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煎饼哥”坚持提供“卫生鸡蛋”赢称赞


 发布时间:2020-09-23 04:11:49

这几天,南京中医药大学一食堂“煎饼小哥”的一张帅照刷爆了南中医学子的朋友圈和QQ空间。照片上的他眉眼清秀,戴着帽子与口罩,目光紧盯着手中的煎饼。昨晚6点半晚饭高峰已过,“煎饼小哥”摊位前依然排着长队,手里的活一刻停不下来。隔着口罩,“煎饼小哥”害羞地笑了:“没觉得自己火了,只想安静把煎饼做好。” 因为太火,选修课PPT用上他的照片 新学期开学,这位“煎饼小哥”俨然成了南中医的校园红人。听说还有不少女生排队去买煎饼就是为了一睹小哥真容。昨天傍晚,记者在一食堂山东杂粮煎饼摊位前找到了这位“红人”。晚饭高峰已过,这个摊位依然排着长队,粗略数数有十几位同学等着吃煎饼。和照片中的一样,“煎饼小哥”戴着白色帽子与口罩,低着头专心做煎饼。“要辣吗?”“香菜要不要?”……他一边做一边小声与学生交流。

“一食的煎饼小哥是有点颜值。具备新生代‘小鲜肉’的特质。”一位排队的女生笑言,她也是听说了“煎饼小哥”的名号来凑热闹的。“皮肤比较白,性格安静,做事情认真,煎饼做得好吃。”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位红人小哥最近还上了南中医一门选修课的PPT。“是一门管理类的选修课。”队伍中的一名同学告诉记者,那堂课上,老师解释何为管理者,先从马云等“大咖”说起,接着PPT上突然跳出了煎饼小哥的照片,课堂上一片沸腾,老师说:“马云是不是管理者?最近我们学校很火的煎饼小哥是不是管理者?现在还不是。如果他更火了,招了一个助手,那他是不是管理者?” 因为“粉丝”多,每天要摊400多份煎饼 “不知道,没觉得自己红了。”忙完最后一个煎饼,记者终于和这位“当红小哥”说上了话。

这位煎饼小哥名叫张学芝,来自安徽宿州。1994年出生的他是名副其实的“小鲜肉”。他摘下口罩,不好意思地说:“其实长得不帅。”记者注意到,身高1米8左右的他算是小帅哥一枚,眼睛略小,目测没到“帅哭”程度。今年22岁的他已经有7年工作经验了。张学芝说,他15岁出来工作赚钱养家,做煎饼已经是他第29份工作。这份摊煎饼手艺是自学的,已经连续干了一年多,先是在南财做煎饼,这学期转到南中医。这期间少说做了有3万张煎饼。因为“粉丝”太多,张学芝在南中医工作强度挺大:早上6点起床,7点开始摊煎饼,一直工作到下午两点。下午15:30又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8点半结束。小哥在南中医每天要摊400-500份煎饼。“胳膊不觉得酸,因为已经习惯了。”寒假期间,这位拼命小哥也没闲着,到上海一家酒店担任后厨,为客人制作早餐。

张学芝说,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照片在学生中流传,“就是觉得这两天生意越来越好。”张学芝说,可能因为自己年龄较小,才引起关注。本学期他答应了这家店的老板帮忙做煎饼,“继续做好本职工作,认真摊煎饼。这学期工作结束后再打算未来的事。”最后,说到女朋友,这位小哥脸红了,“还没有。”(李姗陈一凡刘丹青蔡蕴琦)。

井底人王秀青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到了报社的前台。在前台的同事说,王秀青抱着一个大纸箱子,箱子里全是煎饼。在电话里,王秀青说,2014年元旦这天是他找到新工作后的第一个假期,这天一大早,他起身回了趟家。从北京城市学院到怀柔区长哨营乡遥岭村,差不多130 公里,回城时,他搬着两个大纸箱子挤上了公交车,箱子里装的是上百斤的煎饼。头一天,王秀青给我打电话说起煎饼的事,他说别的也没有什么感谢你们,我家里头的给你们做了煎饼,你们能不能来拿上啊? 这语气,跟12月5日那晚记者头一次和他在丽都地区热力井下聊天时,一模一样,声音里透着真诚和真实。

除了感谢,我说最近老出差,不知道哪天才能去拿,把煎饼给学校的工友和学生们吃吧。没想到他还是扛着煎饼找到了报社。纸箱子太重了,他平生头一次打了车,还带着一副锦旗。锦旗上绣着的字是“一颗爱心暖人间,三天解决一生难”,落款是王秀青和他的三个孩子。其实我知道,12月12日,王秀青重新返回市区去北京城市学院工作的第二天,他的妻子彭雪玲——那个才53岁却已是头发花白的农妇,就找了村里两个手最巧的村民,开始做煎饼。连续三四天,家里存着的百十来斤面粉被做成了100多斤煎饼。

12月16日,我和当初一起关注井底人群体的搭档摄影正在河南禹州出差,彭雪玲打来电话说,我们家实在是没有其他可以感谢你们的,别嫌弃婶子脏,这些煎饼,你们一定要尝尝。我和搭档摄影做记者这么多年,见过各式各样的感谢,但听彭雪玲说她做了百十斤煎饼,我们还是有点合不拢嘴。突然,我感到酸楚。评论者仇勇说,井底人的故事是让人辛酸的另一重隐秘世界的故事。当夜色降临,北京笼罩在明亮的灯光下,这些白天的拾荒者、打零工者会钻进北京的热力井井底。距地3米之下,流着脏水的蒸气管道,是他们居住竟然超过10年的“家”。

石扉客说,这是真正的底层百姓生活:辛酸,真实,本分,认命,如蝼如蚁,如芥如尘。天底下到哪里去找这样卑贱而不屈的老百姓? 而就在12月7日,王秀青和其他井底人居住的热力井被封,那天晚上,他一直围着住了10年的那口井打转。在这个城市里,他唯一的落脚之处失去了,我看着他摘掉帽子,露出满头的白头发。那会儿,我也有过酸楚的感觉。在中国干记者这行,老得想着,既要把事情说清说透,又要避免给采访对象带来任何伤害。尤其是像王秀青这样的采访对象,他们要的并不多,只是容身之所,亦或是果腹之餐,有的时候,因为报道,他们会被动的失去这些。

就像是那天晚上,他一无所有,封井来得那么猛烈那么直接。我们好像犯了错。网络上铺天盖地都在热议,关注井底人究竟该不该? 我和搭档摄影拼命想给王秀青找个住处找个工作,我们甚至想问问报社的发行站还缺不缺人。好在事情的转机超乎王秀青也超乎我们的想象,有人给他解决了工作和住处,也有人给他捐款,还为他的三个孩子支付了从现在直到大学毕业的学费。连续几天,更多的爱心人士不停拨打着报社的电话,他们也想帮助其他的井底人。王秀青的这箱煎饼,说到底,不只是送给记者的,而是那些对井底人的关注者。

这箱煎饼,可能能够回答,关注井底人究竟该不该?(记者 张永生)。

煎饼 鸡蛋 钱吉星

上一篇: 又见驴友深山迷路 网友呼吁“救了也要处罚”

下一篇: 黑摩的顶风运营横冲直撞 司机称省下时间够拉一活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