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内涝狂欢”戳痛谁的软肋?


 发布时间:2020-09-22 03:27:13

最近一段时间,细心的南京市民发现自己生活的城市发生着一些变化:渣土车有配备安全员的车辆在前引导,且施工结束后有洒水车为其行经道路“冲个澡”;街道社区的议事平台就“小区门口该不该设置早餐点”等众口难调的问题邀请居民代表展开讨论;对于行人“中国式过马路”及机动车加塞、非机动车上快车道行驶等普遍违规痼疾,采取严格执法与群众监督…… 城市人民建,又该由谁管?这仅仅是城管部门的分内事,还是需要更多的部门协同管理?市民是否有权利且有责任参与城市管理?南京在这些问题上迈出了探索步伐。上月初,酝酿已久的《南京市城市治理条例》正式实施,在全国范围内首次提出从“城市管理”走向“城市治理”,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就是让公众成为城市管理的主体,在法规中明确规定,即“城市治理委员会由公务委员和公众委员组成,其中公众委员不少于50%”。

据了解,《南京市城市治理条例》与该市其他法规相比法律效力上是具有龙头法地位,南京近期还将出台《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议事规则》、《南京环卫设施办法》、《无物业小区托管管理办法》、《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协管员制度》等5个配套细则。依据条例规定,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已成立,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任委员会主任。他表示,“作为一个市长,作为一个政府的官员,作为一个城市的管理者,不能新官不理旧事,要统筹考虑昨天、今天、明天、后天,这样才是真正为城市的发展做贡献。” “城市治理会牵涉到多方利益,公众参与、民主决策的结果就是在多方利益之间寻找平衡,照顾到大多数人的感受。”南京紫金小区市民马先生观察认为,求证小区门口能不能设早点摊等事情看似微小,却集中反映了城市治理大家共同参与的理念,市民热情很高。

确实,城市管理水平与效果,直接关乎城市形象与市民福祉。鉴于普遍和长期存在的城管制度运行中的诸多矛盾问题严重影响了政府机关形象,亟待各方面力量共同推动妥善解决。去年,南京市会同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起专题研究完善城市综合管理及其立法课题,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协助承担课题任务。课题研究报告和立法建议稿提交委托单位被采纳后,转化为地方性法规草案,经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二审通过、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批准的《南京市城市治理条例》成为国内首部关于城市治理的地方性综合立法。对此,南京市人大法制委主任夏公喜介绍表示,“以前地方性法规,一般都是地方自行起草立法条例的,这次通过第三方立法,是一次很成功的立法创新。” 南京市城市管理局宣教处处长于海强认为,条例的最大亮点在于明确“推动公众参与城市治理”,未来南京城市治理委员会中公众委员不少于50%,并赋予其特定的法律地位:通过立法,保证公众能够从影响决策转变为直接参与决策。

并且,随着公众意识和素质的提高,这个50%的比例还将逐步提升。哪些市民可以报名成为公众委员?南京拟选拔热衷城市治理的市民,民众也可以推荐相关的专家,公众委员的任期时限初步设定为3年,但关于公众委员名额数量,南京方面目前还在研究。公务委员又是哪些人员构成的呢?包括市长、副市长、下辖11个区的区长,民政局、规划局、人社局、农委、商务局、工商局、住建委等等与城市治理相关的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南京市城管局表示,平时南京地方事务的决策权在市政府常委会,今后,哪些城市管理事项可以赋予城市治理委员会来讨论决策,是需要市政府授权的。除机构设置的创新外,“柔性管理,最小损害”的理念与原则也属全国首创。南京市城管局法规处负责人张保军介绍,城管相关部门会根据违法行为的不同性质和危害后果,优先采用教育、劝诫、疏导等手段,如当事人违法情节轻微,经教育后自觉履行法定义务,并且未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不采取行政强制措施、不实施行政处罚。

记者还发现,城管今后不再会“高高在上”,该条例第八十三条提出:“城市管理相关部门的执法行为存在过错,致使公共利益或者公民、法人、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损害,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城市管理相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应当通过报纸、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公开道歉。” 在具体操作层面,对于城市管理工作中利益诉求难同、扰民事件层出不穷等主要投诉的顽疾,《南京市城市治理条例》都予以厘清。小区住得好好的,忽然小区周边冒出了一个新的环卫设施,比如垃圾中转站等,这些投诉和争执时有发生。对此,条例明确要求,新增环卫设施对周边已有单位和住宅区居民造成损害的,政府应当予以适当补偿;“拉链马路”现象,也是市民投诉和不满的热点话题,为防止马路被随意“开膛破肚”,条例要求,新建、改建、扩建的城市道路交付使用后五年内、大型翻建的城市道路竣工后三年内不得挖掘。

未经许可挖掘城市道路的,责令停止挖掘,恢复原状,并处以罚款。领衔南京城管条例制定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莫于川认为,城市作为人群、机构、资源和财富的集聚之处,也是问题、矛盾、风险和危机的集聚之处,城市管理水平关乎民生、发展、宜居,集中体现城市政府的行政能力。人们习惯理解的狭义“城市管理”也即“城管执法”,是针对城市生活中影响市容市貌的 “脏、乱、差”问题,对占道经营、污染环境、妨碍邻里等问题行使街头执法权的行为,而广义的“城市管理”其实是“城市治理”,强调多主体共治的作用——这是大势所趋,因为城市管理主体不仅是政府,社会团体、公私企业、自治组织、市民也应在城市管理中发挥积极作用。他认为,南京的做法实际是城管“大部制”改革,形成“规划、建设、管理”合理分工和互系互动,涵括市政建设、交通管理、安全生产、市容环境、生态环境、公共卫生、市容管理等多个领域的大城管体制。

本报记者李茂君。

内涝 城市 天津

上一篇: 产能过剩下钢铁业何以为继? 提升环境生产力或是正途

下一篇: 武汉汉西一路天然气管道发生泄漏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