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谈雾霾治理系统“药方”:严控露天烧烤


 发布时间:2021-02-26 00:08:53

中国能源革命的路线图主要由三条路径组成:减量革命、增量革命以及效率革命。作为国经中心“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课题组组长,吴越涛在当日举办的“经济每月谈”上提出上述观点。学界对能源革命的热议源于高层的强力推动。6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吴越涛指出,如果不发生革命,按照以往的经济发展路径,2020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可能会达到53-54亿吨标准煤,2030年甚至有可能接近70亿吨标准煤。但生态环境以及国际承诺对于能源消耗的约束在于,2020年中国化石能源的消耗上限约在42亿吨左右,而2030年这个数字极有可能被限制在47亿吨之内。前后统计20多亿吨的巨大差距使革命成为必然选择。对于国经中心课题组给出的减量、增量以及效率革命三大路径,吴越涛解释称,减量革命主要针对能源总量的减少,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能源消费的观念转变。

这个观念一方面意味着政府需要告别“以GDP论成败”的观念,其制定的经济规划指标不要高于潜在经济增长速度,使发展的汽车更省油;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企业和社会要更多采用绿色低碳的生产和消费模式,以实现节能。增量革命则包括对传统能源的改造、新能源的发展以及适应开放大循环的要求,以国际合作的方式获得更多的能源进口。第三大路径效率革命包含两层含义,一是能源网络,特别是互联互通的、智能绿色的能源网络的建立,使得能源在时空的需求达到匹配。二是市场机制,即让市场形成能源价格,用价格杠杆把能源的供求关系调配好。在市场化机制建设方面,清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低碳经济研究院院长何建坤举例称,现在中国已在2个省和5个城市开始了碳排放交易的试点,即二氧化碳排放企业有了配额。这使二氧化碳排放的空间变成一个紧缺的资源,其价值在于激励企业开展节能和减排二氧化碳的技术,激励投资向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倾斜,激励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以及能源体系革命性的变革。

(完)。

环境保护部有关负责人24日向媒体通报《2014年上半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指标公报》。结果表明,上半年全国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1172.2万吨,同比下降2.26%;氨氮排放总量122.5万吨,同比下降2.67%;二氧化硫排放总量1037.2万吨,同比下降1.87%;氮氧化物排放总量1099.5万吨,同比下降5.82%,其中,氮氧化物减排创造了“十二五”以来最好成绩,也为全面完成“十二五”减排目标打下了良好基础。这位负责人指出,上半年,全国新增城镇(含建制镇、工业园区)污水日处理能力502万吨,453个造纸、印染等重点项目实施废水深度治理及回用工程;新增火电脱硝机组1.2亿千瓦,脱硝装机容量累计达5.5亿千瓦,占火电总装机容量62.5%;2830万千瓦现役火电机组脱硫设施实施增容改造;7500万千瓦火电机组拆除脱硫设施烟气旁路,无旁路运行脱硫机组累计达4.75亿千瓦;6950平方米钢铁烧结机新增烟气脱硫设施,已脱硫烧结机面积累计达9.4万平方米,占烧结机总面积69%;1亿吨水泥熟料产能新型干法生产线新建脱硝设施,脱硝水泥熟料产能累计达8.2亿吨,占全国新型干法总产能57%;3512个畜禽规模养殖场完善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设施,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去除效率分别提高6个和26个百分点;淘汰黄标车和老旧机动车220多万辆,持续推进造纸、印染、电力、钢铁、水泥等落后产能淘汰工作。

□本报记者 王颖春。

目前国家层面正在部署开展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北京将研究设置“低碳发展专项资金”。业内人士指出,2013年是中国碳交易元年,对于有望成为全球碳排放权交易第二大市场、覆盖7亿吨碳排放的中国而言,需借鉴全球主要碳交易市场经验推动碳交易试点扩围,通向“全国碳市场”之路尚待跬步扎实积累。碳交易:应对气候变化新举措 碳交易市场可协同治理大气污染,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碳交易试点是中国推进节能减排、建立市场机制和推动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1年11月正式启动碳交易试点,批准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市、湖北省、广东省及深圳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各试点省市将交易主体范围主要确定在所辖高耗能、高排放企业,交易产品以二氧化碳为主。2013年是中国碳交易元年,截至11月28日,深圳、上海、北京三城市碳交易市场陆续上线交易。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委员洪继元指出,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碳交易是对要素市场的重大创新,体现了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据了解,各试点省市构建了碳排放报告与核查体系、登记注册系统和交易平台,制定了碳排放报告制度,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核算和报告指南也基本编制完成,大部分试点省市还完成了企业碳排放盘查。美国环保协会中国项目负责人张建宇透露,在全球范围内,通过碳交易、碳税及其他形式的交易管制,被管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近年呈大幅增加趋势,2007年全球约4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处于某种形式管制之下,2012年这一数字上升至67%。试点扩围:借鉴全球碳市场经验 据了解,高耗能、高排放企业是试点省市交易主体,交易产品以二氧化碳为主,大部分以免费配额为主要方式,排放方法参考国际通行的历史排放法和基准法,结合地区实际微调。

例如,深圳采取根据单位工业增加值碳排放强度分配配额,并允许金融机构个人参与交易;上海主要针对排放较多的大中型企业,起步阶段限制在控排企业内部进行交易;北京则允许进行场外交易。以11月28日开始交易的北京为例,洪继元指出,北京碳交易市场的总量控制思路,并非对每个行业实行绝对总量。“对电力、热力等公共服务部门,通过标杆配额分配法实行相对总量调控,对生产效率提出较高要求,提高行业节能减排技术标准;对占比76.4%的服务业,则实行严格总量控制。” 洪继元介绍,鉴于北京许多资源由外省调入,测算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方面,分为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直接排放”和运输线路中能源消耗的“间接排放”测算;分配方式除尊重企业历史排放,也摸清其未来排放规律,转产转型都在分配的调节范围。此外,北京试点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启用第三方核查机构,结合第四方专家评估,确保核查数据的准确和中立,为配额核定打下坚实数据基础。

德国柏林生态研究所的专家认为,碳交易须面临定价问题,在此之前碳排放无需付费,随着时间推移,它可能会越来越贵——这无疑为低碳产品厂家创造优势,每个碳市场参与者都有权选择,要么减排、要么购买排放权。全国市场:多方努力建立健全 业内人士指出,“全国碳交易市场”战略还需在排放总量控制制度、交易量分配方法、碳交易登记注册系统、温室气体报告核查制度、法律支持及配套政策等方面,加强国家层面碳排放交易的顶层设计。当前,各试点省市已根据国家下达的碳排放强度下降目标、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目标,结合本省市宏观经济情况,设定了“碳排放配额总量目标”或“碳强度控制目标”。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透露,下一步将研究设定全国碳排放总量,建立碳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在总量控制的基础上确定全国碳交易总量。

孙翠华认为,在碳排放总量及其交易量的分配方法上,是给各省市分配,还是从各行业分配,或是直接分配给企业,还需认真研究。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制定并发布10个重点行业企业温室气体核算方法和报告格式指南,接下来将继续扩展行业范围,争取涵盖所有重点排放行业,为碳交易提供基础。

能源 总量 煤炭

上一篇: 内蒙古产粮大市赤峰遭遇严重旱情 联动抗旱保收成

下一篇: 新《环保法》实施两个月 蚌埠开出近百万环保罚单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7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