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铜山突发不明气体泄漏 百余村民入院治疗


 发布时间:2020-12-01 16:36:42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晋宁“10·14”案件即被告人杨富等21人涉嫌故意杀人、聚众斗殴案件。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初,被告人杨富、李海英、张红珍等人组织晋宁县富有村部分村民暴力阻止昆明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工地施工,致使该工地停工。为恢复施工,晋城物流中心工地投资方与被告人杨汝明签订该工地道路建设工程施工合作协议。杨汝明于10月14日上午组织了被告人杨贵明、王兴贤、李永祥等数百人前往施工。杨富、李海英、张红珍等人获知此消息后组织村民前去阻止。当日8时许,施工方的王某某等8人在富有村吃早点时,被杨富等被告人及村民扣押、殴打。

后杨富等被告人将王某某等8人带至富有村村口捆绑并浇上汽油,与施工方形成对峙。对峙过程中,8名被扣押人员遭到持续殴打。15时许,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被扣押人员身上的汽油被点燃,并发生大规模械斗,造成王某某等7名施工方人员和村民舒某某共计8人死亡,另致18人重伤至轻微伤,多人财物不同程度受损的严重后果。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杨富、李海英、张红珍、杨汝明、陈俊孟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杨贵明等16人构成聚众斗殴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被害人及家属、被告人家属及部分群众约300余人旁听了案件开庭审理。目前,庭审仍在继续。(完)。

对家人最后的话。7月17日14时45分,国道213线四川茂县境内石大关乡超限站附近发生山体垮塌,赴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对口援助的德阳市人民医院医疗队正途径该处,医疗队的目的地是300公里外的若尔盖县。“伴随着滚滚浓烟,铺天盖地的石头呈扇形落下来。”与范天勇同坐一车的德阳市人民医院医教部部长谭宏回忆,在两人跑出十几米后,周围已有不少群众被落石砸伤,范天勇嘱咐医疗队分别救人。在这场山体垮塌事故中,范天勇被飞石砸中,胸腹部受重伤,经抢救无效身亡。“他一直对藏区抱有很深的情感,希望用所学的医术为藏区群众服务。

”回忆丈夫最后一次离家时的情形,援藏殉职院长范天勇的妻子朱红萍泣不成声,“他离家前还对我和儿子说,‘若尔盖有一台手术等着我’,没想到这次送别竟成了永别。” 在去若尔盖医院接父亲遗体回来的路上,范天勇的儿子决定学医,完成父亲未尽的事业。“可能因为父亲的职业聚少离多,他对学医有些许抵触。但是他那天他告诉我,爸爸的精神要附着在他身上,明年他要报考医科大学。”朱红萍说。尽管范天勇在德阳市人民医院只工作了9个月,但他几乎把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用于医院的发展上。朱红萍坦言,整理遗物时,在办公室、卧室随处可见的医院文件、管理类书籍以及枕边的安眠药让她十分震撼。

德阳市人民医院医院对口若尔盖医疗服务已经3年有余,此次援藏是院长范天勇亲自带队,对当地县人民医院进行指导,并为藏族民众进行义诊,以及向新建病区赠送药品及医疗用品设备等。考虑到藏区群众的风俗习惯、昼夜温差大,范天勇对此次医疗援助的物品都做出了详细的检查、修改。“输液台的高度,滑轮能不能包裹橡胶等细节,范院长都考虑了。”护士长胡彩虹说。连日来,德阳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不停地回忆在手术间、病房、职工食堂里,院长范天勇留给他们的印象。大家最感动的是,每逢医护人员生日,该医护人员都会收到由范天勇亲笔书写的生日贺卡。

“一直以来,院长给我们留下的印象都是知识渊博、儒雅。这次事情发生后,我们才知道他的家庭是如此的困难。”德阳市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杨家红透露,在范天勇家中有两位老人身患癌症,一位老人瘫痪在床,他的妻子也已下岗。“‘5.12’汶川地震发生后,他奋战在抗震救灾的第一线,藏区缺医少药,他牺牲在援藏路上,用生命谱写了一首援藏赞歌。”四川德阳市纪委书记冯发贵表示,援藏医疗小分队将以范天勇同志命名,将援藏的精神永远的传承下去。(完)。

谁也没想到,3年前的一次小感冒,让萍萍的生活轨道完全偏离了正常方向。从查出肾炎到发展为尿毒症,陪在萍萍身边的是和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养父母和哥哥。看病花了二十多万,这个农村家庭已经不堪重负,但家人也从没有想过要放弃。要保住自主肾功能还有一线希望,但麻烦的是萍萍对中西药物治疗都不敏感,今后是否要依赖血透生存,接下来的3个月是关键期。“萍萍成绩很好,学校里能排前十几名。3年前有次感冒到医院打针,炎症没消就回学校,一个礼拜后眼睛肿得不行,一化验是肾炎。”生病3年,因为用药中有激素的原因,萍萍的体重从90多斤长到了140斤,头发也掉了不少。3年来,家人带着萍萍四处求医,萍萍的病却不见起色,肾病综合征渐渐恶化成了尿毒症。萍萍母亲郑洪梅和丈夫都是河南的农民,一年也就两三万块钱的收入。而郑洪梅一直没有告诉女儿萍萍的是,萍萍其实并不是她的亲身女儿,但生病后,一家人却并未因此而放弃对萍萍的治疗。3个月前,萍萍曾经命悬一线。同样是因为一次感冒,萍萍多脏器衰竭,全身严重感染、严重贫血和水肿,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郑州的医院建议立即转到北京、上海,可是3年来给萍萍治病已经花了20多万。

郑洪梅只好联系曾经看过病的博大肾科医院的医生,讲明情况,将萍萍转院过来。萍萍如今的性命,完全是靠着钱续下来的。一周要透析三次,一次就要花400元;蛋白尿严重,几乎每天都要输很贵的人体蛋白,再加上中西药物和免疫制剂,萍萍一天的花费高达1000多元。医院为照顾这个家,安排郑洪梅当了医院的临时保洁,每月1700元管饭,也只够孩子血透4次。南京博大肾科医院院长王钢教授对萍萍的病情很是揪心。“最好的治疗结果是保住孩子的自主肾功能而不必终身依赖血透机器存活。但萍萍对中西药物治疗都不敏感,治疗难度很大,目前还不乐观。”王钢教授说,萍萍不属于那类肯定无法医治只能血透的病人,她还有一线转机,能不能保住肾功能,全看接下来3个月。萍萍目前住在南京博大肾科医院5床,如果您有意帮助这个家庭,可与郑洪梅联系(18205188714)。-  通讯员 严 悦 扬子晚报记者 杨 彦。

医院 村民 利国

上一篇: 江西一季度煤矿共发生事故2起,死亡7人

下一篇: 茂县垮塌灾害中36位亲人失联 中国电信员工仍奋战抢险一线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