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农信社改革 合计持股放宽


 发布时间:2020-11-22 09:48:22

由清华大学主办、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承办、《清华金融评论》协办的首届“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改革——发展新征程”在清华大学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兼职教授刘士余表示,当前金融市场存在着许多扭曲现象,对当前的地方债务和融资平台的风险管控的问题不能不问青红皂白一概的予以妖魔化。金融市场创新发展的重点是要健全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重点和关键仍然是发展债券市场,同时要下决心整顿金融的同业业务和各类的理财业务,要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支持贷款市场转让市场的发展。刘士余认为,当前的金融市场也有两类扭曲的现象。第一个扭曲是宏观经济当中的M2跟GDP的比值问题。“这个来讲至今为止很难说在经济学上有什么权威的解释或者它有一个内在的经济函数、金融市场参数就能推测出、推导出M2跟GDP有一个安全的比例区间,我觉得在金融学上、金融工程上找不到这个答案。

但是有一个经验数据的横向比较可能会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我们这个数字还是比较高的,刚才我说经济学上这个数高和低跟风险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总的来讲高了总不如低一点儿好,而且这几年我们是在力求想调整直接融资跟间接融资的比例,但是调整的效果非常不理想。”所以,整个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状况近几年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些恶化的,这种结构对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在市场经济当中,资本还是一切信用的核心,这种融资结构的扭曲,或者说股本性融资比例在整个融资的比例始终低于15%的时候,也就是间接融资,或者外部融资的风险溢价会体现在高融资成本上。大家关注的,现在融资成本高,这里面跟我们金融体系结构的扭曲,跟间接融资对经济体系风险溢价的体现是分不开的。第二个扭曲是金融市场主体行为的扭曲。

他认为,这类扭曲突出的表现在各类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理财业务,也表现在实体经济自身的运行上。实体经济的扭曲体现在至少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对资金的价格信号反应极其迟钝,一个健康的经济体系对18%的融资成本应当是厌恶型的,但是我们这个成本居然能出的去,本身说明我们实体的行为有扭曲的现象;二是搞办金融热、担保热或者广义金融,一个社会如果大家都想办金融的时候,可能就是高烧已经影响到大脑思考能力的一种状态;三是有些大型企业本身的财务公司本来要发挥智库职能,但是也加入了追逐利润,对集团内部加强资金管理的同时,以利润为中心,做法上我还是比较担忧的;再就是现在的金融创新,有些方面实际上是逃避监管,包括风险拨备,保险资本约束,包括信贷指引,包括税收这些方面,一味的讲究创新,甚至把存款搬家也当成一个简单的创新,我觉得这对全社会经济金融结构的调整和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没有正向贡献的这些创新可能还是值得思考。

他表示,金融市场发展和创新的重点,一是要围绕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的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多渠道推进股权融资,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资本市场是要健康、全面、多层次。所以,纵观金融市场体系当中存在的诸类的问题,核心或者说解决这个问题的牛鼻子还是要把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发展起来。“非常高兴昨天晚上3.0版的国九条正式公布,这意味着中国股市资本市场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但是还是要在政策上下工夫,比如像大家公认的一些制度安排,还是要举政府和市场,国际和国内,境内和更外多种力量,多种资源,在中国还是要打造出几艘航母级的投行,无论是保险行业、证券行业还是银行业,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没有几支支柱,在这个行业里没有靠得住的大型的骨干,占有一的市场集中度的,实践证明还是不行。所以,我觉得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应当要有“航母”。

同时,要扩大我们资本市场融资的能力,光再融资不行。” 金融市场创新发展的第二个重点是债券市场。债券市场这几年发展很快,发展很快的基础就是政府部门、金融部门、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当局之间有高度共识,推进了债券市场健康的发展。“什么时候部门之间有高度共识,什么时候中国的金融市场就会发展的快一些。同时,当前大家对地方债务、融资平台的风险关注的比较多一点儿,我的体会这个问题解决的好还是要靠债券市场的发展,对当前的地方债务和融资平台的风险的管控的问题不能不问青红皂白一概的予以妖魔化,我反复测算认为我们的政府债务,包括中央政府的负债,地方政府的负债,包括融资平台的债务,不会现有的你把它消化掉也消化不掉,将来还是要增加。今年的经济形势仍然是消费是基础,投资还是关键,外需是支撑,在当前国际市场变幻不定的情况下,和国内消费特定的阶段性特征,投资可能仍然是关键,加大铁路投资,加大保障房棚户区改造的投资,这些方面很大程度上要依靠金融市场和债券市场,包括下一步的市政债都还是依托于债券市场和企业融资结构的调整,债券市场还是关键。

第三方面,他认为要下决心整顿金融的同业业务和各类的理财业务,否则的话,极易把我们的投资者,包括社会公众导向追逐短期高利,不追求长期回报,对资本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比如公众拿钱到一家银行购买8%的理财产品,这家银行再加三个点,11%走通道,通道的特权机构再加三个点,就进入实体,14%左右,这还算不错的成本,但这种层层加水,每个环节都扒皮加码的做法直接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对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毫无贡献的,而且是会把一个民族,把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带入极其带有赌博心态的短期行为,在这种情况下不太会有人拿钱去买股票,因为股市有风险,买这个通道的理财、同业是稳赚不赔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些时候,特别是银行的理财,一旦出了风险,好像各方面的压力就是叫刚性兑付,这个结果是非常糟糕的一个结果。

整治前面讲的扭曲行为的时候,还有一个我们的实体经济,我们现在有些上市公司也搞所谓的理财,搞所谓的上下游的产业链金融服务,这个问题是非常值得推敲的。实际上那种理财就是在放高利贷,我觉得这跟实体公司本身的行为是非常不稳洽的。第四方面 ,要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如果没有资产证券化,我们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会越做越大,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也会越做越大,这对资本的需求只能水多加面,面多加水,这是老生常谈的一个题目,“在我们执行巴塞尔3的国际标准之后,我们这么多大银行上市,如果没有资产证券化会在股票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融资产生极大的溢出效应。长期下去是非常不好的一种形势。”但资产证券化和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有一个衍生品,就是CDS要跟上,这个方面还需要我们监管部门达成共识,就是CDS要和金融机构的资本消耗统筹考虑。

一家银行持有和ABS相应的CDS的时候,资本的消耗上应该给予充分的考虑和扣减的,否则交叉持有资产证券化业务,以及对社会公众购买证券化业务都没有太大的积极性。但是我们不赞同搞ABS、CDS产品,以及适于混合物的N次方,这些方面都带有不太好的因素,容易误导社会公众,以及误导金融市场创新的方向。但是最基础的ABS+CDS还是一个金融市场健康发展或者结构校正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的金融工具,这方面希望我们各方面能够进一步研究,达成共识。第五方面,支持贷款市场转让市场的发展,贷款转让市场还是有利于减少金融信贷机构的资本消耗,也有利于把更多的社会资本引导到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上来。将来贷款转让同样可以和CDS结合起来,和CRM这些资本缓释工具结合起来,这样各种多层次的功能定位,明确的市场层次和功能明确的市场工具相互组合就非常有利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只有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以后,我们金融业的资产负债表才能变的稳健,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也可以在金融市场和股权市场的引导下做一些适当的降低。

(中新网金融频道)。

资本 民间 农村

上一篇: 刘士余:过去的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能发挥得很不够

下一篇: “汪”年行情旺 A股首日涨近2%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