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银行有望7月赴港上市 已获中国证监会批复


 发布时间:2021-02-25 16:28:28

香港新股市场近期再掀小高潮,继银河证券、中石化炼化之后,光大银行上市进程又有新进展。最新消息显示,光大银行已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最快将于今年7月在港上市,拟筹集金额20亿美元。港交所今年有望凭借几大重型首次公开发行(IPO)重登全球集资王宝座。光大银行去年底曾一度因为时间窗口不佳而推迟发行H股。据了解,光大银行把原定第三季落实的上市计划提早启动,是因为中资银行股股价在今年4月份大幅回升,加强了该行的上市信心。有消息称,光大银行为顺利上市,找来一批基础投资者护航,包括香港富豪、中资企业以及国际投资者。在最乐观情况下,单是基础投资者的认购金额已达7亿美元(约54.6亿港元)。此次H股发行所募集资金将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核心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此外,本周内多家新股在港启动招股。内地房企五洲国际周五起公开招股,招股价介于1.15港元至1.5港元,发行11.407亿股新股,约占上市后股本的25%。

和谐汽车也将于周五进行招股,全球发售共约2.751亿股,每股6.08~8.88港元,拟集资16.72亿~24.42亿港元。毕马威中国合伙人刘国贤认为,今年港股IPO市场集资规模可望达161亿美元,高出去年114亿美元的总额,相信去年未能赴港上市的企业会在今年重启IPO计划。有中资投行高管认为,近期香港新股市场活跃,说明大市值、实力强的中国企业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有吸引力。而A股IPO的持续冷冻将令更多的优质上市公司转向港交所寻求上市,对于港股投资者而言,其中蕴含的机会大于风险。(李明珠)。

国泰君安在3月27日宣布拟发行10.4亿股H股,每股定价15.84港元,预计募资164.74亿港元(约合146亿元人民币)。此次H股招股,国泰君安引入了6家基石投资者,合计认购2.94亿股,占到此次集资总额的25.66%,预计4月11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相比于去年赴港IPO的其他内地金融机构,国泰君安此次招股引入的基石投资者比例有所下降。2016年招商证券赴港上市引入基石投资者占集资总额的61.32%左右,光大证券和东方证券则分别为67.42%和47.02%。另外,相较于招商证券引入的人保寿险、马化腾、郑家纯、复星国际等在内的11名基石投资者,此次国泰君安引入的基石投资者多为境外机构。

内资金融股前赴后继的破发潮中,国泰君安H股能否逃过破发魔咒?去年登陆香港的内地金融机构中,浙商银行、天津银行、中信建投和东方证券都在上市首日即告破发,招商证券、光大证券、邮储银行也都在上市不久就出现了破发。从发行价格来看,15.84港元的价格较国泰君安A股3月30日收盘价18.15元人民币,折价幅度接近23%。从目前9只A+H券商股的情况来看,虽然其H股较A股股价均有一定折价幅度,但包括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在内的大型券商的普遍折价率都在两成以内,其中中信证券的折价率最低,尚不足一成。另外国泰君安A股自2015年上市以来,股价下滑明显。

2015年7月1日创下37.3元最高点后,与3月30日18.15元的收盘价相比,市值蒸发1383.2亿元。在证券行业2016年经历业绩大幅承压的大背景之下,国泰君安冲击港股的时间点显得有些尴尬。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国泰君安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57.65亿元,同比减少31.4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41亿元,同比减少37.32%。此前的2015年,国泰君安证券营业收入为371亿元,在中国129家注册证券公司中排名第三,仅次于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在年报中表示,受证券市场波动影响,证券经纪、融资融券、证券交易投资等业务收入相比上年有所减少,最终导致集团在2016年度业绩同比有所下降。

此次H股募资,国泰君安拟将全球发售筹集资金的30%用于发展机构金融业务;30%用于发展个人金融服务与业务;15%用于发展投资管理业务;15%用于发展国际业务;10%用做额外营运资金及其他一般业务用途。中国经济网记者联系了国泰君安董秘办公室,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得到回复。

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接连下降,目前已降至20.5%,低于港交所规定最低25%的水平。关于出现公众持股量不足的原因,徽商银行坦言,是由于该行股东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通过其受控法团增持该行H股所致。徽商银行建议通过配售新股或主要股东减持股份等措施来恢复公众持股量。据悉,上海中静实业集团(即“中静系”)实际控制人于2011年将该集团97.5%的股权捐赠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但继续保留经营权,而对徽商银行连续增持的决定亦由“中静系”作出。截至目前,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控制中静新华资管、中静四海实业、Wealth Honest和中静新华资管(香港),这4家公司分别持有徽商银行股份。随着股东大会的临近,徽商银行股东“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于5月17日以书面方式提交了“关于审议批准终止该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的临时提案”。

同时向徽商银行董事会抛出了建议非公开发行H股的方案。由此,原定于5月27日的股东大会延迟至6月20日召开。然而,根据股东大会通函所披露,徽商银行拟在境外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等值人民币60亿元的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因此,董事会提请股东注意,临时提案与现有议案内容相悖,请股东合理斟酌投票。至此,徽商银行与中静系展开“对决”。由于双方互不相让,只待股东大会上见分晓。此外,回顾此前,徽商银行非公开发行H股计划曾遭遇过接连失败。无疑为可能采取的非公开发行H股蒙上阴影。中国经济网记者就此事采访徽商银行方面,相关人士表示暂时无法回复。此外,记者还联系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方面,电话无人接听。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降至20.5% 谁在“捣鬼”? 5月11日,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公众持股量约为24.12%,低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规定的最低25%的水平。

没过多久,5月19日,徽商银行再次发布公告,该行的公众持股量进一步下降至约20.50%。出现公众持股量不足的原因,徽商银行表示,因该行股东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透过其受控法团增持该行H股所致。根据徽商银行披露内容显示,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先通过其受控法团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购入徽商银行2818.40千万股H股。随后,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又通过其受控法团Wealth Honest购入徽商银行4亿股H 股,使得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持有徽商银行H股的数量继而增加至8.97亿股,连同其间接持有的该行6.49亿股内资股,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持有该行已发行总股本增加至约13.99%。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为该行的“核心关连人士”,其对于徽商银行H 股的权益不被视为公众人士持有,故使得徽商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量下降至约 20.50%。

徽商银行的公告指出,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控制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Wealth Honest和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这4家公司目前分别持有徽商银行2.04亿股内资股、4.45亿股内资股、8.69亿股H股和0.28亿股H股,上海宋庆龄基金会被视为拥有徽商银行权益。如此看来,这一切的推手是“中静系”在。据《证券日报》报道称,早在2011年,上海中静实业集团原实际控制人就已将中静集团97.5%的股权捐赠给上海宋庆龄基金会,继续保留经营权。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对如徽商银行股权投资的事情是不直接参与的,这一系列增持行动的推手是“中静系”。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通过增持而成为该行“核心关连人士”,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并非该行控股股东,“中静系”代表也并未在徽商银行董事会中担任执行董事,因此港交所可以不将徽商银行停牌。

不过中国经营报援引香港交易所发言人的观点称,无论何时,当由公众人士持有的证券百分比低于规定的最低限额,而同时该交易所亦批准证券继续进行买卖时,则该交易所将密切监察一切证券买卖,以确保不会出现虚假市场;如证券价格出现任何异常波动,本交易所亦可能将该证券停牌。针对公众持股触碰红线,徽商银行建议拟采取通过配售新股份或该行主要股东减持的措施来恢复公众持股量。徽商银行对决“中静系” 优先股发行VS终止 据悉,此前徽商银行拟在境外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人民币的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根据《公司法》以及徽商银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前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召集人,目前这一终止发行优先股方案已提交该行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

“中静系”并没有表露出减持徽商银行的意愿,原订于5月27日举行的股东周年大会也延迟召开。股东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提交了一份“关于审议批准终止徽商银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的临时提案”。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表示,基于非公开发行H股股份方案可实现(增加徽商银行公众持股量并确保H股上市地位,提升资本充足率,维护现有股东之利益最大化)之三重目标,较境外发行优先股方案更优且能解决徽商银行当前所面临的公众股持股比例不足法定比例的问题,故提请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终止本次股东周年大会已有的“审议批准本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议案以下各项”,终止徽商银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此外,为使公众持股量满足要求的水平,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及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WealthHonestLimited已联名向董事长提议:在股东大会结束後即召集召开董事会,审议根据一般性授权非公开发行H股股份的具体方案。

然而由于“中静系”增加的临时提案,导致股东大会推迟到6月20日召开。徽商银行表示,虽然董事会根据有关规定审议后将临时提案列入股东周年大会议程,但董事会认为本行发行境外优先股将进一步提升本行综合竞争实力,增强本行的持续发展能力。董事会将不会撤回已提呈股东周年大会现有议案,并提请股东在股东周年大会上审议批准现有议案。并提请股东注意,临时提案与现有议案内容相悖,请股东合理斟酌投票。非公开发行H股计划曾“接连失败” 力求多渠道补血 证券时报援引业内人士的观点认为,刚刚大举购入4亿股徽商银行H股的“中静系”减持意愿不足,更何况如果仅通过主要股东减持来增加公众持股量,“中静系”须至少减持4.97亿股H股。从实际效果来看,采取非公开发行H股的措施较为可行。以徽商银行现有股权结构测算,该行须至少非公开发行6.33亿股H股,且发行对象不包括“中静系”下属任何企业,才能提升公众持股占比至25%以上。

然而,徽商银行此前两次定增计划“一波三折”之后,遭遇连续失败。无疑为可能采取的非公开发行H股蒙上阴影。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到,2014年11月11日,国美电器宣布将以24亿港元(约合19.22亿人民币)认购6.33亿股徽商H股新股,约占后者增发后已发行股本的5.41%。2014年11月28日国美又调低认购数目至4.71亿股,拟持股比例降为4.09%。然而,由于先决条件仍未得到全部满足,且未就继续交易达成协议,国美电器认购徽商银行新股事项于2015年1月31日终止。2015年11月,中国银监会安徽银监局再次同意了徽商银行拟在H股非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6.32亿股的增资方案。不久之后,徽商银行就发出公告称,该行与中国金港订立投资协议,向中国金港配发及发行5.72亿股H股股份。

然而,但仍因先决条件未得到全部满足,最终投资协议于今年2月自动终止。分析人士表示,要使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回到25%以上,必然涉及大规模的股权动作,该行面对的“两难”局面着实不易解决。今年3月底,徽商银行在港交所公布拟在境外非公开发行总规模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等值60亿元人民币的优先股,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这是该行继港股增资与A股上市计划之后所公布的又一条融资渠道。2015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5%、9.81%及9.80%,资本充足率较2014年末下降0.16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较2014年末下降1.7个百分点。

光大银行 上市 H股

上一篇: 新华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日前在宁落子布局

下一篇: 佛山农商银行推出小微企业特供产品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