就无猫腻,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等4名院士曾联名撰文,直斥“有些单位不惜出资‘公关’、‘包装’,以获得一名院士入选作为‘工作重点’,令人不能忍受。

”中国科学院院士邹承鲁生前也表示:不少增补院士候选人,由“单位”出面四处活动,大肆送礼行贿,有的甚至侵占他人科研成果往一个人身上堆,或者举全系统之力包装候选人。一些水平与道德皆令人不敢恭维的人,之所以觊觎院士头衔,在于院士具有极高的“含金量”。院士不但享有优厚的待遇保障,很多科研项目也唾手可得。对于一些已经位居高位的人来说,他们有了权还不满足,还追求荣誉,追求学术地位。追逐院士称号的不只是个体,还包括一些机构,如果某大学拥有一名院士,就有了科研资源的评审权、分配权。有的院士急于将名气变现,有的院士学术能力下降,失去了起码的科研能力,但因为头顶着院士称号,依然盘踞着一方阵地。

身为院士,更应该有责任,应善养浩然之气,发扬我国科技界爱国奉献、淡泊名利的优良传统,应以身作则,严格自律,在攻坚克难、崇德向善中做到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国外也有院士制度,已经存在三百多年,不同于我们的是,在国外,院士仅仅是一种学术会员群体,并无特殊待遇,也无特权寻租的机会,还得缴纳会费。如果我们借鉴国外的经验,弱化院士的“含金量”,压缩院士权力变现的可能,进而打破院士终身制,由院士所滋生的乱象恐怕就无所依附了。改革院士制度尚无时间表,但路线图已经明确——“突出学术导向,减少不必要的干预,改进和完善院士遴选机制、学科布局、年龄结构、兼职和待遇、退休退出制度等”。

有了这个方向,我们便可多一些乐观期待。只要更好发挥广大院士作用,更好发现和培养拔尖人才,更好激励科技工作者特别是青年才俊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便可大力助推创新型国家建设步伐。

学术 不端 机构

上一篇: 为何中职生的处境还不如农民工?

下一篇: 商学院院长热议未来:不会倒闭 还会活得更好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