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首宗水权交易获批


 发布时间:2021-04-11 09:27:43

试点碳排放权交易就是要建立“碳”意识 “中国本身由于能源利用率不高、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对碳排放交易需求较强。通过碳排放交易试点,能够控制国内的碳排放总量,减少温室气体的排量。”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盘雨宏表示。中国目前GDP在全世界占10%,但是能耗占20%,碳排放占到全世界的25%,减排压力巨大。“中国的碳排放解决了中国的发展问题,实际上也是在为世界的稳定和发展提供‘红利’。”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副所长赵黛青也曾表示,试点碳排放权交易就是要建立“碳”意识,以市场机制使企业认识到,过度占用环境资源需要偿付代价。而如果能利用低碳技术等途径减少碳排放,则可以结余获益。

“此次深圳碳排放权交易平台是国内首个碳排放强制交易市场。”深圳市副市长、深圳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和研究课题组副组长唐杰说。据悉,深圳碳排放交易拟逐步建立3个板块。在今年的启动阶段,首先将重点企业和大型公共建筑作为碳排放管控单位,分别建立工业企业板块和建筑物板块。下一步,深圳市将研究确定公交车、出租车能耗排放数据监测体系,在此基础上开展公共交通碳排放核查工作,力求结合新能源公交车、出租车的推广应用,从强制扩大应用新能源公交车逐步过渡到以配额分配推广应用的方式,率先探索建立公共交通碳排放交易机制。除此之外,深圳还积极鼓励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参与交易,交易可以是投资性质,也可以是公益性质。为此交易所还独创了公益会员形式,鼓励更多的环保人士和机构参与进来。

碳交易市场的建设仍面临挑战 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自成立以来,发展迅速。有数据显示,2004年全球碳排放交易额仅为3.77 亿欧元,到2008年则达到了惊人的910 亿欧元。但碳排放交易的建设仍面临数据统计、协调经济、建立相应保障措施等多环节挑战。据了解,数据是碳交易实施开展的统计基础。国家发改委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刘宇表示,现实数据由于统计口径和渠道的不同导致宏观和微观、经济和能源等数据不匹配。如何计算企业、设施层面温室气体排放数据、如何避免给企业增加额外的负担、如何合理引入第三方核查机构,都是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没有扎实的企业排放数据作基础,分配总量控制指标也会‘无从下手’”。此外,全球经济下滑,导致近年来国际碳需求大量减少,有人戏称国际碳价格跌至“白菜价”。

欧洲碳交易机制的碳价格于2008年达到40美元/吨二氧化碳的高点,但目前仅为该水平的约1/10。唐杰介绍,欧洲目前采取的是固定配额,并不做调整。近年来欧洲的经济疲软带来了企业的产能减缩,就必然会导致碳配额过剩和价格下跌。相较于欧盟的总量控制,深圳采取了更为灵活的“碳强度”指标,建设可规则性调整总量和结构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即碳排放总量目标首先与经济增长率挂钩,其次以碳强度下降为强制性法定约束。在此原则之下,深圳市对工业企业的配额分配基于单位工业增加值进行。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环境与能源学院博士蒋晶晶建议,我国需要采用与欧洲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不同的做法。比如在碳排放交易市场建立的初期,就把制造业引入碳交易体系,以求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实现碳排放权资源的优化配置。

“确保碳排放交易体系能够建立起来、运转起来,有交易可做,需要大量专业技术人才和管理队伍。”刘宇认为,目前中国真正从事碳方面的金融人才不是很多,负责温室气体排放的专职队伍和基础统计队伍还没有建立起来。同时,涉及碳排放交易第三方的核证机构,有待进一步培育,认证、认可和登记注册系统要进一步建立,交易平台建设等技术规范标准,还需要进一步的协调统一。

继贵金属交易所、文物交易所热潮之后,中国正掀起碳交易所筹建热潮。知情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至少有100家碳交易所(或碳交易平台,以下统称碳交所)在建,或列入当地政府规划,遍及全国各区域、各省市,甚至各区县。这一说法得到来自财政部、中国社科院及碳金融咨询机构的多位专家认同。财政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一位资深专家指出,“十二五”期间,中国尚无法建立全国性的强制性碳减排,因此对于碳交易,企业缺乏动力,市场缺乏需求。“没有马就备鞍,没有米就上炊,觉得占了个坑,就一定有市场,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一位参与《“十二五”国家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综合方案》的碳减排战略专家称。

即便如此,碳交所热潮丝毫不减,甚至区县(含县级市)一级的也是如此。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4月份称,将建立华南首个环境能源交易所,瞄准碳交易、排污权交易等目标。9月珠海市横琴新区也表示,将搭建以股权交易所、环境能源交易所、文化产权交易所等交易平台为核心的一批平台性的机构。今年3月,重庆市副市长童小平指出,今年在争取建成“碳汇交易所”的同时,争取做成首单“碳汇交易”。年初挂牌的中国西部首个环境资源交易中心———重庆环境资源交易中心也表示,未来还有望开展碳交易业务。2010年,国内已有多个省级碳交所纷纷建立,涉及河北、山西、陕西、贵州、安徽、辽宁等省份。去年,深圳和广州也竞相宣布试水工业领域碳交易。

今年4月,苏州环境交易所、吉林环境能源交易所先后挂牌成立。“如果碳交易试点为了探索不同技术路径、交易模式,在当地建立碳交所,这是合理的。”上述财政部专家表示:“但这么多地方搞碳交所,显然是过热了。”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提出将于2013年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东、湖北6个区域试行碳交易试点。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也曾表示,希望在2015年将碳交易扩大到全国范围。曾参与《京都议定书》谈判的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原专家钱国强指出,我国强制碳交易标的物的确定、排放权的分配、排放源的监测核查等制度设计尚不明晰,此时谈碳交所“为时过早”。在业务结构上,上述财政部专家表示,强制碳减排方面,目前我国90%的C D M 项目只能卖给国际买家,基本没在国内碳交所交易;我国碳交所的主要业务———自愿碳减排的份额,占全球碳交易市场的比例也很小,基本为零星的企业形象宣传,对碳交所利润贡献有限。

这一热潮已有危险的苗头。某直辖市碳交所的总裁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号称中国第一家主营二氧化碳交易的碳交所———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碳交易所,如今已关门;山西省吕梁市2009年建立的节能减排项目交易中心号称为全国同类中首家,去年也已停业。此前也有媒体报道,国内第一梯队的四大碳交所中,只有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实现小幅盈利,北京环境交易所、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均在亏损状态。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梅德文对此不承认,也不否认。他指出,如同互联网行业,碳交所前期投入大、行业门槛高,实现盈利需要一段时间,各地中小碳交所尤其如此。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人虎表示:“地方政府愿意搞碳交所,主要是因为它和几年前的产权交易所那样时髦,也是地方名片和政绩工程。

”某直辖市碳交所老总则认为:“中国金融市场的条块分割现象仍比较严重,当地政府建设碳交所,总希望‘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碳交所本身不是当地利税大户,但碳交所稳定下来的众多会员是利税大户,本地确权、交易有‘成本优势’。”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各地碳交所多由当地政府批准成立。国家发改委气候变化司相关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指出,国家发改委并不掌握地方碳交所成立的审批权,而碳交所仍处在产权交易的非金融业务阶段,按照部委分工,也不归证监会管理。该人士强调,据他们掌握的数据,国内碳交所并不存在“遍地开花”情况。唐人虎说:“几年前,建期货交易所成为区域金融热潮,全国共有58家期交所,经过一轮轮并购重组,目前全国剩下不到10家。

现在众多的碳交所也难逃被并购重组的命运。”记者 梁嘉琳。

交易 河南省 水资源

上一篇: 辽宁开展以电代煤供暖试点 优化终端能源消费模式

下一篇: 华北黄淮等地雾或霾缠身 霾黄色预警持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76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