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成冲突导火索 专家:疏导而非一味管控


 发布时间:2021-01-14 00:56:24

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不过今后,大妈们恐怕又会有一个新的代名词——暴走族。晚饭过后,杭州西湖边,除了有大批观赏夜景的游客,还能看到不少大妈或两两作伴,或三五成群,在景区的道路上暴走,飞快掠过散步的人们。有的大妈全身武装,运动服、护膝、水壶,毛巾一样不少,有的还会随身携带个音乐播放器,踩着节拍走。同样,在杭州运河边的小道上也有不少三三两两的大妈结伴在暴走。喜欢跳广场舞的周阿姨就告诉记者:“老伴不会跳舞,我就拉他一起来跟朋友们快走了,又出汗锻炼身体,又能和朋友常见面,一举多得。”而此刻,相似的景象也在杭州其他小区附近或景区周边上演。暴走,在中国兴起于2010年前后,但最近几年参与人数出现暴增,这项健身运动已逐步在全国各地流行起来。

相比与杭州大妈零零散散的暴走,江苏徐州、山东青岛等地的大妈“暴走团”规模就不可相提并论了。据媒体报道,徐州、青岛广场舞大妈“转行”参加“暴走团”,他们组成多则成千、少则几十人的方队在景区和公园附近集体暴走。由于经常占用机动车道,干扰正常交通,和车主发生矛盾,因此大妈“暴走团”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广场舞大妈为何“转行”参加暴走? “转行”有一段时间的李阿姨给记者的答案是,跳广场舞和暴走都能锻炼身体,而且快走既不影响别人休息,更加没有场地限制,想走就走。浙江省社科院社会所所长杨建华表示,大妈热衷于广场舞不只是为了是健身,更重要的是,大妈这个群体多数已退休,但是仍然需要社会交际和互动交流来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

通过这种集体活动,来寻找自己的社会价值,寻找一种跟他人之间联系的方式,找到社会归属感。广场舞由于场地的局限,以及产生的噪音影响到周边居民的生活,双方已有了矛盾。或许是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大妈们将广场舞改成了不影响“社区周边居民休息”的暴走。那么,大妈跳广场舞改成暴走之后,这种矛盾化解了吗? 浙江省社科院副研究员王平表示,如果是像徐州这种大规模的暴走,已经影响到了景区或广场周围正常的交通秩序,扰乱了非机动车和机动车的通行,其实只是发生矛盾的地点有了变换。那怎样看待大妈的这种大规模暴走活动? 杨建华表示,大妈锻炼身体可以理解,想通过锻炼身体互相交往也可以理解,但最重要的是要遵守社会公共秩序,跳广场舞不要产生噪音影响周边居民休息。

暴走也一样,如果走在人行道上是可以的,但是在机动车道或非机动车道上,就会给其他出行的人带来不便。他说:“作为一个社会公民,参与任何一项活动都应遵守社会公共秩序,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底线。应该在愉悦自己的同时,不给别人带去影响或造成伤害。” “目前还没有听说在浙江有大规模的集体暴走活动。”王平说,大规模的集体活动,往往会带来广场效应。人聚的多了会存在一定风险,万一暴走时有个人摔倒了或车辆违章肇事,会不会引起大家的一种恐慌情绪,造成一些非理性行为,比如群踏事件,这些都是潜在风险。“如果浙江或杭州要组织集体暴走,希望组织者能提前考量好,先做一些应急预案,尽量把不利因素降低,预防可能存在的风险。” 要如何处理这对矛盾?并引导大妈自觉遵守社会公共秩序? 杨建华认为,目前城市中的公共设施亟需加强建设,大妈在小区周边跳广场舞,反映的就是这样一个窘境。

也许,大妈们有些地方做的不合适,但是作为政府,有责任进一步关注和加强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公共空间的建设,尽可能给大妈提供一个场所和空间,让他们在健身的同时又不影响到周边居民的生活。王平表示,大妈跳广场舞和集体暴走,既然是民间自发的东西,那就还是让它回归到社会组织的本位上。政府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引导,以提供必要的资源和组织建设上的咨询为主。具体落实时,还是以社区为本,社区的社会工作者或相关老龄工作人员要与民间组织进行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比如场地、要搞什么活动,相互间合作的事情等。在社区为本的基础上,再加大组织规范力度,成立区级或市级层面的关于老年人健康社会生活、健身的倡议或规范,把它变成一种民间性的相互间共同认可的社团性契约。

(完)。

八旬翁迷上广场交谊舞,七旬老伴怀疑他和舞伴搞暧昧诉离婚 深受中老年人喜爱的广场舞,正成为邕城一些离婚纠纷的“导火索” 跳广场交谊舞的老人易婚变?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斯 李平 实习生 曾攀 通讯员 王静 张春燕 核心提示 他和她因广场舞结缘组合个新家,却又因广场舞,相互猜忌对方最终离婚;他们20多年的夫妻情,因他酷爱广场舞,老伴由吃醋“升格”为分居,年过八旬再度离异……时下,深受中老年人喜爱的广场舞,正成为邕城一些老年人离婚的“导火索”。今年上半年,仅南宁市江南区法院受理的,因广场舞“舞”出的离婚纠纷就有10多起,且大多是古稀老人。故事1 因广场舞结缘 又因广场舞 分手 年过七旬的老张,最近刚刚离婚。老张这段曾经被不少人艳羡的婚姻,就此收场,着实让周围朋友很吃惊。原来,老张的前妻阿琴是个广场交谊舞教练,比他小16岁。

阿琴虽然也不年轻,可颇有风韵。老张说,两人结缘于广场舞,分手也因广场舞。2010年6月,丧偶的老张到阿琴开办的舞场报名学习交谊舞。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张感觉自己一下变得年轻又有活力。而阿琴作为老师和舞伴,更是让他如同找回了初恋。由此,两人因“舞”生情,谈起了一段黄昏恋。而时年已过45岁的阿琴,更是答应要给老张生个男孩,这让老张非常感动。2011年1月,两人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继续着所钟爱的广场舞。此后,阿琴也确实怀孕,可这个胎儿却未能保住而流产。老张虽然很心痛,却还是悉心照顾阿琴。一次跳舞时,老张与一名舞伴打得火热,经常互开玩笑。阿琴为此很生气,与老张吵起了架。为报复老张,阿琴也与其他舞伴行为亲昵,这让老张认为阿琴与舞伴有私情。于是,两人开始小打小闹,今年初,发展成闹上法院离婚。法庭上,两人互不相让。老张说,阿琴故意把孩子打掉,而且还向他要求买金项链、戒指等,阿琴要赔偿他精神损失费及耽误婚姻费4000元。

阿琴说,孩子是意外流产,老张对他实施了家庭暴力,她愿意离婚。由于双方都拿不出确切证据证明自己的说法,今年6月底,江南区法院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对其他请求予以驳回。

广场 施某 篮球场

上一篇: 跑男粉丝遭遇网络诈骗 被骗5000元

下一篇: 大学生拍爷奶恩爱视频看哭网友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