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勇:把伤害化为改变


 发布时间:2020-09-24 12:56:25

昨日上午,福州航空福州飞往天津的航班上,一名乘客突然癫痫发作,四肢抽搐,周围乘客一度陷入恐慌,机组人员紧急找医生。所幸,刚好有一名乘客是医生,经及时救治后,病发乘客得以恢复意识。机上乘客质疑称,航班事后应通知事情结果,消除旅客恐慌。乘客:事后应解释消除大家恐慌 福州黎女士昨日拨打本报热线称,昨日上午8点多,自己乘坐福州航空FU6515航班,由福州飞往天津。“9点多的时候,我被机舱内‘找医生’的声音吵醒了。”黎女士说,当时她看到机组人员向乘客询问是否有人是医生,原因是有一名乘客突发疾病。黎女士说,她看到一名乘务人员拿了一个枕头过去,然后一名男乘客被抬起来,由人搀扶着往机舱前部走去。

“这名乘客的嘴巴好像在抽搐,感觉像是羊癫疯病发了。”黎女士说,机上乘客见此都很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黎女士说,病发乘客被抬到前面去后,就没见其出来,直到降落,也没见飞机发出关于此事的任何通知,“在飞机上遇到这种突发状况,我们乘客看了都很害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机组人员为什么不解释一下,安抚一下乘客的情绪呢?” 福航:为免恐慌没通知结果 福州航空一位负责人金经理表示,昨日的突发状况是一名乘客在飞机上突发癫痫,并导致四肢抽搐。金经理说,机组人员都有学过基本的急救知识,但为了保险起见,就先广播询问乘客中是否有医生,“幸运的是,刚好有一名乘客是医生,及时进行了救治。

” 他提到,在这名医生的指导下,对病发乘客进行了一些紧急救治,“我们拿了一个勺子让他含着,几分钟后,他就恢复了意识”。金经理说,飞机上会经常碰到乘客疾病突发的情况,如果无法在机舱内及时处理,飞机会紧急在附近机场备降,紧急处理乘客病情。对于乘客质疑事后为何不通知处理结果,金经理说,因为乘客病情及时得到了控制,为了避免其他乘客进一步恐慌,所以就没通知,“如果说飞机紧急备降,我们会广播通知。” 医生:谨记三步骤可救癫痫病人 福建省立医院神经内科的叶主任昨日说,癫痫(也称羊癫疯)是一种发作性的神经系统疾病,病人病发时,会出现昏迷和抽搐的症状,“所以癫痫病人不宜从事开车、高空、近水作业。

” 叶主任说,癫痫病人病发后,由于短时丧失意识,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引发严重后果,普通人可以学习以下3个简单的急救步骤: 1.让患者平躺,防止意识突然丧失而跌伤; 2.解开衣领,头侧一边,防止呕吐物堵塞呼吸道; 3.为了防止患者自咬舌头,可用纱布包裹勺子等硬物,让患者咬住。叶主任说,癫痫病人病发后,进行一些简单的急救处理,一般在5分钟之内都可以自行缓解,“如果连续发作或频繁发作,应迅速把患者送往医院。”(海峡都市报记者 施建华)。

昨日获悉,省政府近日下发通知,要求全省各级政府全面落实乡村医生各项补偿政策,确保乡村医生年人均收入不低于2.2万元。通知规定,按每千服务人口配备1名村医的规定合理确定本地区乡村医生的总人数,对超过配备标准的要在两年内妥善调整到位;严格执行村卫生室一般诊疗费标准和新农合支付政策,对一般诊疗费实行总额控制的地区,要按照不低于村卫生室服务人口×2.5次/人×4元的标准,合理控制总额;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40%的比例合理安排村医服务量,并由县级卫生行政部门直接考核后据实拨付补助资金;对乡村医生的定额补助资金按照乡村医生服务人口每人每年不低于5元的标准,统筹中央和省级补助资金后,由县级政府足额落实不足部分,并列入财政预算。

(记者龙华、通讯员朱海东、王芳)。

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内,数百名温岭医疗系统的医务人员举着医疗暴力“零容忍”、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等牌子,期望社会各界关注医护人员人生安全,杜绝医院内出现暴力行径。就在10月25日,该医院3名医生被一名医疗纠纷长期没有处理的男子捅伤,其中1人因抢救无效死亡。(10月28日新华网) 谈起医疗纠纷,我们常常认为患者在医疗机构面前是相对弱势的,其权利有必要得到应有的声张。因为当个人面对一套封闭运作、设计严密的体系时,无力感显而易见。不过即使如此,维权也完全须限定在理性、合法的范围之内。一旦出现伤医、杀医事件,纠纷演变为仇怨与发泄,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成了特定的报复目标,反过来他们就成了相对弱势。这种局面继续下去,医患关系就是“弱者受害”的关系;医患矛盾激化的恶果,是医疗服务的质量无法保障以及医院安全管理高度紧张。最终承担这一恶果的两个群体,既有病人,也有医生。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的调查报告,恰好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医患矛盾长期得不到正常有效的排解,断裂的不仅是患者与医疗结构和医生之间的信任,还包括了医疗结构与其雇员之间的信任。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员工们高喊“院长下台”,不就是这种不信任的集中表现吗?给医护人员一个绝对安全的工作环境,似乎已迫在眉睫。而这也基于一个十分简单的逻辑:医生有安全感,病人才能安心治病。若医生人心惶惶,在诊疗中处处设防,最后吃亏受罪的又是谁呢? 修复医患关系的方案已经提出很多,目前亟待改变的,是阻止“医生弱势”现象的蔓延。也就是不能让医生个人去直接面对纠纷中的风险,而要在患者和医护人员之间设立缓冲屏障。要做到这点,除了在应对医疗纠纷的机制中做好安排,更重要的是让这个缓冲屏障起到减压阀的作用,真正能疏导矛盾与激化的情绪。诸如“每20张病床应该配设一名保安”的做法,恐怕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对于病人而言,有了疑惑和质疑,医院只要提供足够的解释与投诉渠道,而非依仗专业语言上的优势置之不理,就可以把多数矛盾控制在最低程度之中。

杀医案的出现,对医患关系的冲击是不言而喻的。但在负面效应之外,也完全应该激发起更广泛的谴责凶徒与保护医生权益的声音。这种呼声的一致,出于的是大家对正常医患关系的向往,对医生职业精神的认同。我们的医疗机构和管理者更需要在这个时候亡羊补牢,把之前没做好的做好,逐渐扭转“弱者受害”的不利趋势。(林坤)。

陶勇 患者 医生

上一篇: 聚少离多妻子要离婚 丈夫4000字悔过书保卫爱情

下一篇: 5月份全国自然灾害致82死8失踪 直接损失超101亿元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