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系三险企合计净利润大增3.75倍


 发布时间:2020-10-20 19:36:14

通过举牌、收购等动作,安邦保险集团和生命人寿去年以来在资本市场上的影响力大增。在举牌之外,安邦保险集团、生命人寿去年总体盈利更是实现爆发性增长。日前披露的年报数据显示,得益于投资收益大幅增长,安邦保险集团旗下三家险企去年合计盈利37.79亿元,同比增长3.75倍。值得注意的是,安邦保险集团偿付能力充足率较高,短期内“弹药”依然充足。投资收益增长2.49倍 年报数据显示,安邦保险集团旗下三家保险公司——安邦财险、安邦寿险以及和谐健康在去年分别盈利34.4亿元,2.49亿元和9000万元,同比分别增长了2.15倍、6.3倍、1.27倍,这三家险企合计盈利37.79亿元,同比增长约3.75倍。从利润表看,净利润的大幅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保费收入的增长,但投资收益增长才是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去年这三家险企的保险业务收入合计63.85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2.19%,安邦财险和安邦人寿分别同比增长10.48%和9.85%,但和谐健康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却大幅增长——同比增加了4.43倍。

相比整体保费收入的小幅增长,投资收益的增长可谓“爆发性”,投资收益合计甚至超过了保险业务收入。统计数据显示,上述三家险企合计投资收益达66.86亿元,同比增长约2.49倍。具体来看,安邦财险获得投资收益最高,达45.25亿元,同比增长1.52倍;安邦人寿投资收益增长最快,同比增长44.7倍,获得投资收益6.56亿元;和谐健康同比增长12.97倍,获得投资收益15.0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安邦财险和安邦人寿在去年都获得了不低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约占营业收入的四成和二成,同比分别增长7.79倍和78.82%。根据年报附注,这笔收入主要来自投资性房地产的公允价值变动。超高偿付能力下再增资 对于许多快速成长的险企而言,偿付能力不足是制约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去年以来,就有多家中小险企因偿付能力不足,而被保监会开具监管函,被迫暂停增设分支机构。但对于安邦保险而言,偿付能力充足率似乎不是问题。截至去年底,安邦保险集团旗下的三家险企偿付能力都十分充足,最低的和谐健康也有246%,安邦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为800.97%,均远高于充足II类公司的150%偿付能力充足率要求。

安邦财险在2012年年底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达1199%,2013年年底增至1536%。安邦财险称,增长原因是因为2013年度实现盈利,年末实际资本有所增加。业内人士表示,超高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安邦保险集团未来的快速扩张提供了可能,但它似乎并不因此而满足。日前,保监会同时批准了安邦财险和安邦寿险的增资申请,两者注册资本分别变更为190亿元和117.9亿元,分别增资了100亿元和80亿元。安邦人寿表示,将在每个会计年度末对未来3年的偿付能力充足率进行预测,一旦预测在未来3年的某个时点出现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200%,公司将至少提前一年着手进行原有股东增资、引入新投资者或发行次级债等筹资工作扩充资本。曾炎鑫。

继今年年初11家险企接近监管红线后,上半年又增至14家。在保监会刚刚公布的今年上半年行业业绩中,保险企业偿付能力依然成为关注的焦点。规模扩大险企频频增资 保监会主席吴定富透露,上半年全国保险业实现保费收入8056.6亿元,预计利润总额489.8亿元。在行业整体的偿付能力上,水平较去年有明显提升。不过,部分中小公司则出现了问题:一是迟迟未能盈利,部分中小保险公司没有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业务结构单一,盈利能力不强,缺乏内生资本补充来源;另一方面偿付能力充足率吃紧。从偿付能力充足率来看,处于100%-150%区间的公司数量由年初的11家上升至14家。吴定富认为,在当前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中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补充压力较大,可能会出现增资困难。为保障被保险人的利益,保监会对险企的偿付能力有严格的规定。

按偿付能力状况,保险公司被分为不足类公司、充足I类公司和充足II类公司三类,其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低于100%、100%-150%、高于150%。理论上,公司扩张规模越大,要求企业有更多的资本准备金。2010年,共有6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足,其中规模最大的是新华人寿。不过,这一问题已经通过股东集体增资140亿元解决,令新华人寿的偿付能力达到了135%。华安产险也通过发行8亿元次级债,偿付能力重新达标。据统计,2011年上半年,有31家保险公司增资,总规模接近200亿元,同比增长近七成。其中,平安产险增资50亿元,人保财险发行50亿元次级债。中国人寿公告称将向旗下国寿财险增资40亿元;太平洋财险增资至73亿元;中国财产再保险增资至75亿元;阳光保险集团增资20亿;生命人寿增资31亿。“一险独大”需警惕 除了偿付能力问题,吴定富认为另一突出问题是寿险中分红险一险独大。

目前,分红险占我国寿险市场份额已达91.6%,万能险和投连险业务占比由去年同期的10.7%下降至0.8%。这一方面是受结构调整政策导向和新会计准则统计口径变化的影响,在保费确认上投连险、万能险保费确认十分严格,其投资部分不再计入保费收入。另一方面是传统寿险产品受制于2.5%的预定利率上限,几乎没有市场竞争力。再者股市的低迷和通胀的预期也突出了投连险和万能险的风险。分红险的独大也和经济环境和周期有关。根据国信证券刚刚出台的分析报告,从美国和台湾地区的经验来看,在经济周期不同阶段,保险公司侧重不同属性的产品,如美国在1979-1986年高通胀阶段,万能、变额等浮动利率、投资型产品大幅增长。对应我国目前阶段,中国寿险产品正由传统险向分红、万能险过渡。2000年除出现分红、投连和万能等新产品之后,2001-2003年,股市低迷,出现“退保风潮”,投连险低迷、分红产品占主流趋势;而在2003-2007年,股改启动,步入牛市,投连险缓慢恢复,万能险占比重提高;而到了2008年至今,股市下跌,利率偏低,执行了新会计准则之后,分红险占比大幅上升。

吴定富认为,分红险“一险独大”弱化了保险产品在整个金融产品体系中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在加息条件下需要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率来覆盖成本,客观上会增大保险公司资金运用的压力,需要高度警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分析,如果监管部门不对传统寿险产品利率市场化放行,分红险独大也容易造成金融创新的萎缩,出现系统性的风险。记者程行欢。

安邦 偿付能力 投资收益

上一篇: 规范银行理财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行为

下一篇: 金融一周谈:交行等三行中报净利增速回个位数(4)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