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徒步嘉年华 4000各界青年和园内徒步5公里


 发布时间:2021-01-14 02:30:49

成都举行“三治一增”系列发布之“成都增绿十条”新闻发布会。记者在现场获悉,日前正式发布的《关于实施“成都增绿十条”推进全域增绿工作方案》(简称“成都增绿十条”)提出,预计到2022年,该市森林覆盖率将达到41%,建成区绿地率达到40%,绿化覆盖率达45%,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15平方米,全域成都将初步呈现“绿满蓉城”盛景。据悉,此次出台的“成都增绿十条”共有公园增绿、城市道路增绿、生态廊道增绿、龙泉山植被恢复增绿、龙门山植被提升增绿等十条措施。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局长杨小广在会上表示,“成都增绿十条”大致可分为两大部分。一方面,按照“景区化、景观化、可进入、可参与”理念,加快开放式生态景观工程规划建设,形成公园绿化、滨水绿化、道路绿化、小区绿化景观体系。另一方面,加快推进天府绿道、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大熊猫国家公园、环城生态区、二绕高速绿化带等重大生态项目建设,加快建设绿色生态廊道和多彩通道,实施生态管护与修复工程,夯实长江上游生态屏障。

杨小广指出,到2020年,成都将新增1000平方米以上的公园绿地400个,包括规划新建一批综合性公园、湿地公园、郊野公园,建设一批百姓身边的小游园和微绿地,“成都将真正实现‘300米见绿、500米见园’。” “今年拟建设完成小游园、微绿地点位约50个,面积约16余万平方米。”成都市规划管理局副局长胡滨表示,市建委和相关部门将加强督促,确保所有点位在7月中旬前完成设计方案审查,9月底前动工建设,12月底前完成建设工作。在龙门山植被提升增绿方面,“成都增绿十条”提出,到2022年,龙泉山脉人工造林18.11万亩,提升森林质量24.03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2%。建成5个总规模达8万亩的森林公园群,建成总规模1.7万亩的森林康养基地,建设天府植物园,建设森林绿道、康养步道180公里,建成环山旅游公路270公里生态景观带,初步构建森林生态系统、游憩服务系统和基础设施系统。(完)。

近日,纽约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华人舞蹈队排练时音乐扰民,带头者被警方逮捕并上了法庭的消息,引起了公众对公园噪音的热论。在国内各地,这种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如何禁噪,令管理部门头疼。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深圳市公园服务规范》拟规定,公园活动不可超过65分贝噪音。公共场所噪音扰民是个老大难的头疼问题,以广州为例,中山大学北门小广场噪音扰民的投诉从未间断,可是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类似这种问题在不少小区也同样存在,每到晚上,小区楼下稍微开阔点的地方都能看到一群练舞者,开着大喇叭,随着音乐起舞。更不能忍受的是,早上不少居民还在梦乡中,小区就准时响起练舞的音乐声。晚上孩子要做作业,有的老人需要早休息;早晨不少上班族想多睡一会,噪音可以说已经成了新“都市病”之一。

因而,深圳市准备出台相关规定,公园活动禁止超过65分贝,从其初衷来看至少值得肯定。诚然,那些健身者有休闲运动的权利,但这种权利必须建立在不扰民这个前提下,否则就有侵犯他人休息权的嫌疑。在纽约,华人舞蹈队带头者被诉上法庭,原因即在于此。不过对于深圳的这个65分贝禁止线,恐怕还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其一,这个65分贝该如何监测?难道要投诉者自己拿着测噪声的设备去亲自测验?可是这又带来另一个问题,倘若那些练舞者不承认又怎么办?毕竟噪音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因而,要想这个规定得到执行,恐怕还需要相关部门在公园里安装测噪音的装备,一旦超过65分贝就会自动提醒。其二,65分贝的禁止线只是“堵”,但如何提供一个既不扰民,又能让老人健身休闲的公共场所,还需要在“疏”上想想办法。

比如说,能不能增加全民健身的投入,提供免费的室内运动场所,从而减少健身者在露天的公共场所播放音乐扰民的机会? (子在渊)。

饱受争议之时,河北唐山的高中生们则身穿印有“温和劝慰语句”的文化衫,对公园噪音给予“无声的”抗议和抵制,而学生们这种理性的表达方式,既有理解和赞同,也遭受了部分围观看热闹老年人的指责。16日上午,河北唐山市开滦一中的几十名高中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再一次走向了那个让他们不堪其扰的、与学校只一路之遥的凤凰山公园。学生们统一身着的白色文化衫上印着:“亲爱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唱歌小声点好吗?我们在上课。祝福您!感谢您!” 凤凰山公园位于唐山市中心,这个海拔只有88米的山不但是许多唐山人的精神寄托,也是当地市民进行娱乐休闲活动的场所。

上午9时30分,公园一处亭子周围聚集着数百名喜爱音乐的中老年市民,亭子檐下悬挂着某歌友会的横幅,老年人正在这里举行活动。唱歌的人歌声嘹亮,观看的人掌声不断,高音喇叭则在一旁卖力工作着。20余名学生走到场地,面向乐队和歌手整齐地站成二排,进行无声的抗议。看到此景,歌友会成员不得不暂停了表演。许多老年观众你一言我一语,其中不乏对学生们的指责与批评。不能尽兴地唱歌,不能尽兴地听歌,被高中生们以这样的无声抗议所打断,部分市民情绪有些激动,“这里就是娱乐场所,我们喜欢听!关你们什么事?” 歌友会活动组织者王永安向记者介绍说:“我们的歌友会成立好几年了,深受大家喜爱,大家从中得到快乐,身心得到健康。

学生们之前也来过,我们也都对音量进行了调整,希望能够将音量调到一个最佳的程度,既不影响学生们学习,也不影响大家听歌。” 王永安的表态得到了周围许多市民的掌声,却也有人在一旁大声质疑,“什么叫最佳啊?这些学生纯属胡闹!” 随后,活动组织者拿起话筒表示,“大家都相互理解一下,我们这就把声音调小一点,学生们你们也辛苦了。我代表歌友会和全体观众对你们表示感谢!”学生们在得到这样的答复后,集体向老年人鞠躬表示感谢,之后秩序地离开公园。“我们有的时候一节课可以记住一段歌词,但是记不住老师讲什么。

不是我们不专心,我们一直在很努力地听老师讲课,但老师的声音还是被外面的歌声盖过了。”开滦一中高二年级的程颖同学显得很无奈。在从公园回到学校的路上,程颖告诉记者,“我们不希望我们在这里的时候,爷爷们理解我们,把声音调小,而等我们离开公园之后,音响又恢复到原来的音量。” 开滦一中团委书记部美美介绍说:“去年夏天的时候,学生们曾经以同样的方式去公园抗议,但是却受到了人们的指责。他们用学生们在校园里听不到的语言刺激这些孩子,最终,孩子们流着眼泪回到学校。” 据部老师介绍,学校多年来一直在和凤凰山公园的“公园噪音”作斗争,向多个主管部门反映仍然难见其果。

“不管学生们这次抗议效果怎样,他们都会为了维护安静的学习环境而继续坚持下去,我们校方希望公园噪音问题能够早一天解决。” 无独有偶,在凤凰山公园的南侧,唐山市工人医院的医生和患者们同样深受“公园噪音”之苦。在11层,该院神经内科主任曹亦宾直接推开了窗户,愤懑地说:“你听!这都11层了,噪音还是这么明显!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对医生和病人都非常不好。” 在骨科病房住院的患者李佑告诉记者,外面唱歌跳舞的声音有时候到晚上十点多还不停,确实影响休息,影响养病。随着人们精神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在公园和广场中唱歌跳舞已经成为众多中老年人的日常生活方式。

市民张静媛表示,其实双方都是无辜的,人们唱歌没有错,学生上课更没有错。问题在于场地和学校离得太近,政府应该重新规划一个地方,让人们唱歌的场地远离学校,这不就好了吗? 不久前,被称为“中国式健身”的“广场舞”在世界引起关注。在美国纽约的一支华人舞蹈队因为在公园排练“广场舞”被投诉“扰民”,领队甚至被警察铐起来。许多当地华人表示难以接受,却不知他们已经触犯了纽约法律。同样,针对国内愈演愈烈的“广场舞”“公园噪音”扰民问题,广州市政府将在明年出台的新版《广州市公园条例》拟出“四限”办法:限音量、限时段、限区域及限设备。

在公园安静休憩区进行喧闹的健身娱乐活动,将面临200元至1000元的罚款。(完)。

公园 森林公园 市民

上一篇: 评论:媒体并非万能 公民的权利保障要告法治

下一篇: 幼儿园未兑现许诺配套 商业街进驻小区遭业主抗议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