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退出QE将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负面效应


 发布时间:2020-10-31 22:06:59

白川方明的继任者日前引发了日本国内外的广泛热议。综合媒体报道,热门人选有以下四位。这些热门人选的经济政策主张都与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相似,希望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提高通胀率,压低日元汇率以有利出口等。现年69岁的武藤敏郎,曾在日本财务省任职,并曾任日本央行副行长,目前是日本著名智库大和总研的主席。武藤在日本政经界拥有广泛人脉和影响力,并且具有高超的谈判和协调能力,因此可以很好地协调央行和政府关系。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完全赞同安倍的经济主张,认为结束通缩是日本当前的首要任务。但武藤的劣势在于缺乏国际工作经验,以及曾被民主党否决央行行长提名。现年68岁的黑田东彦,现任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与武藤不同,黑田拥有丰富的国际工作经验,并且英语流利。同时,他还有丰富的大型机构管理经验。黑田一贯反对白川的政策,甚至指出日本应设定3%的通胀率目标。

因此,他的政策主张也与安倍相符。但黑田的问题恰恰在于他目前仍担任亚行行长,如果出任日央行行长,日本方面则会将亚行行长宝座拱手让出。现年66岁的岩田一政,学者出身,曾在经合组织任职,后曾出任央行副行长,目前是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席。岩田同时拥有丰富的国际和国内工作经验,并主张央行更积极干预经济。他还曾建议设立50万亿日元基金,用以购买外国国债来压低日元汇率。现年62岁的伊藤隆敏,曾在财务省工作,目前是东京大学教授。他的主张与岩田类似,即日本央行此前过于谨慎,应通过购买外国债券来压低日元汇率。值得关注的是,伊藤还曾是安倍的经济顾问,并在2008年被提名为日本央行副行长,但未获国会通过。

美联储将于12月17日召开关键会议,决定是否削减现行的量化宽松(QE)。而随着安倍经济学的失败,日本或反其道行之,增加量化宽松的力度。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包括降低短期利率、购买长期债券。政府希望以达到吸引风险投资、帮助银行修复资产负债表、减少债务比率等目的。报道指出,数据表明,美联储或将削减QE。太平洋投资管理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则指出,政府12月削减QE几率也已达到50%甚至更高。道指出,日本可能增加量化宽松,以加强经济刺激。就国内生产总值(GDP)而言,日本现有的量化宽松相当于美国的3倍。报道指出,实施更强力的量化宽松政策是为了弥补安倍经济改革的失败。然而,诸如核心通货膨胀、工资或业务支出等关键问题仍未能得到解决。报道指出,增加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将意味着日元将继续贬值,甚至低于预期。日本出口竞争力将提升,从而进一步加剧全球通货紧缩的风险。其出口竞争对手通过货币贬值手段,打响货币贸易战争反击的风险也将升高。张馨方。

3月17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法、德、意据称已同意加入亚投行,如果此话成真,亚投行将成为值得关注的国际金融组织,未来可能在世界银行、IMF、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大家庭中占据一席之地。英法德意等国有意加入亚投行,这是二战以后重构全球金融秩序的一次有效努力,这一努力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与欢迎。之所以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是因为目前的全球政策性金融结构存在巨大的断档。欧美主导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面向发展中国家的需求时反应过慢,充满官僚色彩。面对发展中国家急迫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缺乏有效的应对措施。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急需一家高效、廉洁的投资银行。

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普遍较差,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2010年至2020年,亚洲各国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合计约需8万亿美元,另需近3000亿美元用于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西方世界不是铁板一块。摆脱了老大思维的英国一直以务实著称,1950年1月6日,英国政府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在英国,政治为商业开路是传统。目前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需要的不是争夺世界第一位置,而是需要经济发展的空间,需要在主要经济与政治板块之间取得均衡。当前,中国与欧洲之间的资本来往非常密切,收购动作频频。更不必说澳大利亚等亚太发达国家,经济已经与中国血肉相连。

发达国家加入亚投行,不是中国买来作为摆设的花瓶,也不是意味着中欧将联手抗衡美国的金融主导地位。在未来可见的十年间,将会是人民币逐渐国际化、市场化的阶段,亚投行暂时不会有此能力。共赢的合作才能持久,双方在经济上有互相合作的需求与广阔空间。亚投行也需要多方参与,既需要发展中国家,也需要发达国家,否则亚投行可能变成二十几个发展中国家的俱乐部。亚投行需要一套博采众长的透明运作体系,需要开放的市场,需要对投资项目的评估,也需要较高的评级在全球获得低成本融资。根据张明先生的文章,亚投行资本实缴比例较高。与主要的多边开发银行相比,亚投行100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不算太高(世界银行为2783.77亿美元、亚行为1624.9亿美元、欧洲投资银行为2432.84亿美元、非洲开发银行为1002亿美元、泛美开发银行为1168.8亿美元),但由于亚投行设定资本实缴比例为20%,以初始认缴资本500亿美元计算,实缴资本将达100亿美元,仅低于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稳定机制。

如果英法等国加入,亚投行在信用评级上将获得不少助力,可推动亚投行在运作中展示出高效的管理与透明廉洁的机制,将突破发展中国家遭遇的金融机构信用评级天花板的障碍,这对于亚投行未来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低息融资是不可缺少的一环。亚投行必须秉持开放的理念和架构。《金融时报》报道,位于华盛顿的史汀生中心的中国外交政策专家孙云(音译)表示,中国在试图建立亚投行时已经面临一些内部挑战。官员们承诺,新银行提供资金时不会像世界银行那样官僚,同时会保持较高的信用评级。亚投行从小范围的筹划,到成为一个国际议题,这件事本身就说明,全球确实需要新的清新的金融力量,来打扫陈腐的利益分配格局。

经济 经济体 全球

上一篇: 上海逾七成自主理财者近一年赚了钱

下一篇: 钮文新:央行利率控制成本在上升 控制效率在降低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