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成立区块链金融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20-10-30 23:42:07

三大移动运营商布局NFC支付 机卡合一消费模式有待检验 近年来,随着智能终端种类的不断丰富,手机作为出门携带的必需品逐渐开始承担通信以外更多的角色,比如手机钱包、移动钥匙等,而这种需求也使得一系列的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其中属NFC的市场前景最为业界看好。业内专家曾预测表示,截至2015年,全球将有超过10亿个具备NFC功能的芯片组进入市场。同时,持类似观点的还有Juniper Research,该机构也表示,全球NFC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将在2014年达到500亿美元。银运合作抢滩移动支付市场 移动支付分为近场支付和远程支付两种模式,目前远程支付的发展相对较成熟,移动电子商务成交量、移动支付金额都在不断增长。

近场支付仍然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但近场支付中的NFC支付却早已成为移动支付领域中的热点。从技术层面上讲,近场通信(简称NFC)是一种非接触式识别和互联技术,可以在移动设备、消费类电子产品和智能控件工具间进行近距离无线通信。NFC支付则是通过传感器近距离传送身份信息,代替密码等加密方式来实现支付。自2011年起,拥有众多移动用户的移动运营商纷纷布局NFC支付,全面争夺NFC支付市场。中国联通2011年11月发布了首款NFC手机,到2012年,又与招商银行在上海推出的“联通招行手机钱包”近场支付产品,被认为拉开了NFC手机近场支付大规模商用的大幕。2012年也被业内公认为NFC手机支付的启动年。而根据中国移动2012年发布的NFC部署计划称,中国移动将在2013年2月在12个省份推出NFC服务。

据悉,中国移动已同中国银联结成NFC服务合作伙伴,将采用后者的非接触技术。双方计划在50个城市建立100个示范点,而中国银联还有在销售终端上支持NFC的宏大计划。到那时,开通服务的用户就可以带上自己的手机在贴有“闪付”标志的银联终端上直接刷手机消费。早在2012年6月,中国移动就与中国银联在上海正式签署移动支付业务合作协议,结成NFC服务合作伙伴,中国移动将采用后者的非接触技术,双方约定在产品开发、技术标准、平台互通及移动支付的推广上开展合作,并计划在50个城市建立100个示范点。作为三大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电信也没有缺席NFC支付,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2012年举办的CDMA终端产业年会上透露,2013年,中国电信将规模投放NFC-SWP卡,并启动终端定制,推动与金融行业合作,推出电子钱包。

是2014年商业银行改革的重头戏。近日相继披露的四大行架构改革,折射了银行业外部环境发生的巨变,体现了银行业转型发展的重大变化。工行改革方案显示,此次架构调整将总行部室减少至26个,利润中心增加到11个,即在已有的金融市场部、资产管理部、资产托管部等九个利润中心基础上,剥离部分行政管理职能,将其转化为更专业的产品部门,同时新增电子银行和银行卡两个利润中心。据了解,工行总行机构改革的重点是调整优化职能、提升经营效率,进一步理顺职能关系,科学确定机构数量,形成精简高效、管控有力的全球管理总部。改革后,总行机构分成营销管理、风险管理、综合管理和支持保障四大板块。营销管理部门职能得到整合,实现客户统一营销和分类管理;信用风险管理架构得到优化;增设的渠道管理部整合过去分散在各部门的渠道管理职能,负责渠道的统一规划和统筹管理。农行将原来的“四部五中心”调整为“三部六中心”,撤并重组5个一级部、8个二级部,增设了4个一级部,增设农村产业与城镇化、小微企业、互联网金融等新兴业务部门,重构了产品研发体制,搭建起大后台运营体系。

中行则撤销了公司金融总部、个人金融总部、金融市场总部、风险管理总部、运营服务总部等五大总部,调整为38个一级部门,6个直属机构。交行宣布,今年推出信用卡中心、金融市场业务中心、贵金属交易中心、离岸金融业务中心、票据交易中心等5个利润中心的事业部制改革,启动理财、投行、托管、期货、私人银行等5个准事业部业务,探索推进集团式客户、省分行大客户、汽车供应链金融、便民金融服务中心(社区银行)、互联网金融等5个事业部业务。交行董事长牛锡明表示,在利率市场化、金融脱媒等影响下,银行业利润将从较高水平回归社会行业平均水平,而组织架构的优化将给银行带来新的利润增长极。四大行架构改革在强化利润中心建设、实现扁平化管理、优化流程的同时,注重提升风控效率。如工行通过优化风控流程增强市场化取向,将“授信部”和“审批部”合并为“授信审批部”;中行的风险管理部、市场风险管理部、内部控制部、法律与合规部等成为一级部门,同样显示了加强风控的决心。

随着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四大行此轮改革均把互联网金融提到了重要位置。工行将电子渠道与物理网点一样重视,电子银行部成为11个利润中心之一;农行则将互联网金融上升到全行战略层面统筹谋划,为现有一级部门电子银行部增加了网络金融部的职能,推进金融与互联网技术融合创新;中行优化组合,成立了新的网络金融部;交行也将互联网金融作为事业部业务探索推进。四大行架构改革同样体现了差异化竞争、特色化经营。工行着力于综合金融构架;农行农村产业与城镇化金融部、网络金融部、资产管理部、小微企业金融部等多个新兴业务部门应运而生;中行加强了财富管理与私人银行、网络金融及中小企业金融、海外机构一体化管理;交行也在业务增长和盈利提升空间较大的新兴业务领域重点展开了改革。当前,利率市场化快速推进、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金融脱媒和金融监管力度加大,同业竞争愈加激烈,大型商业银行此次架构改革,正是适应新形势转型发展的重要步骤。

人们期待,在我国金融体系中占有重要位置的大型商业银行,通过此次架构改革,激发自身活力,使金融这渠活水,能更好地浇灌实体经济之树。

区块 中心 技术

上一篇: 德勤报告:中国银行业运行平稳 风险抵御能力较强

下一篇: 周小川提出推进利率市场化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