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医院均将建立体停车场


 发布时间:2021-05-10 12:25:04

一年轻木工在操作中,一小块木屑不慎“打”入眼中,不想在送医院治疗时竟发生昏迷!随后,检查显示一枚长约1.5厘米的小铁钉,随着木屑进入眼中,导致伤情凶险异常。幸运的是,经镇江第四人民医院眼科专家连夜紧急手术,目前这名在镇江打工的小伙子已经脱离危险。更令人欣慰的是,术后视力也恢复得相当不错。木工夜间操作时 “木屑”飞入眼中 昨天,在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的眼科病房,扬子晚报记者看到了手术后的魏平(化名),他带着妻子从江西至镇江来打工。记者从院方获悉,意外事情发生在4日晚,魏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旧心有余悸。当时魏平正在车间夜班锯木头,他也没有过多在意操作时的自我保护。在他把整段木头快锯完的时候,突然后面一小段上飞出了一点点木屑,一下子就“打”进他的眼睛里。意外发生后,魏平就觉得疼,泪流之下根本不知道木屑里面有钉子,他马上就叫妻子帮看一下。妻子看后,说眼睛里面充血。

因疼痛实在难忍,魏平随即在妻子陪同下,立即去附近的一家医院治疗。这家医院也很快在魏平眼内发现了一小块木屑,既然找到疼痛原因,魏平夫妻俩也没太在意。随后,这家医院顺利将木屑取出。但木屑取出后,魏平还是觉得眼睛不舒服,并且疼痛似乎并没有减轻。惊险 得知眼中原是铁钉,男子当场昏过去 魏平妻子则告诉记者,当时也没有发现里面还有个钉子,因为眼睛还是很不舒服,并且魏平觉得眼角里还有点“顶”,里面好像还有东西。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觉得有点诧异,于是就给魏平眼部做了个CT检查。很快,结果出来了,没想到魏平眼睛里面竟然还有一个“鱼钩”状的异物!闻听眼睛里还有异物,魏平忽然抽了一下,就没有知觉了。鱼钩状异物弯曲在眼睛内,考虑到手术难度太大,这家医院就建议魏平到南京或者上海等外地大型医院求治。但魏平的老板获悉后,认为镇江本地相关医院肯定有办法救治,于是坚持在镇江本地治疗。

几经打探,获悉镇江四院眼科技术力量比较强大后,当即连夜将魏平转进镇江四院眼科救治。魏平入院后,镇江资深眼科专家、镇江市第四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陆鸣冈立即带领相关医生介入并展开诊断和抢救。经过检查,陆鸣冈发现,魏平眼中的异物比较特殊,像一个倒钩的“鱼钩”,弯曲地贯穿了眼球!而要取出难度相当大。同时,“鱼钩”已经造成角膜、巩膜、玻璃体等眼球贯穿伤,情况很是危急。几经商讨,在制定精密手术方案后,陆鸣冈等眼科专家立即为病人连夜实施了手术。由于准备充分,手术也十分顺利,并最终取出一枚长约1.5厘米的“鱼钩”。幸运 术后视力竟然恢复到4.8,医生连称意外 由于手术及时,5日早上,经过医生再次检查,魏平恢复良好,视力已经恢复到了4.7,次日则恢复到4.8左右。昨天,陆鸣冈主任告诉记者,尽管自己从事眼科治疗多年,经历的手术也难以统计,但魏平的手术及康复却还都很少见,“这是一起罕见病例”。

而魏平术后能这么快恢复到4.8的视力,也有点出乎他们的预料。至于魏平在第一家医院出现昏迷状态,陆主任分析,考虑到整个手术的出血量都很少,魏平闻听眼睛内还有铁状异物,“昏迷”应该是情绪受到过度惊吓加上本身的剧烈疼痛所致。“铁钉应该打进去比较重,非常危险,再差一点点整个眼球就完蛋了”,陆主任表示,通过这个手术,他们也想提醒在一线生产的工人,要很好地注意自己的劳动生产防护,时近年底,人心及做事一定不要浮躁和毛糙,因为每到年底时候,这种工伤相对就突出高发,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魏平如此幸运。此外,陆主任提醒,不管何时,操作对眼睛有威胁的工作时,最好能带上防护眼镜或者其他的保护措施——“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和单位,都疏忽了这一点。”(通讯员 钱菁璐 扬子晚报记者 万凌云)。

日前,国家卫计委发布二、三级综合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标准(征求意见稿)。据称,制定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标准,旨在进一步明确二、三级医院的功能定位,完善医疗服务体系,推进分级诊疗。但出乎意料,这个服务能力标准,引起极大的争议。而被舆论猛轰的主要是:“标准”规定,二级综合医院住院患者死亡率不超过0.4%,住院手术死亡率不超过0.28%。三级医院住院患者死亡率不超过0.8%,住院手术死亡率不超过1.4%。用死亡率来厘定服务标准分级,令人不可思议。在现实生活中,死亡率是个敏感的字眼,特别是对有关公共服务或处于高度危险工作状态的机构。任何理智的人都晓得,在这种状态下,风险总是存在的,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百分百避免或有死亡。但是,从人类善良的意愿出发,死亡率为0,是最合乎道德的,可惜,这往往又不可能。医疗界人士指责,以死亡率来衡量医院和医生的水平是“极其愚蠢的”:“事实是,越优秀的医生救治死亡率可能越高,因为他做的是最复杂最困难的手术,治的是最危重、死亡率最高的患者。挑战医学极限的是他们,为绝症患者带来一线生机的是他们。以死亡率衡量医院和医生的水平,其实是将危重患者置于危险的境地。” 事实上,恐怕卫计委也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有的医院的死亡率会高些?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些医院的安全性就低些?倘若大病重病的人们都涌向死亡率低些的医院,那相关的医院是不是就可以不收治?不收或者少收危重病人,是不是“资质”就会“提高”?如果以上所有逻辑都是合理的,那又将置医德何在? 从数据上看,有关人员已关注到数据的敏感性,把死亡率的限度调到很低很低,但是,这个死亡率的基数又是多少呢?反复住院的算还是不算?转院了的又怎么区分责任?万一遇到重大灾难或者事故,就近的医院岂不是“倒大霉”? 据有关人士表态说,这是为了用数据来评估真实的情况。

不错,数据可能是“科学”的,但是当这种“科学”无关伦理时,“科学”就有可能变得邪恶——目前的这种死亡率标准,实际上是让医院千方百计地用手段去“对冲”对自己不利的统计,而这种“对冲”手段,可以说绝大多数与提升医疗技术水平无关,相反,与离弃公共服务机构的伦理标准有关。从而,对现已颇为对立的医患关系火上浇油,有人预计,这套标准一旦实施,医患关系离“和谐”就更是渐行渐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世界上不存在合理的死亡率,所以,绝不应当用死亡率作为衡量管理和运营质量的标准。因为,对于所有的公共医疗机构的标准都应当向最高境界靠拢,而其死亡率应当是0。这也是现代医学在追求的标准和伦理境界。(唐螂)。

医院 挂号 陈勇

上一篇: 江阴祝塘命案疑犯落网 当地警方曾悬赏5万元缉凶

下一篇: 评论:“精神病指标”算不算权力精神疾患?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1.17671