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看变化:因“电”而变,不止一个草庙村


 发布时间:2021-03-09 17:51:25

按照政府主导、供销社承办、社会参与、市场运作模式,河北省石家庄市近期投资2200万元,建设规范农村再生资源回收站350个,集散中心(交易市场)9个,并初步建成县(市)、乡(镇)、村三位一体的农村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在高邑县北关再生资源回收站,废塑料、废书本、废钢铁等被分门别类摆放。回收站的负责人介绍说:“加入统一的回收体系后,办理了营业执照,接受县供销社再生资源相关知识培训,掌握了回收物资细化分拣方法,使废旧物资利用价值更高,也增加了经营收入。” 位于藁城市常安镇永安村的恒丰利经贸有限公司,同时也是永安村再生资源回收站。在这里,一个完整的回收再利用循环经济产业链基本形成,回收的各类废纸箱经过打浆,分离出废铁钉、废胶带再次销售,纸浆制成包装箱纸销往当地及周边的纸箱加工厂。“我们这里及周边县是蔬菜、水果主产区,每年各类包装箱用量非常大。”公司负责人介绍说,公司年产纸箱纸5万吨,每年回收再利用的废纸达7万吨。据了解,石家庄是原生资源相对匮乏而再生资源较为丰富的城市,全市每年淘汰旧家电约111万台(件),旧家具280万件,旧机床设备10万台(套),可回收废钢铁180万吨,废有色金属5万吨,废纸板20万吨,废塑料8万吨,废玻璃8万吨,废棉15万吨。

2012年开始,石家庄市按照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标识、统一价格指导、统一规范经营的原则,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农村再生资源回收网络,使行业走上了“有序”轨道。石家庄市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主任邢曙东表示,目前石家庄市通过再生资源回收体系,每年可回收废旧物资200万吨,分拣处理和交易150万吨,其中80%的废旧物资得到回收再利用。

尽管距微电影《母亲河》在互联网上走红已有1个多月,但拍摄者樊祖韦仍沉浸在欢喜中,“至少证明许多人关注农村垃圾污染”。28岁的樊祖韦是一位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州市三岔镇三岔村的村民。据樊祖韦介绍,一条流经三岔村的小河,由过去村民们游泳、捣衣、洗菜甚至饮用的水源,如今发展到垃圾污染严重,整条河被塑料袋、烂菜叶、卫生纸等生活垃圾覆盖,河水发出恶臭。事实上,三岔村农村垃圾只是农村垃圾污染的一个缩影。来自卫生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农村每天每人生活垃圾量便达0.86公斤,全国农村一年生活垃圾量近3亿吨,其中约1亿吨垃圾随意堆放。专家指出,如今农村生活垃圾排放量比2008年时更大,“垃圾围村”问题正严重影响村容村貌。河流、村庄、农田,甚至连一些农舍旁,都被塑料袋、农药瓶、烂菜叶等各种农村垃圾所包围。“农村垃圾污染前几年才凸显,村子里垃圾堆放池不到1个月便堆满,没有人来收或转运,久而久之大家便顺手将垃圾丢入河中。

”三岔村村民乔健军说。西部部分乡镇的工作人员说,当前农村垃圾处理只有两种方法:焚烧或填埋。由于建焚烧炉对环保要求高,许多乡镇只能对垃圾进行填埋;但垃圾填埋场太远会交通不便,无法选址;埋得太近,又会污染附近生活环境。此外,一个400平方米的场地2年便可产生4米多高的垃圾,届时又需重新寻找新填埋地。长此以往,农村生活垃圾很难得到根本解决。多名环保专家认为,我国处理农村垃圾的管理部门权责尚未完全明晰是重要原因之一,当前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归环保部门管理,在乡镇和县里的垃圾处理则是建设部门管理,在统筹安排垃圾的收集、分选和转运等方面尚未进行有机结合。广西大学环保学院教授喻泽斌认为,我国农村生活垃圾的处理应该分两种进行,一种是在城镇化水平较高的地区,可采取“村收集、乡转运、县处理”的农村垃圾处理机制,在农村建设各种垃圾堆放点,乡镇统一转运,由县级统一焚烧进行处理。“第二种方式是针对人口过于分散、城镇化水平较低的地方,建议对垃圾进行分选后,乡镇一级可简易堆肥;村屯则可结合农村沼气池推广,将有害垃圾剔除,其余垃圾进行发酵作为沼气池原料。

”喻泽斌说。“更为重要的是,解决‘垃圾围村’问题,需要我们每个人参与到这场文明进程中,让公共环境的尊严与秩序得到更好维护,每个人都应是公共环境的参与者、建构者与推动者,这也是我拍摄《母亲河》的初衷之一。”樊祖韦说。(记者夏军)。

草庙 农村 大棚

上一篇: 供暖设备需细心呵护 供暖前全面查管件

下一篇: 光伏产业“多云转晴” 实现恢复性增长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