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逾43万人流出东莞 流入人口男性占六成


 发布时间:2020-10-28 10:42:50

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必须合法,使用必须合规,信息必须公开。这既是各界讨论达成的法理认同和基本共识,也是改革的大势所趋。媒体报道说,江西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为征收社会抚养费,向县公安局支付费用,要求公安局拒绝给未缴清社会抚养费的超生婴儿上户口。过去有一种社会现象叫“黑吃黑”,即此非法团伙抢夺彼团伙的非法所得,后者竟也有苦难言。今天,在我们的社会治理过程中,又出现另一种相似现象叫“非吃非”,即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机构从个体的非法行为中非法牟利自肥。修水县有关部门相互勾结,在社会抚养费征收上大发横财即是一例。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竟要求公安机关卡住超生儿上户口。没有交齐社会抚养费,就坚决不给上户口,上不了户口就意味着是黑户,无法就学、不能享受社保。这一招够狠。但是,常识告诉我们,每一个生命都有生存、健康和受教育的权利,即便是计划外生育,这项权利也不能被任意剥夺。况且社会抚养费本质上就是一项行政性收费,不通过法院,征收的过程本身就不具备强制性和附加性。

换言之,以上户口设卡逼缴社会抚养费的做法不合法。目前,山东省和江西南昌市等多地户籍管理部门已明确规定,新生儿落户与征收社会抚养费实行“脱钩”,这是改革的大方向。另一个基本常识是,行政性收费必须实行收缴分离。标准的流程是,收费单位开出单据后,缴费人持有单据去银行或行政服务窗口缴费,钱直接进入国库。财政部门定期对财政票据进行监督核发,进而根据有关程序划拨使用这些经费。而修水县人口计生委与公安局竟罔顾规定,兀自做起了“买卖”——每征收到一名超生儿的社会抚养费后,公安局可获得200元至400元不等的“上户费”提成。当地人口计生委则从社会抚养费中获取部门经费。在这条利益链上,人口计生委、公安机关、乡镇政府都分得了利益,可谓皆大欢喜。只是,这种“同吃同吃”的快意,背后是许多民众的无奈与悲愤,是对民生人权、法律法规的践踏与无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必须合法,使用必须合规,信息必须公开。这既是各界讨论达成的法理认同和基本共识,也是改革的大势所趋。

目前一些地方不仅对这种社会共识毫无敬畏,毫无顺应改革、主动作为之心,相反,恨不能在改革新局面到来之前,狠狠地捞它几笔。这种钻改革时间差的空子、“非吃非”的做法,损害的既是百姓的利益,更是政府的公信。当某些政府部门沆瀣一气,把卡要百姓当成一种生财之道,它的公正性、权威性就会荡然无存。今天,整个中国社会正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驱动下,不断完善制度、提高效率、提升质量。各级政府部门既是政策的制定者更是改革的推动者,必须坚持为民务实清廉的要求,多为百姓着想,努力提高社会治理能力,遏制“非吃非”现象的生长和蔓延。尤其是要防止那些认识上的模糊地带、改革即将触及的领域成为一些地方、一些部门捞取外快的猎场。(李思辉)。

一领了工资的陈常林下班后立刻给同乡陈子国打了电话:“加薪了,叫上哥们出去喝一杯啦,同乡们好久没聚了。” 与往常一样,发工资了、被车间主任批评了、被扣钱了、恋爱了,陈常林都打电话给在广东东莞厚街鞋厂打工的陈子国等同乡哥们,约出来喝酒、吃饭、聊天。陈常林目前在东莞厚街一家家具制作厂打工。他来到东莞3年了,对东莞这个城市仍然存在陌生感。“虽然说我们这些来打工的被叫做‘新莞人’,但是和真正的东莞人还是相差很远。说不出具体哪里不一样,但就是感觉很不同。” 穿着白色T-shirt和深蓝色低腰牛仔裤,电着微卷的头发,高高瘦瘦,21岁的陈常林和走在东莞街上的东莞年轻人并无两样。但是对他而言,能走进自己心里,了解自己的感受的还是同乡的哥们。“我们来自同一样地方,也来到同一个城市,我经历的困难,内心的彷徨和迷茫,对未来不确定的担忧,对这个城市的距离感,都只有我们这些有一样的历经的人才能真正明白。”陈常林说起自己和东莞人,一直用“我们”和“他们”来区别。“不是我们抗拒他们,他们也没有怎么抗拒我们,而是确实很不一样的。况且,进厂打工的几乎都没有本地人,都是我们这些外来的,哪里有机会接触他们,更别说交朋友了。”陈常林说,偶尔自己在网上加了一两个本地人,没有说出自己是农民工的身份,但是聊着聊着就感觉到差距。

“人家说假期去了香港去了新加坡,问我假期去哪里玩了?我能说什么,说自己呆在闷热的厂里做家具雕花?!不想心里不平衡,只能悄悄地把‘她’拉到‘陌生人’(指QQ里的‘陌生人’)那里。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的。人家忙出国,我忙打工。”之后,陈常林在QQ里看到是本地人的都一概不理。然而,陈常林告诉笔者,其实内心他们的心里都想融入这个城市,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只是那个距离似乎十分遥远,跳不过去。不管是快乐还是难过,与他一起度过并分享的都是自己的同乡们。“生活在‘同乡圈’里也没什么不好的,应该说至少我们还有同乡对彼此的支持和了解。”陈常林说,他近来常常这样安慰自己。据一项有关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显示,46.8%的新生代农民工目前仍然生活在集体宿舍。与老一代一样,他们往往依托乡缘、血缘关系结为“同乡圈”等同质性较强的封闭社群,社会生活圈狭小。完。

东莞 人口 淘宝网

上一篇: 评论:读懂“拒诊伤医者”的“画外音”

下一篇: 广州日报:微信服务号有收费就要有担当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