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当阳“渐冻人”兄弟先后去世 留遗愿捐眼角膜


 发布时间:2020-10-22 16:16:14

对许多人来说都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即将捐出眼角膜的耿斌一家如此,即将移植这个角膜的王美兰一家如此,为了这台手术紧张准备的医护人员亦如此。事情的结果并没有辜负大家的努力和心意,截至昨天上午11点15分,随着王美兰被推出手术室,河南有史以来第一例活体角膜捐献及移植手术顺利完成。如无意外,医生今天就可以拆开王美兰的纱布,以确认移植的角膜是否能让她产生视力。从2月15日发布捐献角膜和寻找患者的消息,到2月17日手术顺利完成,爱与真情的力量始终推动着整件事走向圆满的结局。“百年之后也要捐出角膜帮助他人” 早上7:30,郑州市眼科医院(郑州市二院)的杨潇远医生已经乘坐救护车出发,赶往郑大一附院准备接收角膜。

而另一边,耿斌也早早起床,在家人的陪伴下准备手术,闻讯赶来的公司同事、朋友,挤满了整间病房,加油和祝福之声盈满耳际。郑州市眼科医院病房,即将接受角膜移植手术的王美兰和家人也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着。8:15,耿斌被送进手术室。9:00,手术开始。9:35,完整剥离的角膜被送出手术室,郑重地接过角膜,等候在手术室外的杨潇远一路小跑奔向楼下等候的救护车。9:48,角膜抵达郑州市眼科医院,手术室立即开始手术。手术室外,王美兰的丈夫、儿子、姐姐耐心等待着。“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我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去跟这位好心人道谢,等她康复了,我们一定要亲自去向他表达我们的谢意。

”丈夫王四成说,“等我百年以后我也要把眼角膜捐出去,帮助别人。” 一家人激动得一夜没睡 接受角膜移植的王美兰,是手术前一天才知道自己的病情的,为了让她放心养病,丈夫王四成一直没有告诉她实情。一个多月前,家住驻马店汝南县的王美兰在做农活时感觉右眼硌得慌,看不清东西,三天了一直感觉不舒服,家里人就带着王美兰到乡卫生院门诊去检查。医生告诉他们眼睛情况比较严重,得知这个情况后,王四成立马就带着她来到郑州市眼科医院。经过检查,王美兰的右眼角膜溃疡,感染严重,视力严重受损,病情不好控制,就算是治好了以后也看不见了,需进行角膜移植,可是眼角膜资源很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

“她的身体一直很好,家里农活都靠她一个人操持着,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只是害眼,过两天就好了,谁知道……”王四成说。自从眼睛病了之后,王美兰脾气也变得有点急躁,为了能让她放心养病,王四成一直没有把诊断结果告诉她,只是说眼睛有炎症,需要治疗,“我一直坚持要等,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能放弃啊!” 得知有人要捐献眼角膜,王美兰全家人激动得一夜都没睡着。耿斌出手术室 所有人为他轻轻鼓掌 2月16日,医院给王美兰做术前检查,“她眼一直特别疼,根本睁不开,昨天检查勉强睁开了一点点,她那时候才发现自己看不见了。”王四成说。17日早上,王美兰和丈夫凌晨4点就醒了,直到被送进手术室前,两人都一直忐忑不安。

1小时27分钟的手术,短暂而又漫长。11时15分,王美兰被推出手术室,苦苦等待的家人呼啦一下围了上去。“谢谢你们!”刚刚接受完手术的王美兰向医生轻声道谢,郑州市眼科医院院长孙世龙把一束鲜花送到她手中,激动的家属向医生深深鞠躬。手术室外目睹这一切的其他患者和家属纷纷感叹,“运气好啊,遇到好心人了!” 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陈鹏说:“手术很顺利,坏掉的角膜已经取出,眼睛情况很好,顺利的话明天就可以拆掉纱布,确认角膜是否发挥了功能,不过等病情完全稳定还需要一个月左右。” 45分钟后,在郑大一附院,眼球摘除手术之后的耿斌也被推出了手术室,手术室外,是等候他的家人、同事和大束大束饱含美好心愿的鲜花。

看到头缠纱布,还没有彻底从麻醉中醒来的耿斌,耿妈妈奔到儿子身边,轻声喊:“小斌,小斌,你这会儿可不能睡啊!” 围拢在四周的同事和朋友,都忍不住轻轻为耿斌鼓掌。角膜捐献不影响遗容 呼吁更多人加入 郑州市眼科医院大眼科主任陈鹏说,随着眼科手术的进步和显微手术的普及、角膜材料保存方法的完善,角膜移植的成功率有了很大提高,已经成为当前防盲治盲的重要手段。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角膜来源却极度匮乏。而在国外,死后捐献眼角膜却十分盛行。“在新加坡,每个公民生下来就要签署角膜捐献的手续,如果不签字就意味着他也失去了患病时得到角膜移植的机会。

” 仅有1000多万人口的斯里兰卡,签字同意身后角膜捐献的人已经超过500万。在美国,已经正式成立眼库103所,每年可进行角膜移植6万多例。目前,虽然国内成立了许多家眼库,但是每年提供的眼角膜只有不足千只,从而大大限制了该项手术的普及。陈鹏说,许多人对角膜捐献存在误区,认为捐献角膜需要将整个眼球挖出,影响逝者的遗容,从而拒绝捐献眼角膜。也有许多老人生前有捐献眼角膜的想法,甚至以书面形式表达了捐献的意愿,但是老人辞世后,因为传统观念,家人却拒绝捐献眼角膜。陈鹏说,实际上,角膜只是眼球面的一层薄膜,摘取角膜后眼球仍然是完整的,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

(郑州晚报记者 邢进 施杨 廖谦)。

刘红立 遗愿 角膜

上一篇: “4月8日起成都限购”是谣言 警方:正展开调查

下一篇: 家中独子婚前莫名失踪 绝症父亲苦盼其回家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