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限制过严遭质疑(2)


 发布时间:2020-11-24 07:37:15

周边用户混接、错接导致雨水口变成新的排污口 最近,有市民反映海南省海口市主城区一些河湖水质受到污染,治污没见太大成效。笔者从海口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办了解到,海口4年多以来开展了6项水环境整治工程,如今已有5项投入使用,但是由于主城区水体污染存在四大方面的问题,致使主城区一些河、湖、沟水体目前仍受到污染。4年整治:中心城区水质改观 红城湖等水变清 据了解,2009年12月,海口印发了《海口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方案》,即水环境综合整治一期,计划投资4.85亿元,开展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主要内容有6项:一是实施市中心区水网动力工程;二是实施市中心区入河入湖排污口截流并网工程及美舍河沿岸污水管线并网贯通工程;三是实施美舍河引水干渠工程;四是实施白沙河整治工程及鸭尾溪-五路明渠水体还清工程;五是实施金牛湖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六是实施沙坡水库周边、龙塘饮用水源保护区与永庄水库饮用水源保护区等水环境面源污染治理,即水环境面源污染治理工程。到目前为止,除金牛湖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因金牛岭公园控规调整影响而正处于建设中外,其他5项工作已基本完成并投入使用。通过截污、面源整治以及调水补水,中心区城区水体污染治理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水质总体上有所改观,部分水体水质指标大幅度改善,水体臭味逐步变淡、消失,如红城湖、海甸五西路等水体已达到Ⅳ类水质标准。

4大问题:主城区污染依然存在 一番治理之后,海口城区水质总体有所改善。但是市民发现,美舍河、道客沟、龙昆沟等河湖的水质并没有太大改观,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一:老城区雨污不分流 海口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办相关人员介绍,由于历史原因,老城区或城中村大部分仍合流排放,电力村30m排洪沟上游、道客沟上游、龙昆沟上游仍有污水直接排入,造成下游受纳水体污染。同时,老城区大部分为雨污合流的排水体制,导致雨天污水管道处于满流状态,无法满足污水量输送要求时即产生污水溢流现象,污染受纳水体水质,典型的例子是广场路片区污水溢流影响大同沟水质。原来排污口截流并网后仍不时发现新增排污口,原来的雨水管由于居民街坊出户管的乱接、错接变成雨污合流管网。周边用户混接、错接导致雨水口变成新的排污口。原因二:美舍河两岸污水干管尚未全线贯通 美舍河与琼州大道交叉处桥下的污水管道尚未贯通,造成该处上游段截流的大量污水无法通往下游,只能通过溢流口直排美舍河而污染水体。原因三: 面源污染未有效控制 一是老城区人口密集、道路纵横交错,临河脏乱差现象比较普遍,加之缺乏必要的缓冲处理措施,导致大量污染物随着地表暴雨径流直接排入水体,对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二是一期面源整治存在整治未彻底甚至出现反弹的状况。

原因四:个别河湖水自净补换能力较差 早期城市发展建设不注重保护水系,导致个别河湖水自净能力较差、补换水能力有限,水循环性较差。鸭尾溪、白沙河主要依靠潮水补换的地理特性改善水体,除寰岛花园段水体较为清澈外,部分河段由于补换能力较有限,造成其水循环差而水质不佳。(冯本静)。

“环境保护山行大会”在秦岭太平峪举行,来自韩国的200名志愿者带着垃圾袋,分批清理山道上的纸屑、饮料瓶、塑料袋等垃圾。(9月1日《西安晚报》) 老外在中国开展捡垃圾保护环境的公益行动并不鲜见,两年前,媒体曾报道过英国人威廉,组织6名北京怀柔村民,定期到长城上捡拾垃圾,十年时间共清理掉的垃圾达数千公斤。客观来讲,捡垃圾能成公益活动的内容,自然反映了一些游客或者市民文明素质的差距。老外“跨国”捡垃圾,让许多人面子上过不去。不过,公益就是公益,没必要给予过度解读。事实上,自发捡垃圾的行动,国人也做过不少,甚至捡到了珠穆朗玛峰。并且,随着社会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志愿者都在做类似的公益。也就是说,当我们在丢垃圾的同时,其实也有很多的同胞在替我们捡。相比起老外捡垃圾引发的素质之争,我以为,公益行动的意义也不容抹杀。对老外捡垃圾,我们不能止于刺痛,而应重在行动。除了根治乱扔垃圾的陋习,还要涵养环境道德,培育在环境公益上的自觉。□木须虫(职员)。

根据目前正在审议的环保法修正案草案规定,环境公益诉讼主体将只限定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这在业界引发激烈的争议,甚至有专家称“这是一种严重的倒退”。一些业内专家表示,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公益性存在质疑,很容易出现“权力寻租”现象。据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中华环保联合会采取企业、个人两种会员方式。企业会员分会员单位、理事单位、常务理事单位、副主任委员单位、主任委员单位5个级别,根据级别不同,每届分别缴纳1万-30万不等的费用。在这些企业会员中,很多都是曾被曝光的“污染大户”。

在向相关会员企业收取会费情况下,显然难有底气对相关污染环境会员企业提起诉讼。另外,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限定为唯一一家组织,也很容易如业内专家所担忧的诱发权力寻租行为。可以想见的是,如果这家组织意欲对某家企业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该家企业闻讯后就可能会通过缴纳会费试图成为该组织的会员,以此逃避该组织对其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如果一家组织垄断了发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力,就可以根据企业是否缴费成为其会员,而对企业进行“选择性起诉”。这种环境公益诉讼主体垄断,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其次,以当前我国环保工作形势之严峻,赋予一家组织环境公益诉讼资格,也难以承担起重任;再次,建立环境公益诉讼法律制度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引入公众监督制约污染环境行为,所以不宜将相对更能代表民众的民间环保组织排除在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之外;另外,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限定为唯一一家组织,诉权过于集中,如上所说的,也很容易诱发权力寻租行为出现。

给予其他环保组织环境公益诉讼资格或会引发“滥诉”的担忧,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同样存在风险,提起诉讼者如果败诉,同样要付出代价,这就足以制约环境公益诉讼“滥诉”现象发生。扩大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范围,给予具有合法资格的民间环保组织环境公益诉讼资格,才会更加有利于发挥环境公益诉讼法律制度的效用,促进环境保护工作。征信系统不能无视消费者利益 □吴学安 报载,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旗下上海资信近日推出全国首个基于互联网的专业化信息系统,用于收集P2P(通过第三方网络平台的信用贷款)网贷业务中产生的贷款和偿还等信用交易信息,并向P2P机构提供查询服务。

此次推出的网络金融信息共享系统收集并整理了P2P借贷者的个人基本信息、贷款申请信息、贷款开立信息、贷款还款信息和特殊交易信息,通过让P2P平台之间信息共享,帮助P2P机构全面了解授信对象,防范借款人恶意欺诈、过度负债等信用风险。近年来,不时有人呼吁建立一种征信管理制度,以此来提升公民诚信水平。或许过去没有征信制度时,人们一直迫切地希望能借鉴国外经验尽快予以建立。然而,当真的征信制度出台后,人们却又有一种担忧,征信记录会不会被单方面所把持,也就是说,信用报告不能由征信机构一家说了算。

银行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是服务与被服务之间的关系。当银行和客户双方有矛盾时,如果不良信用记录仅由银行一家说了算的话,那么银行就有可能“挟信用以令客户”,逼迫客户为一些不合理条款埋单。譬如,近来就有报道说,个人的电话缴费记录将与银行诚信系统挂钩,还有消息称,个人征信系统将把醉驾者也纳入银行个人不良记录。当银行和客户之间发生矛盾时,有时是客户的责任,但有时也是银行的责任。如果仅仅听银行一家之言的话,显然是有失偏颇的。说真的,无论是信用泛滥,还是信用失信,都与银行不无关系。

当初,银行急功近利滥发信用卡,银行和客户都缺乏一个明确的信用概念。或许银行依靠其强势地位,使自身的信用污点无从查询,但是客户的信用污点却被牢牢地记录在案了。在双方存在利益纠葛的情境下,理应确保征信记录不为某个强势者所利用,务必保证客户的利益不被信用报告所误伤。一个顺理成章的建议是,正式出台的征信管理条例应该明确,如果给客户记上信用污点的话,那么银行应该事先通知客户,听取其必要的解释,以保障客户的知情权。假如双方不能取得互信,那么则应该寻求第三方介入。惟有如此,征信才能更有威信。

□魏文彪。

环境 公益 公民

上一篇: 涨价致下游叫苦 LNG设备领域短期或存下行风险(2)

下一篇: 今年江西省安排重点减排建设项目428个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