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中国遭遇"封杀"潮 进入死亡倒计时?


 发布时间:2021-02-27 12:29:06

短短一个月时间内,1个比特币的价值已经从40美元涨到不可思议的230美元,许多人如同被催眠一样,相信比特币会带来新的“造富神话”。一个账号为asfdjhasdhviawuer的比特币持有者在网上称,在1个比特币价值为120美元时,他就持有价值1000万美元的比特币,不过自己现在生活并没有变化,也不会急于“提现”,他希望未来获得更多的回报。此外,许多比特币市场的始作俑者也没打算悄悄套现离场。格林贝格是美国纽约Davis Polk &Wardwell律师事务所金融机构集团的一名律师,当他首次接触到比特币时,1个比特币的价值仅为10美分。“正是由于价格不断上涨,人们才投资购买比特币,而这恰恰是泡沫危机爆发的典型特征。”格林贝格开始感到担心。在一定程度上,比特币确实存在郁金香式的泡沫,或许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崩溃。有批评家说,比特币是个骗局,不是为了设计成为实用货币,而是被设计来让早期进入者发家致富,本质和传销一样,更有人担忧比特币将削弱中央银行的作用。用个更恰当的词,比特币似乎就是一种庞式骗局。但是,简单鄙夷比特币是短视行为,因为其存在一些技术上的新意。

已故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提倡废除美联储,他设想用一个自动化系统取代中央银行,以稳定的速度增加货币供应量,消除通胀。现在,比特币似乎让弗里德曼的梦想成真:其不由任何政府、企业或银行创办,没有规则,却可以真实交易,并将通胀设定在可控水平上。根据金融服务公司Javelin的数据,全球实体现金的使用正在逐步收缩,2011年仅占交易的份额为27%,并且预计到2017年将下降至23%。有评论认为,造成这种现象是因为全球正在逐步倾向于移动支付和信用卡及借记卡支付,而网上零售的规模也在剧增。在此背景下,网络虚拟货币也得到大显身手的机会。比特币到底是不是骗局,还需要时间来验证,也许还需要过几年时间,比特币的潜在影响才能被感受到。不过,各国央行必须承认,他们应仔细考虑如何来更好地填补电子货币的真空。记者 吴家明。

从2013年推出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试点以来,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办理的跨境电子交易收支已累计达132.9万笔,金额达33.2亿美元。其中今年1至5月的交易额就接近去年全年金额。记者发现,今年以来,我国跨境电子商务呈现爆发式增长,外汇局也不断简化手续,提高个人贸易收结汇便利性。不过,仍有一些个体工商户反映,向境外售出商品后结汇还比较困难,特别是以零散邮寄小包裹方式向境外售出商品后,由于报关不正规无法结汇,只能通过灰色渠道将外汇换回境内。据杜鹏介绍,目前跨境电子支付试点已推向全国,单笔交易等值限额也由1万美元扩大到5万美元。

个人和企业不需要像过去那样必须凭借报关单等资料才能结汇,只要有电子商务各个交易环节的电子数据,就可以在支付机构办理跨境电子支付业务。从整体情况看效果良好,平均单笔支付基本都在100美元以内,远远低于5万美元的交易限额。

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昨天发布的调查显示,银行交易电子化替代率越来越高,以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互联网技术趋于成熟,客户对银行物理网点的依赖程度逐步下降。目前,上海辖内银行电子银行业务主要以网上银行为主,网银交易金额占比达95.85%。电子银行交易笔数替代率从56.95%上升至71.11%,交易金额替代率从15.36%上升至27.01%。如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2013年电子银行交易额逾5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7%,其中电子渠道完成的业务量占总业务量的88%。(记者陈韶旭)。

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法律政策宣传座谈会在京召开。央行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全国摸排出的ICO(首次代币发行)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币圈1日,人间一年。”虽然近日有所回升,以曾经火爆的比特币为代表,虚拟货币如今已被认为走到“熊市”。据公开资料,截至4月24日15:15分左右,有8种虚拟货币在一周内的下跌幅度超过50%,三种数字货币跌幅超过80%。比特币虽在近期有所回升,但较此前的最高点近乎“腰斩”。整体行情萎靡的背后,各国监管层对“币圈”违法违规行为的整治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据记者不完全梳理,今年以来,央行方面5次公开谈及比特币、虚拟货币等监管问题,释放了什么信号? 专家表示,央行方面对ICO平台、比特币这些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同时,防范ICO、虚拟货币乱象仍然任重道远,不能告一段落。两任央行行长观点:对实体经济支持少 央行两任行长均在此前提到了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支持少的问题。

在3月份的两会记者会上,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像比特币和其他一些分叉产品的一些东西出得太快,不够慎重,如果迅速扩大或者蔓延的话,有可能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同时,也许会对金融稳定、货币政策传导,都会产生一些不可预测的作用。” “虚拟资产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也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他指出。现任行长易纲4月份在博鳌论坛期间指出,“虚拟货币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比较少,并且其中有一些投机行为,甚至还有一些洗钱行为,所以人民银行对虚拟货币一直比较谨慎。”易纲表示,“整体来说,我们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是非常严格的,同时我们也在研究如何发挥数字货币的正能量,让其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北京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赵鹞表示,从微观来看,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其他各种代币,引起了严重的消费者保护的问题。虚拟货币还存在洗钱和恐怖融资的风险。

此外还存在市场波动的风险,即大涨大跌。“今天涨20%、明天跌40%。”他举例说。从宏观来看,虚拟货币还存在对金融稳定的风险。“我们去监管虚拟货币,要考虑中国的主任务、大方向是什么,我们是要发展实体经济,要让实体经济重新振兴起来,而不是再进一步扩大金融的投机氛围。”赵鹞表示,在这种宏观和微观的两种风险下,必然要对虚拟货币采取严厉的态度。整顿清理虚拟币,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3月28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挂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表示,当前政策禁止虚拟货币交易很大原因在于当前数字货币市场处在混乱期,“空气币”、“山寨币”等违法行为时有发生,而行业对投资人的教育及投资人自身风险评估等方面都存在较多问题,同时大部分代币仍停留在概念阶段,最终项目是否能够落地有待商榷。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今年年初也两次提示了虚拟货币的交易风险。1月12日,互金协会直指当时以IMO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包括链克、流量币、BFC积分等)。1月26日,互金协会发文,提示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目前,有关管理部门对境内ICO行为及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治工作已基本完成,期间有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互金协会监测发现,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在喊话整顿清理各类虚拟货币的同时,范一飞指出,要扎实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周小川此前介绍,央行在三年多以前就开始组织了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依靠和市场共同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有专家分析,央行的数字货币,可能给诸多的区块链资产进行定价交易,一部分对虚拟货币的需求,就会转移到对央行数字货币的需求,区块链行业会更理性地发展技术,而不是一味地追逐炒作虚拟币价。

“区块链作为一项技术,是值得去关注的,还要继续研究,包括法定数字货币,央行也在进行研究。”董希淼指出,要防范有人打着区块链的旗号,进行非法集资、进行金融诈骗,干的是跟区块链没有关系的事情。如何监管互联网积分产品?禁止挂钩人民币 自去年“9·4”文件对ICO等定调后,交易所、项目方开始了清退之旅。此后,各种基于区块链的“积分”产品横空出世。4月10日,央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在媒体上发表署名文章,在重申“虚拟货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虚拟货币带来的风险和危害”等同时,还明确提出了包括互联网积分管理框架等建议。王信指出,当互联网积分流通存量达到一定规模,对实体经济能够产生重大影响时,一旦出现支付风险事件,积分兑换商很容易遭到挤兑,对金融稳定造成较大冲击。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利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发行的跨平台互联网积分,产生风险并向其他平台传染的可能性进一步提高。他提出,应明确互联网积分管理的“三条底线”。

一是禁止挂钩人民币,绝不能和人民币进行双向兑换;二是控制使用范围,互联网积分的使用范围须在平台内部,一些平台上参与交易的不同法人主体之间不能通用,消费者之间不能相互转让;三是限制持有收益,虚拟货币自身不可附加任何利息。王信表示,应明确互联网积分的价值基础和资金来源,杜绝相关企业和互联网平台不以实有营销费用为锚,虚发、超发互联网积分,杜绝同一集团以跨企业补贴为手段发放互联网积分。应明确互联网积分的交易对象,将其限定在客户、商户与平台的单向交易当中,避免商户以互联网积分结算,限制客户之间的互联网积分转让行为。虚拟货币交易所“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 “一些不法分子以代币发行融资(ICO)、各类虚拟货币等互联网金融创新为幌子进行非法集资,噱头更新颖、隐蔽性更强。”央行相关负责人在4月23日的会议上指出。上述负责人称,人民银行对涉嫌非法集资的“虚拟货币”相关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目前,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据新京报记者梳理,这已是央行方面今年第5次公开谈及虚拟货币监管。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央行方面对ICO平台、比特币这些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顿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同时也应该看到,防范ICO、虚拟货币乱象仍然任重而道远。“我觉得应该继续采取措施,加大清理整顿的力度。”他表示,原来ICO、虚拟货币交易在一个小圈子里,而目前从一些公开信息来看,仍有蔓延到普通投资者的现象,甚至中老年人都在出现,而恰恰是这一部分人,金融知识比较匮乏,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弱,所以清理整顿任务不能就此告一段落。虚拟货币整治时间表 2017年9月4日 央行、网信办等七部门发布联合公告叫停代币发行(ICO),清理整顿ICO平台并组织清退ICO代币。2017年9月14日 比特币中国宣布停止比特币等交易业务,该平台14日起停止新用户注册,9月30日停止所有数字资产交易业务。

2017年9月15日 北京监管机构宣布关停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所,并要求于15日晚间24时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立即宣布停止新用户注册。此后火币网、OKCoin发布公告称,将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户即将停止交易,并将于10月31日前,逐步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2018年1月12日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公告,提示消费者、投资人防范变相ICO。2018年1月26日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文,提示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2018年4月23日 央行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新京报记者 宓迪 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新京报记者 宓迪 实习生 杨婷。

比特 交易 充值

上一篇: 恒丰银行扎实开展“两学一做”建功立业

下一篇: 河北邢台39家企业走进中拉企业家高峰会(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8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