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银行结售汇逆差334亿美元 跨境资金流动仍在稳定区间


 发布时间:2021-01-21 12:09:42

未来人民币国际化不能单靠贸易结算“单兵突击”,而应该发挥好对外投资的推动作用,形成“双轮驱动”,以直接投资为主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截至2012年底,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仅相当于美国的10%、英国的30%,海外投资发展潜力巨大。为确保对外投资能够对人民币国际化形成持久的推动,应把握好对外投资的方式、重点和策略。现阶段我国对外投资应以直接投资为主,金融投资为辅。在对外投资的重点领域上,应抓住当前全球新一轮基建投资大潮,对能源、通信、港口、交通等基础设施需求量迅速增大的契机,积极推动“中国基建”走出去;深化与境外能源、资源行业的合作;主动对接国家战略,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农业、服务业等行业有针对性地加大对外投资;还可以考虑输出过剩产能,如利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东盟升级版等机遇,在带动周边国家经济发展的同时,缓解国内产能过剩压力。在具体策略上,应积极推进合资并购;着力拓展以人民币进行直接投资的渠道;积极开展跨境人民币贷款、境外人民币债券融资、权益类融资;还可以考虑成立人民币基金,专门用于以人民币的形式投资于国外基础设施建设、矿产资源开发等项目,并附带必须购买中国的产品和设备等条件。

中资商业银行应因时而动,顺势而为,抓住自贸区改革创新机遇,加大产品和服务创新力度,为境内企业境外投资提供金融服务。可以通过买方信贷、并购贷款、股东贷款、海外供应链融资、内保外贷等方式,为企业对外投资提供融资支持;通过参与设立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扩大融资渠道;在中国上海自贸区内开展跨境本外币贷款、境外发行本外币债券业务,为企业从境外融入低成本资金。与此同时,还要加快跨境人民币产品创新,灵活运用离在岸市场汇率、利率差异,创新推动人民币保理、买方信贷、协议付款、协议融资等结算产品;持续推进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开展跨境人民币资金池业务,为企业集团资金统一管理、资金划拨提供便利。以境内外联动为依托,为客户提供全流程的服务支持。比如,商业银行可以通过境内外分行联动,帮助企业在境外投资并购提供从寻求并购目标、协助商业谈判、并购贷款、跨境汇款、协助并购整合等在内的财务顾问和并购融资综合金融服务。还应开发金融规避风险的工具,帮助“走出去”企业规避汇率、利率等风险。

(作者为交通银行董事长)。

世界银行分支国际金融公司(IFC)首度投资对冲基金,从而协助银行减少抵御新兴市场小型企业贷款风险的预留资金,避免新兴市场取得资金受阻。IFC将向ChristoffersonRobb&Co(CRC)成立的对冲基金注入1亿美元,同时CRC正从私人投资者筹集额外3亿美元资金。该基金和多家大银行合作,基金协助银行补偿借贷损失,银行将基金产生的资金循环到新兴市场。IFC期望,基金可对发展中国家提供额外25亿至40亿美元贷款。(中新网金融频道)。

证券时报记者 孙璐璐 周二,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200亿元人民币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3.65%,较前次的3.75%再降10个基点。市场似乎对央行两次三番下调逆回购利率的良苦用心并不买账,7天期回购利率一直维持在4.5%~5%的高位,创下2004年末该数据开始统计以来的同期最高点。两个利率的倒挂,不少人解读为再次降准的脚步越来越近。实际上,自上周公布2月经济金融数据之后,糟糕的数据表现使得市场降准呼声渐高。加之人民币贬值风险加剧,刺激资本外流,即将公布的2月外汇占款负增长几乎已成定局。外汇占款的缺口是当前资金利率偏高的主因,因此,从对冲外汇占款负增长、增加基础货币投放以降低资金利率的角度看,央行降准的窗口也已经临近。

除了外汇占款收缩外,新增人民币贷款的高增长也对资金面构成紧约束。上周公布的2月份金融数据显示,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远超市场此前预期的7000亿~8000亿元,高达1.02万亿元。信贷的加速扩张使得为银行“补血”变得迫切。降息和降准向来都是一套组合拳,在银行息差收益不断收窄的情况下,如果还严掐存款准备金的“咽喉”,只会让银行逐渐缺乏放松银根信贷的动力,继而无法达到切实支持融资成本下行和经济复苏的重要目标。作为央行来说,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就是保持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既然当前资金利率不降反升,只能说明央行宽松力度不够,远未满足流动性缺口,再次降准也是贯彻稳健货币政策的应有之举。一个可喜的现象是,近来市场正逐渐摒弃懒汉思维,不再简单地认为货币政策的中性就是定向调控而非降息降准。

与此同时,央行的“少女之心”也不再那样难以捉摸、不走寻常路,上次降息就是最好的证明。情投意合之时,便能猜透对方心思,对方也会予以回应,良好的互动莫过如此。利率一直下不去,虽然时有“伤不起”的声音,但笔者并不那么悲观。央行从去年11月重启降息后,到现在还不足半年,疗程见效岂在朝夕之间?更何况中国经济体量如此之大,妄下定论未免操之过急。而且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居全球最高之列,仅从降准而言,未来还有很大的政策操作空间。

逆差 跨境 资金

上一篇: 保险版余额宝遭遇退保风波

下一篇: 红酒投资仍有不少亮点 名庄酒每年涨幅10%-20%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9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