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银行暴利或终结 高盛出清工商银行


 发布时间:2021-01-18 03:01:27

但高盛集团在18日发布的最新报告中指出,日央行3月追加宽松措施的门槛很高,可能要等到6月份再采取宽松行动。高盛认为,在1月29日采取负利率之后,日本央行进一步宽松面临许多障碍。与此前持续实施的量化与质化宽松(QQE)不同,市场担忧负利率政策如果加码将导致存款利率下降,进而影响到普通民众。因此至少到目前为止,市场一直倾向于将其视为一项或多或少不受欢迎的政策。尽管负利率对公众也有好处,比如降低抵押贷款利率,但在最初的困惑阶段,公众将会主要关注其负面效应。高盛强调,尽管日本央行和金融机构目前排除对居民存款实施负利率,但如果未来负利率幅度不断扩大,其结果的不确定性将引发巨大担忧。高盛分析师表示,现在很难预测日本央行下一步的行动,但预计日本央行6月份宽松概率更大。日本央行可能会在实际物价趋势开始下降的时候采取行动,6月或是较为适当的时点。

中国工商银行4日宣布其境外优先股完成发行定价,为今年中资银行境外资本补充的探路“收官”。在国际投资者的踊跃认购下,中资银行在资本补充渠道不断丰富的同时,也助推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资银行优先股获踊跃认购 工行公布的消息显示,考虑汇率因素,此次境外优先股最终发行规模为346亿人民币,约合56.4亿美元,美元和人民币部分首5年采用定息6%,欧元部分首7年采用定息6%。本次发行市场反响热烈,最终认购倍数达到了4.9倍。记者获得的销售记录显示,工行此次发行的总认购金额达到277.75亿美元,最终84.7%分配给了亚洲投资者,7.1%分配给了中东投资者,5.6%分配给了美国投资者,剩余的2.6%则分配给了欧洲投资者。而这已经是国际投资者再次对中资银行境外优先股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就在10月中旬,中国银行的境外优先股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创下全球商业银行单笔同类证券的发行纪录,当时总额65亿美元的发行共录得约218亿美元的超额认购。工行相关人士表示,欧美资本市场的反应印证了国际市场对中资银行财务实力、业务水平的认可,有助于中资银行继续稳步夯实全球化服务能力。“中资银行优先股拥有不少追捧者,主要还是由于银行收益水平较高,这种兼具股票和债券特征的融资工具风险较低且收益稳定。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打开资本补充新渠道 其实,中资银行频频选择在境外发行优先股,更多考虑的是资本压力。按银监会的要求,中国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须于2018年底前达到8.5%、9.5%和11.5%。2006年至今,我国银行业的资本补充渠道历经多轮变迁和发展,从最早各大银行上市,到2010年前后集中出现的银行股配股,再到2012年之后新旧次级债券的交替,探索符合监管要求的资本补充渠道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4月18日,监管部门正式出台《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为中国银行业发行优先股给出了明确指引。专家认为,传统股票市场融资补充一级资本的成本较高,且会造成对现有股东的摊薄。优先股发行的放开,意味着中资银行获得了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渠道。中行表示,发行完成后,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将从原先的9.7%和12.46%提升至10.12%及12.88%。“境外发行优先股有助于中资银行融入国际金融体系,建立长效全球资本补充机制。”郭田勇说。助推国际化进程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铺开,人民币在海外市场上作为一种融资货币的地位逐步得到认可,境外资本市场上人民币债券的供给和需求均出现大幅攀升。

不过,目前境外人民币可投资工具仍相对单一,基本局限于银行存款和点心债。尽管香港联交所近期推出的“双币双股”政策,允许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但截至目前,仅有2家公司在香港发行了人民币股票,投资者的选择仍较为狭窄。在此背景下,工行此次境外优先股首次实现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个币种发行,成为全球首例境外人民币优先股发行,进一步丰富了离岸人民币投资产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郭田勇认为,“优先股充分印证了全球投资者对于离岸人民币产品的活跃需求,明年或将有更多大型中资银行探索境外发行优先股。” 工行表示,全球发行有助于境外投资者熟悉日益国际化的中资银行。在交易中,中资银行可以多地多次的与全球投资者沟通,充分展现实力,向全世界传达我国银行业国际化的决心。

中国版“巴III”通过国际评估,提升了国际市场对中国银行业的信心,加之近期中资银行国际化提速的消息频频,业内普遍认为,中资银行国际化或将升温,迎来海外发展的关键机遇期。《第三版巴塞尔协议》是国际社会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强化金融监管的重要举措,重在强化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标准,明确流动性和杠杆率监管要求。根据巴III核心要求,具有中国特色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等资本监管框架开始确立。银监会表示,巴塞尔委员会近日发布中国资本监管规则与国际资本监管规则一致性的评估报告,对中国银行业监管制度进行了积极正面的评价。

这有助于提升国际市场对中国银行体系的信心,深入推动国内大型银行实施国际化战略。2012年以来,巴塞尔委员会先后完成了对美国、欧盟、日本、新加坡、瑞士和中国的评估。与此同时,近期中资银行国际化提速的消息不绝。农行法兰克福分行近日正式获得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批准,成为今年以来该行获批的第3家境外机构。同时,中行蒙特利尔分行也在日前举行开业仪式,成为该行在加拿大开办的第11家分行。事实上,中资银行参与国际投资和开发,已是近年来世界金融舞台的上亮点。银监会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末,中资银行海外机构数量、资产规模双双突破整数关口,16家中资银行在海外共设立分支机构1050家,资产规模达1万亿美元。

银监会国际部主任范文仲曾公开表示,今后五至十年将是中国银行业国际化的关键机遇期。这一方面是中资银行不断发展所积累的优势;另一方面是整个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西方银行业发展相对缓慢。不下水不可能学会游泳,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进程是大势所趋。可以想见,近期公布中国版“巴塞尔III”获国际认可的消息,或使已经处于提速阶段的中国银行业国际化进程进一步升温。但通过并购或者开设分支机构走出去之后,“本地化”生存和发展问题,仍是中资银行面临的主要挑战。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副主任陈颖认为,随着世界经济进入转型调整期,国际经济形势的复杂多变、保护主义的抬头和扩散,使得中国银行业面临的风险加大。

“国际监管标准层出不穷,且趋向从严,母国和东道国监管法规相互冲突的情况也在增多。”范文仲表示,基于当地可能与中国文化风俗迥异的情况,中资银行必须以更全面的视野对“走出去”进行战略性规划。据新华社。

中资银行 高盛 暴利

上一篇: 修车厂老板买二手豪车用来撞 半年骗保120万

下一篇: 1月新增信贷超预期 影子银行风险需警惕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