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武安天煜煤化污染"脱缰" 三年环保治污归零


 发布时间:2020-12-01 04:07:21

京府煤化厂区外的山谷内蓄积了大量污水。山谷内蓄积的黑色污水。常年烟雾缭绕的厂区,刺鼻的煤化工气味令周边村民揪心。陕北地区以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闻名于世,但这千沟万壑要是被企业别出心裁的利用,用来排放污染物就令人惋惜了。“他们专门建了一个坝,把水蓄在山谷里,那个水黑的白的都有。”陕西府谷韩庄则村的村民说。据村民介绍,京府煤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府煤化)排污已经有四、五年时间。站在京府煤化厂区对面的山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山顶平地上烟雾缭绕的京府煤化厂区,而这家企业利用地理优势,直接将污水管伸到了厂区下方的山谷中,山谷变成了京府煤化的天然污水池。

相对于污水,对韩庄则村村民直接影响更大的是烟尘及气味。“脏,”一位村民说,“你看这地上,飘过来的煤灰都结成黑壳子了。”企业散发的煤化工气味更是伴随他们左右,“天天早上一起来,熏得人难受,闻得脑袋疼。” 据了解,煤化工企业排放废水以高浓度煤气洗涤废水为主,含有大量酚、氰、油、氨氮等有毒、有害物质。综合废水中CODcr一般在5000mg/l左右、氨氮在200~500mg/l,废水所含有机污染物包括酚类、多环芳香族化合物及含氮、氧、硫的杂环化合物等,是一种典型的含有难降解的有机化合物的工业废水。

这样的污水蓄积在山谷中,给地下水带来多大的影响还难以评估。京府煤化成立于1998年。2008年京府煤化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关停整合了18家小兰炭企业,投资13亿元自主建设新尧兰炭集中区。以兰炭生产为上游龙头,配套建设金属镁厂、兰炭尾气发电厂、硅铁厂、电石厂、洗煤厂、石灰厂和免烧砖厂等8个子项目,年产值43亿元。京府煤化董事长石磊于2011年陕西省镁工业协会成立时出任会长,同年被增选为榆林市慈善协会第三届理事会副会长。历任榆林市第三届人大代表、府谷县第五、六、七、八届政协委员。

他所领导的企业创造的“兰炭废气转化能源生产纯镁——府谷地区独创的镁循环经济产业链模式”荣获国际镁协颁发的“2012年度环保奖”。

通过慎重选择,杨占彪和王树宽找到陕煤化集团寻求合作。经过反复论证,陕煤化集团看清粉煤热解和煤焦油全馏分加氢技术将为煤的分质利用与煤炭高效清洁转化开创一条崭新的路径。集团高层认为,这样的项目,即使有风险,陕煤化也愿意承担。合作过程没有太多周折。2008年底,陕煤化集团决定重组富油公司,由陕煤化注资控股55%,杨占彪和王树宽两人共同持股45%,陕煤化集团拥有新公司的绝对控股权。“我们哥俩任职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集团派人担任董事长、财务总监和一个常务副总经理。”王树宽说。重组后的富油公司根据《公司章程》对班子成员进行了工作分工,制定了公司管理框架与定编定员方案等。陕煤化集团派驻其子公司、富油的上级单位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沛建兼任富油公司董事长,并迅速主持召开了新组建的富油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选举了董事会、监事会成员,董事会聘任了经理层,新公司开始正式运行。

完善的公司治理体系和规范化管理正是富油当时亟需的。一系列的安排确保了富油公司新技术试运行和陕煤化集团“12万吨/年中低温煤焦油综合利用工程”重点示范项目的顺利推进。“合作以后,陕煤化不仅没有让我们在资金上发过愁,管理上也比较放手,我们原来担心的一些问题也没有出现。”王树宽说,“集团一不给我们介绍供应商,二不往企业塞人。” 陕煤化集团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富油公司董事长任沛建告诉记者,民营股东既是出资人,也是企业高管,为企业精打细算动力十足,不会在“回扣”等蝇头小利上做手脚,从制度上杜绝了腐败,有时候反而需要叮嘱他们不能为了过于节省成本影响了正常的研发和企业经营。新机制为技术创新创造了宽松的环境。2013年,富油的煤焦油全馏分加氢装置通过石化联合会组织的科技成果鉴定,并被专家组确定为“系世界首创、居领先水平”。

关键是嫁接优势 作为陕西省内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陕煤化集团近年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先后与9家有技术、人才、市场优势的民营企业合作,撬动项目资金50多亿元。“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整合,不仅实现了双方在体制、资源上的取长补短,还使‘混血’企业在优势嫁接中快速做强做大。对于陕煤化集团来说,通过整合重组,也拓展了业务范围,创造了效益,加快了企业的转型升级,实现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陕煤化集团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任沛建说。在煤炭产能有减无增的情况下,陕西煤业化工集团2011年化工板块实现扭亏为盈,天元化工功不可没。这也是陕煤化集团对高科技产业投入的丰厚回报。先进技术是陕煤化集团对部分民营企业进行重组时最看中的环节。目前陕煤化的高科技投资已有收获,且前景光明。“富油公司研发的‘粉煤固体热载体催化热解—煤焦油轻质化—清洁燃料油’循环经济产业链技术现已向陕煤化集团旗下两家企业进行推广。

集团还准备向新疆、内蒙古等煤炭资源丰富且适宜于深度转化的省内外区域发展。据了解,天元化工目前正在和中信国安集团协商,由中信国安提供煤炭资源,天元提供技术支持,在新疆哈密地区伊吾县淖毛湖工业园区合作组建新公司。混合不仅使陕煤化集团拥有了前沿技术,也使这家传统国有企业尝试了新的体制机制。在陕煤化的混合所有制实践中,不少被采访者都表示股权比例谁多谁少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即谁控股并不重要,关键是通过相互融合发挥不同所有制的优势,而不是叠加劣势。谈起实践混合所有制的这几年探索,天元公司董事长毛世强认为最重要的是战略目标一致。“混合双方的战略要一致,不能一方想做单一产业,而另一方想多元化。”毛世强说,“目标一致后就会激发出人内心的创造潜能,愿意干事,而不会畏首畏尾。另外,国有企业搞混合所有制,一定要找好合作伙伴,对方不能是捞一把就想走的,那样就把国有企业坑苦了。

” 企业混合后还有很长的磨合之路要走。比如天元化工是集团下属的三级公司,在管理上要纳入整个陕煤化的管理体系。而作为新型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天元化工又有自己的公司章程和管理规范。二者如何协调?实践中,还要继续探索。

天煜 煤化 武安市

上一篇: 中国电监会:春节居民生活用电总体正常

下一篇: 美媒:“铁公基”促中国钢铁业重振 但过剩依然存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