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布2014年高考招考机构信访咨询电话


 发布时间:2021-04-20 03:00:25

《泸州市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机构暂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实施,文件对泸州市由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在校外开办的,受中小学生监护人的委托,在非教学时间段为中小学生提供用餐、休息、看护等服务的场所,如“午休班”、“托管班”、“接送班”等校外托管机构进行了规范,进一步保障学生人身、财产安全,维护托管机构正常经营秩序。市场现状 家长无奈选择校外托管 近几年,随着教育教学环境改善和竞争加剧,很多家长面临着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的两难境地。因此,家长们对校外托管需求也越来越大,但市场上良莠不齐的托管机构却让人有些无从抉择。在泸州各区县中小学校,特别是在城区各大学校周边,托管机构多不胜数。1月19日中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在江阳区丹青路的某学校门口发现,就有七八个举着不同托管牌子的工作人员。“中午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无奈只有找托管中心帮忙了。”在泸州酒业集中发展区某单位上班的付莉说,自己女儿在市区内某学校就读,刚进小学前两年,一直是寄放在老师家中,“毕竟孩子和老师很熟悉,偶尔还可以给孩子进行一些学习上的辅导。

” 随着教育部门管理越来越规范,在职教师不能办托管机构或补课后,付莉只得把将女儿寄托给校外托管中心,“校外托管中心好不好不好说,主要是自己没有选择。”市民李勇则表示,目前看过的多家校外托管中心,情况都差不多,大部分都是住房进行改造的,如果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制约,肯定会逐渐规范。记者调查 托管机构多无相关手续 近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对城区内多个学校调查发现,学校周边的校外托管机构数量很多。城区一家不大的实验小学旁的居民楼里,就有3家托管机构,在离学校几百米远的小区内,还有不下5家托管机构,市内其他学校周边也是如此。即便有这么多托管机构,但大都未办理相关手续。只在泸州十八中小学部校门外的某托管中心,记者看到屋内墙上挂有卫生许可证、食品、卫生、消防安全等制度,还装有4个摄像头。屋内摆放着数十张高低床,进门对面拐角摆有食品留样柜。“午托400元/月,全托880元/月,负责学生午休和作业辅导。

”托管中心负责人说。“今年接受教育、食品卫生等检查有十多次了,我们随时欢迎监督。”该中心负责人说,当前托管市场比较混乱,附近有几家托管中心,其实什么设施都没有,但以低廉的价格确实是赢得了部分市场,他希望政府能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加以规范。政府发文 规范托管 教师禁止参与 对于托管机构手续不全的情况,负责牵头校外托管机构监督管理的泸州市商务稽查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摸底情况来看,市内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的校外托管机构不足10家,大多数机构不符合《办法》中的标准和要求。“下一步,我们将对不符合要求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提出整改意见,不符合要求的将关闭。” 今年1月3日,泸州市政府办公室出台了《泸州市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机构暂行管理办法》。该《办法》共5章37条,其中第17条明确规定,校外托管机构从业人员应当具有政治权利和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得办校外托管机构,不得在校外托管机构兼职。

对此,泸师附小校长李维兵说,当前托管机构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办法的出台,将有利于规范托管机构的准入,为各级各部门联合执法提供依据,保障家长因无法管理,只能委托托管机构管理这部分学生的身心健康。记者 张瑞波。

共有一百三十五万人通过了招录资格审查,创历史新高,随之一起火爆的还有各种“国考”辅导培训,已经发展为巨大的产业。四十多名学生十一日在北京聚集一堂,共同交流备战“国考”经验。他们都是第三届“华图杯”公务员素质大赛中涌现的佼佼者。虽然这完全是一种民间赛事活动,但在短短一个多月吸引中国二十多个省市上万名选手参加,让人不能不感慨“国考”的魅力。他们大都抱着试一试、练一练的心态,还有的以培训机构塑造的“从过线最后一名到面试奇迹般被录取的个案”鼓舞自己,以期通过类似的培训获得更好考试成绩。参赛者获得的奖品也从百元参考书到上万元培训课程不等,引来阵阵惊叹。除惊叹获奖者的出众能力,更是惊叹这些课程的天价。以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国考”准备计算,《申论》和《行政职业能力测试》两本参考书是必备,大约需要一百元人民币,如果购买培训机构较便宜的网络教程,至少一千元,再加上面试辅导,普通课程需要两千元,再乘以今年通过的一百三十五万考生基数,大约产生近四十二亿产业规模。

这还不包括类似“七天万元培训费”这种奇高的少数天价培训课程。在百度中输入“公务员考试培训机构”,共找到相关网页约九十九万九千篇,绝大多数是各培训机构的介绍和广告。巨大的商机对培训机构的吸引可见一斑。虽然政府机构再三强调没有指导用书,没有指定培训班,但这种市场自发行为产生的“蝴蝶效应”短时间却难以改变。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出国热”催生了雅思、托福、GRE等考试培训的红红火火,出现了“巨无霸”式的教育集团,让美国人都不得不针对中国学生的考试能力重新设计考试方式;九十年代兴起的“考研热”让原本教政治、英语等基础科目的大学老师成为高校里“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人”,形形色色的“考研班”成了学生的“鸡肋”,仿佛只有往里扔点钱考试心里才踏实。如今,才短短十二年,公务员考试已经从最初的“摸着石头过河”发展到现在有系统、有准备的备考流程,其催生的巨大市场恐怕是最初设计这种公开招考方式的管理者所没料到的。

是喜是忧,恐怕还有待时间检验。(完)。

咨询电话 重庆市 机构

上一篇: 一个村挤进上万租户 大学毕业生聚居成"蚁族"(图)

下一篇: 新疆治理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 教师有偿补课一律处分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