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城乡的“快”与“慢”


 发布时间:2021-02-24 07:11:06

近年来,农村结婚彩礼“行情”暴涨,远远高于物价的上涨幅度和农民收入的增长幅度,导致一些农村家庭苦不堪言,甚至因娶亲致贫。彩礼本是一种传统民俗,是美丽乡村爱情的象征。可如今的彩礼不断攀升、不断加价,使传统民俗蒙上了奢侈、攀比的阴影。近日,笔者走访了淅川县多个村庄,对农村令人咋舌的“天价”彩礼现象进行调查,调查发现:目前在部分农村婚嫁成本费起步价平均达30万元,盖新房或买楼房并管装修、家电一应俱全、“三金一冒烟(摩托车)”基本成为婚礼的“标配”,汽车成为婚礼的“高配”,这让多少农村家庭“望婚兴叹”、“有心无力”,斩断了多少本来应该非常美丽的乡村爱情,高额彩礼成为压垮部分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笔者走访的村庄,彩礼不堪重负现象不仅普遍存在,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一是价格仍被一些人哄抬不止,而其他人为了顾面子,也只好跟随其“定价”,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彩礼价格不断升高,村民的负担越来越重。二是观念陈旧的问题。比如农村人认为女儿出嫁后就是婆家人,是“泼出去的水”。既然如此,十几年的养育之情总要通过彩礼获得回报,所以索要彩礼越来越出格。一些农民因为自身家境不好,把女儿当成了摇钱树,对彩礼漫天要价,不仅影响了女儿的婚恋自由权,而且让本身家境不太好的对方家庭债台高筑,因婚返贫。“天价”彩礼的日渐泛滥,不仅是在挑战公序良俗,最让人担心的是“天价”彩礼背后的隐患,因婚返贫、诱发“闪离”、索回彩礼案件上升,甚至因高价彩礼而闹出命案,诸如此类现象,恶化农村乡风,破坏基层社会稳定。

然而,“天价彩礼”在农村却大有市场,而且根深蒂固。首先,彩礼或者直接说财礼,是男方的财力展示,更是女方的面子,谁也不想让人指责家里过得不够好或者闺女身价太低等伤面子的话,但是不伤面子伤钱。其次,彩礼习惯也是风俗习惯,已经深入到人们的骨子中。在相互攀比的社会风气和“约定俗成”的“规矩”枷锁下,谁也无法打破这种风气,谁也不敢去吃这个螃蟹。对于“天价彩礼”的陈规陋习,必须下大力气破除。笔者认为,要刹住彩礼攀比之风,必须官民互动。政府做好破解彩礼之痛的“引路人”、“破冰者”和“总导演”。必须借助乡贤的力量,政府与乡贤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把抵制“天价彩礼”、拒绝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等内容纳入村规民约之中,经过村民大会讨论,印发全体村民家庭执行,使之成为村民共同遵循的行为准则。

从而将文明婚礼、吉祥彩礼的观念种植到村民心中,杜绝天价彩礼回潮的可能性。(任振宇)。

兰州讯省教育厅日前公布了2012年度“万名品学兼优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计划”评选结果,该计划共为我省1万名农村中小学和高职学生发放资助金1550万元。为贯彻落实省委双联行动精神,确保所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都能上得起学、能上好学,省财政厅和省教育厅2012年决定在全省开展“万名品学兼优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计划”。资助的范围包括全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中品学兼优的农村家庭经济特别困难学生,其中小学生4000名、初中生3000名、高中生2000名、中等职业学校学生1000名,资助标准为小学每生每年1000元,初中每生每年1500元,高中每生每年2000元,中等职业学校每生每年3000元。(记者李欣瑶)。

记者今天从省财政厅了解到,去年我省共投入1.1亿元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营养改善计划试点,14万学生受益。据悉,我省于2013年秋季学期起在五指山、保亭、琼中等3市县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共投入农村义务教育营养改善计划专项资金4250.6万元,用于发放膳食补助,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天4元。此前,三亚、陵水、五指山于2012年秋季学期起自行实施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记者 邵长春 通讯员 杨涛)。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中心日前公布一份中国城镇化调查数据。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进城务工者不愿回乡就业,且呈现年龄越小的打工者,不愿回乡就业的比例越高的趋势。此次中国城镇化调查是清华恢复文科院系以来,首次进行大规模全国性入户调查,以等比例、等概率的方式抽样,样本覆盖全国31个省份,有效成人样本量达到12540个,其中流动人口样本量为4386个。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分析,目前,大量农村户籍的人口在城市工作,人户分离现象比较普遍。在调查的所有流动人口中,农村户籍人口占到73.2%,样本量达到3212个,这部分进城打工者被称为“农民工”。调查发现,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已成为流动人口的主体,他们在未来就业、居留去向方面表现出明确的城市取向。面对“是否愿意返乡就业”的问题,七成打工者表示不愿意。其中,“90后”比例最高,达到72.7%,“80后”约有71.2%,“60后”和“70后”以及其他年长者群体比例略低。即使回乡就业,有79.8%的人选择回县城及以上城市,这表明进城打工者对城市的留恋。

回乡就业做什么?进城打工者首选“自己经营做买卖”,这部分人占到40.9%,其次是“去企业工作”,占到23.2%,只有15.7%的人选择“回家务农”。超过三分之一的进城打工者有明确的城镇定居意愿。在购房或建房地域方面,各个年龄段的进城打工者在购房时都偏向在地级及以上的城市,他们将农村老家作为第二选择,最不愿在县城安家,因为县城的基础设施与大城市相距甚远,又不能满足打工者思乡恋土的心理需求。李强指出,大城市的承载能力有限,而很多进城打工者和大学生又迫切想在这里安家,这是一个很尖锐的矛盾,为更好地调整人口布局,今后应该让资源分布更加公平合理。调查还发现,在中国社会的流动人口中,不仅有进城打工者,还有大量城镇人口。数据显示,农村户籍人口的流动率为21%,非农村户籍人口的流动率则是23.7%,在所有流动人口中,将近30%来源于城镇社会内部。

村口 农村 原阳县

上一篇: 第九届“纪录·中国”创优评析活动在重庆举行

下一篇: 郑州今年入夏以来溺水事故频发 已致4人死亡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