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芷江村民抗旱:感谢你们引来清水冲水库的水


 发布时间:2021-05-06 18:05:35

4月中旬,网友“那花开123”在本地论坛发帖说,婺城区苏孟乡梅溪边有一家工厂的水渠与梅溪相连,疑似往梅溪排放污水。这位网友还贴出几张照片,照片中工厂里有一池污水,池边有一渠道,积满了污水。虽有沉淀池污水仍外溢 网友“那花开123”并未提供这家工厂的名字,只说在苏孟乡卫生院后方的工业区内。在苏孟乡派出所民警的协助下,记者找到了这家位于苏孟工业区一角、紧邻梅溪的石材加工厂。走进厂房,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难闻的气味和弥漫在空气中的粉尘。在工厂东北角,记者发现一个露天水池,被隔成数个小池子,其中有两个蓄满了水,最外面的一个沉积不少白色残渣。在池的周边,围绕着一条窄沟,也已灌满了污水,水面上浮着厚厚的渣,像化不开的奶油一样。水沟旁堆着数十个塞得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往里走几步,就能看到网友所说的那条水渠,水渠位于池子和围墙中间,此时渠中只有少量污水,但从围墙上残留的痕迹看,这条水渠以前水位不低。围墙的另一边是一家工厂,该厂负责人说,今年上半年,他们曾发现这家石材加工厂的污水渗到了他们这边,导致自家工厂的墙脚、地面现在还有白色残渣,难以清除。此外,石材加工厂常有臭味飘过来,让工人们很苦恼。记者电话联系了远在外地的石材加工厂负责人蔡先生。

他说,该厂已开办近4年了,主要加工厨房台板,用到的材料有石英砂、玻璃和不饱和树脂等,白色污水是打磨过程中冲洗产生的,因此带出了大量残渣。“其实这些就是石头的成分,怎么会有毒呢?” 他解释,记者看到的池子就是沉淀池,用于沉淀残渣、循环利用废水,沉淀出来的残渣每月大约有五六吨,他们会集中起来,让人拉走用于工地回填。有时遇下雨天,沉淀池污水会外溢到水渠,但这条水渠并不通往梅溪,不会对梅溪造成污染。由于现场房屋阻挡视线,记者无法判断水渠是否与梅溪相通。检测表明达标排放 正在补办环评手续 接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环保分局环境监察大队马上前往现场调查,对污水进行采样送检。4月底,记者从该局了解到,检测结果显示,污水中的各项指标均低于国家最低标准,属于达标排放。此外,由于现场沉淀池边的地面也有积水,环保部门还进行了铜、铅、锌等重金属含量检测,最后排除了渗漏污染地下水的可能。该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刘平说,经过对该厂污水处理设施和外排管道反复勘查,可以确定治污设施合格,且网友所疑心排污的水渠并不与梅溪相连,不会对梅溪水质造成影响。为了避免污水对周边厂家造成影响,要求该厂尽快对围墙进行修理,填补墙缝,并及时清理淤积的残渣和废水,以免遇雨时再次外溢。

刘平告诉记者,经调查,该厂持有营业执照,但未向环保部门申请环评审批。现已责令该厂停止生产,尽快补办审批手续,经审批验收合格后,方能正式投入生产。

“做饭用上电饭煲了,方便又省事,谁还砍柴做饭呦。”铜鼓县大塅镇双红村村民周秋莲高兴地讲述着她家的变化。在双红,像周秋莲家一样以电代燃的已达100余户,新农村电气化建设像一盏“生态之灯”,点亮了该县山乡农家的新生活。铜鼓县浓密的森林植被孕育了大小41条河流,水电资源极为丰富。在水电开发建设中,该县支持并鼓励当地村民以投工投劳、征用土地、山林补偿和提供建筑材料等方式入股建设电站,让村民每年能从电站中分得红利。总投资68万元、装机260千瓦的红苏电站是由村民集资修建的铜鼓县第一座农民股份制电站,在建成后的6个月售电量达12万元。在该电站的带动下,红宇、张家铺、话梅岭、泰平等一批水电站像雨后春笋般相继建了起来,仅双红村,几年间就新建电站13处,装机容量5000千瓦,总投资超3000万元。

目前,该县已建成投产小水电站82处,实现产值3906万元,创利税234万元。(通讯员陈舒、张涛)。

陈双来 陈双来是延庆县森林资源巡查大队旧县分队巡查员。陈双来听老人们说,他们村是逃难的人建起来的。那时的村民靠山吃山,大家砍树、烧炭,送到城里卖,换钱养活自己。一个靠烧炭、卖炭为生的小山村也就有了一个新名字“烧窑峪”。砍树烧炭山林变山坡 陈双来介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烧窑峪村的村民们不富裕。村党支部商议决定,还是要靠山吃山,山坡上的粗树都被砍掉烧碳了。到后来,听说搞养殖能赚钱,于是就决定用山上的草皮养山羊、牛、骡马等牲畜。没多少年茂密的山林变成了光秃秃的山坡。“我小的时候,父亲靠砍柴种地养活我们一家老小八口人。那时,得到离家十多里的远山去打柴。地边、河套、山坡都割光了,就连扎手的酸枣枝也没有放过。”陈双来回忆说,夏天下雨时,河套里流出黄糊糊泥水,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到了春天,黄沙漫天,刮的都睁不开眼。环境到了如此差的地步,老百姓们也傻了,不知道怎么办。植树造林又见山绿 陈双来说,改革开放后,国家出台了许多绿化的好政策。县里是人工造林、飞播造林、封山育林和社会造林一块上。特别是近些年,陈双来所在的旧县镇相继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退耕还林等工程。三里五村的老百姓们都加入了绿化造林的队伍。开始是飞播造林,飞机在天上飞,在山前山后撒种子,陈双来的父亲负责在山上摇小红旗,确定播种区的界限。

到了1993年,山开始绿了。村党支部开会准备村里自己造林。就这样,村东的河套里开始造林。1996年,烧窑峪村的北山也开始造林,林业站的刘振云嘱咐陈双来留在村里帮着育柏树苗。到了栽树的季节,让他跟着一起组织村民到山上挖坑造林。“那时候,村民干一天能给20块钱,村民都愿意跟着去栽树。” 如今,无论是延庆县城还是旧县镇,各个乡镇、各个村庄环境都越来越好,烧窑峪村也因为这些年的植树造林生态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森林植被得到快速有效恢复,山绿了,水清了,天蓝了。不再靠山村民挣起工资 陈双来说,从2004年底,随着北京市山区生态林补偿政策的出台,村民不再靠山吃山,而是变成了挣工资的农民。“我从一个看山、看林的农民,逐步变成了一名森林资源巡查员。”陈双来算了一笔账,他当森林资源巡查员一年15000元,家里还有10亩退耕还林地,4亩梨树,3亩杏树。几项加一起,他家年收入近3万元。如今住的是自己设计的四合院,宽敞整洁,家电齐全。“过去我们是靠山吃山、坐吃山空;现在,我们是爱绿护绿,向大山、森林、绿色要效益。”陈双来希望更多的人到烧窑峪村走走,听听清脆的鸟叫,吸口新鲜的空气。新京报记者 马力。

水渠 清水 村民

上一篇: 柴油现“批零倒挂” 93号汽油或重回“8字头”

下一篇: 减雾霾调峰谷 “多赢”电采暖为何遭遇推广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