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委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


 发布时间:2020-10-20 08:25:58

日本横滨银行和东日本银行拟进行经营整合,已开始就此展开最终协调。预计2016年春季将整合成立控股公司,届时这两家银行将成为其旗下子公司。整合成立的银行集团规模将超过福冈金融集团,成为日本第一大地方银行集团。根据单纯合算,总资产额预计将达15.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374亿元)。鉴于人口日趋减少,日本政府和执政党以地方金融机构前景不容乐观为由敦促有关方面采取根本性举措。作为颇有实力的日本地方银行,横滨银行此番与他行整合或将推动其他各地的洗牌步伐。两家银行正就持股比例和总部所在地等事宜展开协商,希望通过经营整合来巩固营业基础,同时力图削减成本以提高盈利能力。

全国“两会”期间,融资平台问题及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再次引发代表委员们的深度忧虑。“随着偿债高峰期逐渐来临,各地融资平台公司隐藏的巨大风险也悄然走近。”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在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大会发言中提出担心。此前不久,海南省政协委员梁振功更是直言,政府负债率过高,一些地区融资负债率高达300%,大大高于国际风险警戒线水平。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地方债虽然存在一定风险,但整体风险可控,不会爆发全面危机,化解债务风险需疏堵结合,使地方融资、整体配套改革和财税体制健全化相结合,完善阳光融资的制度建设。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的不清晰一直是代表委员普遍担忧的问题。财科所一位研究人员告诉记者,如何界定负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从负债范围上来说,是只包括直接负债还是也包括间接负债,是只包括显性负债还是也包括隐性负债等都需要明确界定。据介绍,仅隐性债务就包括地方政府担保的外债、地方金融机构的呆坏账、社保资金缺口以及政府未来要兜底的债务等等。然而,由于各类债务尤其是隐性负债的认定及统计难度较大,加之各有关主管部门之间的统计口径不一等原因,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至今仍无统一的权威说法。

全国人大代表、五指山市副市长陈国诚认为,地方政府有一些债务应当是正常的事情,但规模超过一定限度就另当别论。他提出,地方政府在融资时,主要依靠土地担保从银行获得贷款,而这些担保又大多是建立在地价上涨预期基础之上,因此,政府偿债能力对土地升值依赖过大。由各级融资平台公司形成的政府性债务在地方债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其风险也备受关注。审计署去年公布对地方政府性债务的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09年底,审计的18个省、16个市和36个县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合计2 .79万亿元,各级融资平台公司307家,其政府性债务余额共计1 .45万亿元,分别占省、市、县本级 政 府 性 债 务 总 额 的4 4 .0 7 %、71.36%和78.05%。全国政协委员龚建明在今年提交的一份提案中分析认为,作为政府融资平台主要债权人的银行,由于很难及时掌握各级政府总体负债规模,无法准确评估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容易造成地方政府负债率过高和过度融资。而平台资本金不足、抵押担保不规范等也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风险。

“ 如 果 地 方 政 府 负 债 规 模 过高,偿债风险一旦爆发,容易引发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和信用危机,波及金融机构和国家金融秩序,最终影响民生和社会稳定。”龚建明在提案中说。那么,地方债蕴藏的种种风险是否会在未来几年内导致危机的全面爆发?对此,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总体来说,地方债过快增长的势头已经有相应的管理框架对其进行监管和抑制。另外,地方债中风险度最高的部分已经在有关部门的管理之下厘清了。“应该有信心在发展地方阳光融资制度过程中,防范地方隐性债务所可能产生的局部的危机,更不可能出现普遍的全面的危机了。” 他进一步表示,应该全面分析,客观对待,在目前总量尚可控在安全区之内的情况下,因势利导,逐渐引到依托制度而风险持续可控的状态。这是一个疏堵结合、有堵有疏,走向阳光融资的制度建设,把地方融资、整体配套改革和今后市场经济所要求的财税体制健全化结合起来的进步过程。此外,陈国诚认为,即便是地方政府有比较充足的自有资金,由政府直接投资也应审慎,权力机关应进行有效地监控和约束,确保公共资金使用效益最大化,举债投资也应如此。

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部长吕薇还建议,政府部门要防范因地方财政资金使用不当引起的违法乱纪行为,除了强化管理措施,还应增加财政资金执行过程中的透明度。据披露,今年3月初,审计署已开始对31个省(区、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以摸清规模、分清类型、分析结构、揭示问题、查找原因,促进建立健全地方举债融资机制,有效防范潜在的财政金融风险。(王涛 傅勇涛)。

晨报讯(记者 孙春祥)经过数年的研讨,地方政府自发自还债券的模式终于走出了第一步。财政部昨日下发通知称,经国务院批准,2014年,上海、浙江、广东、深圳、江苏、山东、北京、江西、宁夏、青岛共十省区市试点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地方债发行由此终结了由财政部统一代理发行的时代。根据财政部制定并下发的《2014年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办法》,各试点地区债券自发自还是指在国务院批准的发债规模限额内,自行组织本地区政府债券发行、支付利率和偿还本金的机制。为了增加地方政府的融资渠道,从2009年开始,中央开始允许地方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但所有的地方债券都是由财政部代理发行并还本付息。从2011年开始,试点地方政府自行发债,虽然发行过程放开给地方政府,但还本付息仍由财政部代理。最新的《办法》规定,试点自发自还地区发行政府债券实行年度发行额度管理,2014年度发债限额当年有效,不得结转下年。

发行期限为5年、7年和10年,结构比例为4比3比3。与以往地方政府自行发债相比,自发自还的债券期限少了3年期,增加了10年期。还有一点非常值得关注,试点地区发债要与信用评级机构签署信用评级协议,评级机构要及时发布信用评级报告。国泰君安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说,国务院允许地方政府自行发债是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自行发债持肯定态度的重大突破,这意味着中国版的市政债正式开始启动。相关报道《四问中国版“市政债”》见今天B02版 ■关于市政债 化解地方债风险的可靠途径 市政债是指地方政府根据信用原则、以承担还本付息责任为前提而筹集资金的债务凭证,是指有财政收入的地方政府及地方公共机构发行的用于城市或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债券。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市政债。但当前我国地方债务财政管理体制不够健全、信息披露不够透明、法律法规也有一定的欠缺,从自主发债向市政债的过度和全面推广或许还需要走较长的路,但仍不失为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一个可靠途径。

政府 地方 平台

上一篇: 读懂新三板与中信建投证券战略合作 启动NICC

下一篇: 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至2% 或出现调整性贬值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