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光谷突降"黑雪" 环保部门介入调查


 发布时间:2020-10-30 00:49:59

王涛感叹国家的厚望,也感叹自己幸运:“其实如果研究中,走错一个方向,那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目前,团队已自如“掌控”了手中的微生物菌种,能针对各类污水、固体废弃物,个性化组合和配比“专业工程菌团”,对症下药。实践表明,这些工程菌团可有效降解污水中的氨氮和有机磷等,使化学需氧量(COD),生物需氧量(BOD)和氨氮排放量等多关键指标达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同时,可将固液分离后,污泥中的有机物污染接近100%的分解,转化为生产活性有机肥的再生原料。“变废为宝”的同时,杜绝废弃物对环境的二次污染。创造了独特的增值型环保治理模式。独门利器 助力“梯级串联生物治理工艺” 在岳阳朱仑种猪及生猪养殖场的污水处理地,记者见到了四个处理污水的“生物池”。前三个池子,漂浮着白、蓝色的球状物体,水面不断向外翻滚着白色泡沫。“看起来挺简单吧?这里面独门利器可不少呢。

”王涛告诉记者,基于复合工程菌群的梯级串联畜禽养殖污水生物治理模式,可根据污水情况和治污所需的日处理量,制定个性化高效治污解决方案,同程不间断对污水进行治理。污水通过三级梯级串联生物池生物降解后,完全能达到国家规定的各类污水排放标准。白、蓝球,是他们研发的“生物球”。“不要小看他们。这可是‘小球大世界’,它可附着十数亿个微生物,是名符其实的‘菌团’星球。”王涛说。与传统活性污泥处理污水技术比较,生物球利于菌群溶氧供应,消除污泥累积,提升出水水质、污水处理效率和稳定性等。公司还研发了与之配套的,适用于不同水深的静态搅拌器,可产生独特羽毛状气旋式微气泡,以保证溶氧的高效供应。搅拌器不仅节能,还具有使用寿命长、曝气效率高、不堵塞和免维护等优点。与传统碟式及机械搅拌装置净化能力相比,其含氧量分解效率高,搅拌力更强,无底部沉淀物,也不造成堵塞。

团队研发的微气泡气浮(固液分离)设备,无二次污染物添加,可一次性去除60%以上的悬浮物及COD/BOD,提高了处理效率,可高效去除污水中的污泥、悬浮物、藻类等各类悬浮污染物;研发的天然高分子絮凝剂,对水中重金属的吸附能力极高,不仅杜绝了传统“化学絮凝剂”的二次污染,而且成本更为低廉…… 岳阳治污 固液一体化处理模式“出炉” 和冠公司团队与岳阳县朱仑猪场合作治污,原本是为治理养殖废水。可是,王涛心中还有一个未了之梦:团队“蛰伏”10余载艰苦攻关,所获的成果,除了处理污水,还可以解决动物的固形粪便、病死猪尸体,动物羽毛等难处理的废弃物。“如果我们能建立一种禽畜养殖污水及废弃物生物一体化综合治理的模式,那不是可以将所有由此带来的污染同步化全处理,并形成增值的新兴环保产业,岂不是更完美?” 根据这一创新设想目标,王涛团队坚持“一体化处理模式”项目的攻关。

他们利用养殖污水固液分离后的“固体”,与动物尸体、羽毛等废弃物混合,并将其置于特殊的密闭厂房处理,研发出废弃物处理复合工程菌,结合公司核心发酵工艺技术,实现了固体污染物七天快速强力发酵,并转化为高档新型活性肥料。该肥料经试验田种植实验,具备良好的增产性能,并能有效解决降低土壤酸性、板结等问题,改良修复土壤。“一体化模式”构建的一站式污水解决方案,使该猪场养殖废水、固体废弃物达到了国际最高“三零”(零排放、零填埋、零增长)环保标准要求。曾对公司治污心怀疑虑的当地村民,而今心服口服,心存感激。湖南和冠公司在经历了“和冠模式”的三次跃升后,终于历练成“一体化”的完整版本。此后,他们携带着自主研发的治污成果和方案,从“摆平”温暖南国的岳阳养殖污水,到挑战极端气候频发,水资源匮乏的北国山西“烂尾楼”屠宰场污水治理难题,再转战攻关长江江浙一带生猪密养区河道污染治理,华中重镇湖北武汉南湖“臭水”…… 依靠科技,还原绿水青山,打造新兴环保产业。

这一路,他们誓将污染治理到底。本报记者 俞慧友 徐兰山。

“蛟龙”号在位于东北太平洋的我国多金属结核勘探合同区详细勘查区,进行试验性应用航次第二航段首次下潜——工程下潜,最大深度5268米。通过海下9个多小时工作,本次下潜确认载人潜水器的技术状态良好,进行了近底航行拍摄,发现了多种海底生物,并测算出结核覆盖率约为50%。记者了解到,这是“蛟龙”号第六十三次下潜,主要任务是状态确认、土工力学原位测量,以及拍摄海底结核和生物照片兼顾大型底栖生物诱捕。下潜人员为叶聪、杨波、张同伟。获得大量高清视像,初步测算该处多金属结核覆盖率约50% 当地时间8月7日早晨,作业区风雨交加,队员们穿着雨衣,坚守在各自岗位上,等待着下潜命令的下达。“各岗位注意,此次下潜是第二航段首次下潜,请相关人员谨慎操作!”“蛟龙”号试验性应用航次现场指挥部总指挥刘峰提醒道。当地时间7时12分,全体人员各就各位。“布放潜水器。”随着总指挥一声令下,7时45分,“蛟龙”号被布放入水。8时02分,潜水器开始下潜。12时许,“蛟龙”号下潜至5200多米。叶聪等3人分别进行了载人潜水器的功能和性能的检测,开展沉积物土工力学原位测量,兼顾进行生物诱捕,开展近底航行拍摄。

14时30分,“蛟龙”号抛弃压载返航,3个多小时后,被回收至甲板。据介绍,通过本次下潜,发现了潜水器海水泵注水阀等出现的一些技术故障,达到了验证“蛟龙”号技术状态的目的;获得了大量的海底高清视像,初步测算出此处多金属结核覆盖率约50%;发现了多种海参、鱼、海星、柳珊瑚、海蛇尾、虾等海底生物。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董彦辉说,“蛟龙”号帮助科考人员验证了该区域多金属结核的高覆盖率。从视频看,详勘区多金属结核虽然个头不大,但分布密密麻麻。它们形状规则大多为椭圆形,少量为菜花状,主要成分是锰、铁、镍、铜和钴。据悉,当地时间8月8日—8月12日的天气状况和海况符合下潜作业要求,科考队8月8日对“蛟龙”号进行检查维修,8月9日—12日或将进行2—3次应用下潜。探索深海采矿,本航次计划尝试诱捕迁移几种海底生物 “今天下潜作业的合同区详细勘查区锰、铁、钴等金属丰度和品位比较高,具有良好的实际开采前景。‘蛟龙’号把试验性应用航次选在这里,就是进一步把这里的结核覆盖状况和海底地形地貌搞清楚。”刘峰介绍说。因此,“蛟龙”号携带了两样特殊设备一同下潜。一个是深海沉积物土工力学原位测试仪。

“按作业计划,‘蛟龙’号坐底后,土工力学原位测试仪将开展静力触探测试和十字剪切测试。简单说就是测沉积物的软硬,为以后建造深海采矿设备提供重要参数。”来自长沙矿冶研究院的工程师陈铭告诉记者。另一个则是深海诱捕装置。刘峰说,“蛟龙”号下潜还要“了解该区域的巨型底栖生物多样性和群落结构,为深海采矿环境影响评估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科学依据。” “本航次我们计划对沉积物和生物进行原位采集。用生物诱捕装置尝试把几种海底平原的生物迁移到海山链,过段时间再来看看,如果它们能快乐生活,就说明在平原地区采矿不会对生物多样性带来严重损害。”现场首席科学家王春生说。不过,初次随“蛟龙”号下潜的深海沉积物土工力学原位测试仪未能正常工作,有待后续改进。此外,王春生说,诱捕笼诱捕作业不太成功,将研究改进诱捕装置。刘峰表示,第二航段一些年轻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科学家加入到深潜队伍中。首次下潜为工程下潜,虽然没有获得相关的样品,但是完成了部分下潜任务,为接下来的应用下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综合本报记者余建斌、吴月辉和新华社记者余晓洁报道)。

光谷 黑雪 生物

上一篇: 乌鲁木齐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引市民担忧空气污染

下一篇: 白居易谈环保:劝君莫打三春鸟 子在巢中盼母归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