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建行回应“认房不认贷”传闻


 发布时间:2020-09-25 15:43:39

日本央行发布10月利率决议声明,意外将每年基础货币的宽松规模扩大至80万亿日元,同时还增加年度日本政府购债规模30万亿日元。消息一出,立即引发金融市场波动。日本央行表示,将通过宽松政策推动物价持续上涨,直至通胀稳定在2%。看得出,日本政府用货币放水来推动通货膨胀,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日本经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通缩现象,居民对经济前景的信心越来越低、对通缩的预期则越来越浓,必须通过政策刺激和放宽,来调整与改变居民对经济前景和通缩的预期。

“安倍经济学”的推出,曾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安倍自己或许也以为可以通过这些政策的推行,让日本能够在金融危机中安然度过。殊不知,日本的经济问题并没有安倍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没有安倍期待的那么容易。“安倍经济学”向市场注入的货币之水,更多的只能由日本自己消化、自己吸收。美国则不同,他们可以充分利用美元的霸权地位,可以充分利用美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和经济优势,逼迫其他国家接受和吸收量化宽松带来的各种隐患和风险。也正因如此,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能够有效地将美国经济从金融危机中拉出来,并步入复苏通道。

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则只能短时间内产生刺激作用。现在的问题是,安倍政府似乎并没有充分认识到问题根本之所在。于是,日本央行抛出了更加疯狂的货币放水政策,试图用洪水泛滥的方式,将通缩阴影消除。这样的操作方式,就算能够将通缩吓“跑”,将通货膨胀率维持在2%左右。但后面的问题怎么解决,隐患怎么排除?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大宗商品景气度不高的问题,也可能是暂时的。日本政府抛出这一疯狂政策,也可以看出是“安倍经济学”的疯狂实验。如果此次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仍不能将日本经济从危机中拉出来,将日本经济带出通缩的阴影,那么,等待安倍及其政府的,也就是“安倍经济学”彻底宣告失败。

对“安倍经济学”的疯狂实验,作为日本邻居的亚洲国家,应当保持高度警惕。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日本发了货币大水,不可能不对邻居产生影响和伤害。无论“安倍经济学”的疯狂实验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日本政府都会效仿美国,力图将货币祸水转嫁到其他国家。按照日本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按照日元在经济领域的地位和影响,日本要想将货币祸水转嫁给欧美发达国家,可能不大。最有可能的就是亚洲国家,特别是与日本有较多贸易往来的国家。亚洲国家应主动适应、主动应对,早日采取措施,避免“安倍经济学”的疯狂实验产生强大的冲击效应。

对中国来说,虽然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但从人均和经济的国际市场竞争力来看,与日本仍存在很大差距。在日本政府再次抛出量化宽松政策以后,中国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安倍既然敢疯狂地向市场放水,就应当承担起蓄洪的责任,而不是向其他国家、特别是邻居泄洪。

农村金融制度和农村土地产权制度的一项重要改革创新——农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的财产权等“两权”作为抵押物向金融机构贷款终于迎来了顶层设计。国务院日前正式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试点地区稳妥有序开展“两权”抵押贷款业务,有效盘活农村资源、资金、资产,增加农业生产中长期和规模化经营的资金投入,为稳步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提供经验。破冰 农房获准抵押但试点范围有限 长久以来,农村的宅基地和农民的住房财产是不允许用于抵押或者担保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等工作提上议程,而《意见》的发布,意味着这项改革正式进入了“破冰期”。实际上,在过去一两年时间里,全国陆续有金融机构尝试开展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这项新业务,但由于这项工作可能会对农民基本的住房权利造成影响,并涉及宅基地改革这个敏感话题,且现行法律仍然有所限制,所以这些前期试点非常谨慎,并没有形成太大影响。此次《意见》提出要求,“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地区应满足以下条件:一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民住房所有权确权登记颁证率高,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健全,交易行为公开规范,具备较好基础和支撑条件;二是农户土地流转意愿较强,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势头良好,具备规模经济效益;三是农村信用环境较好,配套政策较为健全。

根据上述要求,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原则上只选择国土资源部牵头确定的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开展。多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要求延续了政府对宅基地制度改革的谨慎态度,试点范围将会相当有限,全国符合《意见》要求的大约只有十几个地区。据了解,今年年初国家部署了33个地区进行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等三项改革试点。由于宅基地制度改革被要求封闭运行,目前还没有任何试点公布相关改革方案,各个试点区对当地改革工作进展情况也三缄其口,因此市场上还没有关于具体由哪些地区来进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的消息。

抢跑 经营权抵押业务已遍地开花 和农房抵押业务的谨小慎微不同,各地政府和金融机构对开展农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的热情非常高涨。到目前为止,包括北京、四川、湖南等地陆续有金融机构启动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涉及机构包括农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及各地城商行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超过20个省份的相关地区正在开展试点,颇有全面抢跑之势。专家分析称,这是因为承包地的经营权抵押是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的一项重要内容,也符合国家近期出台的关于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推动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文件精神。而根据要求,未来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主要在农村改革试验区、现代农业示范区等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较好的地区开展,因此试点范围相对于农房抵押试点要大得多。

早在2014年初,四川省成都市就完成了首笔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据成都市温江区农发局副局长吴文彬介绍,该地区过去就有用种植在土地上的苗木做抵押向银行贷款的做法,而开始实施经营权抵押后,农业经营者只需要提供流转合同、营业执照以及《农村土地经营权证》等证明就可以快速得到放款,而且贷款还不受农作物的市场价格影响。中国农业银行三农政策与业务创新部副总经理王县力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项创新是实实在在有市场需求的。他说,“对于国有大行而言,有很多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抵押物不足,但信贷资金需求量大,农地承包经营权抵押可以作为有效的融资补充。

”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特别提出了试点地区将有机会突破现行的法律限制。此前《经济参考报》记者曾走访多个前期试点地区发现,由于《物权法》、《担保法》等明确规定农村土地使用权不得用于抵押担保,让金融机构颇有顾忌。而《意见》对此则明确提出,试点涉及突破《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七条等相关法律条款,由国务院按程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允许试点地区在试点期间暂停执行相关法律条款。风险 抵押物如何处置成关键 多位金融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除了法律限制外,坏账风险是目前金融机构涉水农村“两权”抵押领域的最大担忧,很多金融机构虽然眼馋这项新兴业务,但迟迟不肯介入。

实际上,前期试点已经出现过坏账风险爆发的情形,有知情人士透露,山东某地有农户把全村的土地经营权都流转过来,随后发现还不上200多万元抵押贷款,就选择了“跑路”,导致银行和农民都拿不回土地。这并非个例,武汉市也处理了数起这种案例,涉案方包括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等贷款主体,有些甚至闹到了法院。对于风险保障,《意见》提出,因借款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需要实现抵押权时,允许金融机构在保证农户承包权和基本住房权利前提下,依法采取多种方式处置抵押物。完善抵押物处置措施,确保当借款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承贷银行能顺利实现抵押权。

农民住房财产权(含宅基地使用权)抵押贷款的抵押物处置应与商品住房制定差别化规定。探索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中宅基地权益的实现方式和途径,保障抵押权人合法权益。对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的抵押物处置,受让人原则上应限制在相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范围内。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分析称,抵押物处置是“两权”抵押改革成败的关键,而《意见》要求同时顾及了保障农民的承包权和基本住房权利两项权利,以及金融机构对抵押物的合法处置权,这就需要各试点地区在实践操作中进行大量的创新和探索。而记者了解到,为防范金融风险及农民失地风险,各地已经探索出了不少创新性做法。

例如重庆市、吉林省、湖北省等多个省市都设立了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由借款主体、金融机构和当地政府共同承担损失风险。对于试点的规范运行,《意见》还进一步提出,人民银行、银监会会同相关单位,出台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管理办法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管理办法,建立相应的信贷管理制度并制定实施细则等。

套房 政策 住房

上一篇: 二季度对境内金融机构直投净流入121.99亿元

下一篇: 期铜波动剧烈 现货市场清淡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