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继续呈“双顺差”格局


 发布时间:2021-02-28 06:19:05

前几天有朋友收到一条短信,推荐她购买一款收益率高达10.5%~14%的产品,资金投向国企河北融投担保公司担保的地产项目。乍一看,这款产品比信托产品更有优势。信托产品已经算是理财产品中的“高富帅”了,门槛高、收益率也高(能达到9%左右),而这款产品的认购门槛为20万元,低于信托计划的百万元门槛,收益率还明显高于信托产品。由于有限合伙私募基金这两年出事的不少,笔者的建议是,投资者若遇到这类产品,最好带着放大镜仔细研究风险大小。有限合伙私募基金之所以成为去年以来违约事件出现的重灾区,与这类产品相对宽松的发行环境有关。规模在5亿元以下的私募基金,基本上只要完成工商注册,张罗个办公地点就可以拉客户了。此前某银行的飞单事件令人记忆犹新,投资者通过该银行一位员工购买的一款股权投资计划,到期无法兑付。

后来才知道资金早被挪用于补民间借贷的窟窿,无法再追回。虽然最终实现兑付,但这种机构买单的情况可能很难再发生,最终承担风险的还是投资者自己。去年深圳还发生过打着私募基金名义向投资者募集资金,最后被证明为庞式骗局的案例。当然,具体产品还得具体分析。前述产品有国企担保公司担保,相对来说有一定保障。但担保只是一个安全垫,关键还要看项目本身。房地产开发商的实力、项目的盈利前景等都需要关注,比如房子建好后好不好卖;如果是商业地产项目的话,投资者则需考虑附近客流量大小、商铺或写字楼建好后好不好租出去等。只有开发商把房子卖出去或者商铺(或写字楼)租出去的收益超过融资成本,在产品到期时才可还本付息。10.5%~14%的收益率,再加上其他成本,开放商的实际融资成本可能超过15%。这么高的融资成本不是一般的企业能承受得起。

其实,购买银行代销的有限合伙私募基金相对有保障,因为银行作为专业机构可以帮投资者筛选一遍项目。但是去年年初银行已经被禁止代销有限合伙私募基金了,目前代销有限合伙私募基金的主要是第三方理财机构。第三方理财机构本来就实力弱小,指望它们在发生风险时兜底基本不可能。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通过发行有限合伙私募基金进行融资,其中包括一些不错的房地产项目。但由于这类产品质量良莠不齐,需要投资者仔细甄别项目风险的高低,甚至核实资金是否真的用于产品所描述的项目。相比较而言,有限合伙私募基金的风险大于信托产品,信托产品的风险大于银行理财产品。唐曜华。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朱隽15日接受中国证券报独家专访时表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高点6.05到目前已回调13%左右,调整幅度业已不少。当前中国国际收支不属于严重失衡,不认同人民币会经历巨大调整的观点。资本流动受汇率预期的影响比较大,也受到很多投机因素影响。而投机力量可以自我实现。随着人民币汇率趋向均衡点,理性预期会逐渐占据主流。从基本面因素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是经常项目,资本项目虽也可能在短期影响汇率走势,但其在某些程度上受预期、心理因素影响,波动性比较大。总体上看,国际国内外汇市场上看空人民币的力量近来已大幅减弱。中国证券报:近期,关于国际收支失衡和资本流出,国内外学术界和市场人士做了很多的研究,有些机构还特别归纳了阿根廷、俄罗斯、埃及、哈萨克斯坦等国汇率和国际收支经若干阶段的调整最终不得不以货币大幅贬值来恢复国际收支平衡和稳定的历程。不过,这些规律是否能拿来类推中国的情况存在争议。有观点认为,从这些国际经验来看,人民币汇率可能也要经历巨大调整才能实现稳定。

请问您怎么看? 朱隽:国际收支失衡分严重失衡和轻度失衡两种,实践中虽不乏国际收支严重失衡的案例,但也存在很多国际收支的轻度失衡并成功调整的案例,且往往未给外界留下深刻的记忆。在国际收支轻度失衡的情况下,一国也会面临如何调整的痛苦和选择,但整体上调整不至于过于剧烈,也不见得必须走过几个特定的阶段。例如,亚洲金融风波期间,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建议人民币大幅贬值,中国未接受,中国国际收支也经历了调整,但幅度并不大。就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国际收支有以下特点:一是在2002-2014年国际收支盈余的积累过程中人民币渐进式升值,到2014年下半年人民币升值出现一定的过冲现象,但幅度不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曾达到6.05的高点,此后回落,截至目前已回调13%左右,调整幅度业已不少。二是从国际收支平衡状态来看,当前中国货物贸易仍存在较大顺差,服务贸易有些逆差,经常项目总体保持较大顺差,国际收支状况整体良好。而前述若干国家都曾在失衡阶段出现巨大经常项目逆差,汇率远离均衡点。

总的来看,我们认为当前中国国际收支不属于严重失衡,不认同人民币会经历巨大调整的观点。中国证券报:说到中国国际收支失衡的程度,的确有不同的观点。请问您怎么分析和判断? 朱隽:从基本面因素来看,决定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主要是经常项目,资本项目虽也可能在短期影响汇率走势,但其在某些程度上受预期、心理因素影响,波动性比较大。因此,在评估和计算国际收支调整所需的人民币汇率调整幅度时,还是应以经常项目为主要依据。在经常项目下,中国当前仍有较大顺差。当然也有一些阶段性流出因素,如中国有大量的外商直接投资,许多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在过去一段时间内不分红或分红不汇回,积累了一些待分配收益,近两年较多汇出。在资本项目下,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和对外直接投资(ODI)差距已不大。2015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1260多亿美元,同期对外直接投资(不含金融类直接投资)接近1200亿美元;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超过实际利用外资约440亿美元。

中国正在完善相关政策,积极利用外资,同时加强对外直接投资指导,预计FDI和ODI会保持大体平衡。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近期中国资本流出较多、“走出去”步伐较快、服务贸易逆差较大?这些不平衡因素会持续下去吗? 朱隽:在从封闭经济走向开放经济的过程中,中国最开始是开放贸易,投资“走出去”是近十多年来才刚开始。过去,中国企业缺少“走出去”的知识和经验,随着近年来慢慢开始了解国外的法律,掌握各种投资机会,企业“走出去”热情出现大幅升温。这不排除有跟风的现象,会适时冷却并回归正常。中国人出去旅游、求学也存在类似的短期过热和跟风现象,不见得持续高涨。因此,在评估中国国际收支状况时,不应把开放过程中一些阶段性因素视为长期趋势。此外,就资本项目来看,资本流动受汇率预期的影响比较大,也受到很多投机因素影响。而投机力量可以自我实现。随着人民币汇率趋向均衡点,理性预期会逐渐占据主流。同时,近期的资本流动也有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中国营商环境等的信心问题。

中国已注意到信心问题,已出台一些政策鼓励私营企业发展,加强产权保护,改善营商环境,为内外资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就证券投资而言,从上海自贸区到其他自贸区,中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正处在逐渐放宽的过程中。同时,中国正在持续推进结构性改革,不断寻找和挖掘自我优势。总体看,中国对投资仍有持续的吸引力。评估中国国际收支调整应有中长期视角,不能局限于某些阶段性因素。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国际收支会保持基本平衡的状态。中国证券报:个别媒体报道近期中国加强了外汇管制,应怎么理解监管当局采取的相关措施? 朱隽:持续、大幅实施外汇管制并非有效的方式,对此我们有非常清醒的认识。针对国际收支中存在的问题,如洗钱、舞弊、国际收支申报不真实、假借经常项目之名行资本项目之实、非理性境外投资冲动等,中国近来采取的措施主要包括加强真实性、透明度审查,加强反洗钱监管,进行产业政策指导等,是落实并执行好现行的政策和管理办法,并非加大外汇管制。正如潘功胜副行长近日所说,“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

中国将继续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完善和规范外汇市场秩序,确保交易真实合规,在改革开放总原则下坚守风险底线,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国证券报: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策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美元指数波动较大。近期离岸人民币有所升值,这对人民币汇率、国际收支的调整意味着什么? 朱隽:特朗普上台带来的不确定性的确较大,美元指数波动也在加大,市场存在较强的观望情绪。总体上看,国际国内外汇市场上看空人民币的力量近来已大幅减弱。对人民币和中国资本外流一度存在的悲观看法也不再像过去那样盛行。当然,外汇市场上有些投资者已经在人民币贬值方向押了不少赌注。他们当然不希望输掉,因此也在向市场灌输一种观点,说中国也会步阿根廷、俄罗斯和埃及等国后尘,必将经过剧烈调整才能得以重生。我们认为这有很大的误导性,所以在前面也阐述了对此问题的分析,强调应更全面地研究各种国际经验以及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美国新内阁的政策体系也会日益明朗化,相信经济金融界和市场人士会得出全面客观的判断。

记者 任晓。

顺差 国际收支 项目

上一篇: 央行: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实施集中存管

下一篇: 农村金融“二人转” 变成“多个主角”唱大戏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